这一组织16年前成立,如今想调查美军罪行!遭到美国疯狂诅咒

9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将在保守派组织——“联邦主义者协会”发表就职后的首次重要演讲。也许是为了显示自己比保守派更“保守派”的精神,博尔顿直接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ICC)开炮:如果ICC继续对美国军人和情报人员在阿富汗战争期间犯下的“战争罪行”展开调查,特朗普政府将考虑禁止相关法官和检察官入境美国,就其在美国金融体系中的任何资金实施制裁,并在美国法院起诉他们。

在我们印象中,一般冠以“国际”二字的组织,都是美国的小弟。为何这个被称为海牙国际刑事法院胆敢调查美国?这个组织是什么来头?和美国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呢?冷战后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南斯拉夫内战屠杀、卢旺达屠杀等惨烈事件,促使国际社会认识到,有责任以各种经济、政治和包括法律手段,来防止这些暴行的发生和蔓延。因此国际社会就需要建立常设国际刑事法律机构来维护国际正义。

在这一背景下,《国际刑事法院规约》于1998年7月17日由世界上162个主权国家的全权外交代表参加的罗马国际会议通过(故称为《罗马规约》),在超过法定的60个国家批准后于2002年7月1日正式生效,进而诞生了常设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国际刑事法院目前有来自约90个国家的700名工作人员,包括经法院成员国大会选举产生任期9年的18名法官、1名检察官和1名书记官,预算开支由各成员国按国内生产总值分摊。

需要注意的是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和常设于海牙的国际法院不一样。国际刑事法院独立于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在当今国际刑法体系中占有核心地位,它负责调查和审判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和侵略罪等“整个国际社会关注的最严重犯罪”的个人的刑事责任。这些罪行既可能是发生于国家之间的战争,也可能是发生于一国内部的武装冲突和大规模暴行。

国际刑事法院成立后并不是吃干饭。其检察官处已对包括乌干达、刚果民主共和国、中非共和国、达尔富尔(苏丹)、肯尼亚、利比亚和科特迪瓦等案件进行调查,其中多个案件已结束审判等待判决或正在审判中。另外,检察 官 处 还 正 在 对阿富汗、哥伦比亚、格鲁吉亚、圭亚那、洪都拉斯、尼日利亚、巴勒斯坦和韩国相关案件进行调查。

2017年11月,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本苏达表示,正寻求就各方可能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展开正式调查,调查范围将集中在2003年5月1日之后,阿富汗领土内发生的战争罪行和反人类罪行;以及2002年7月1日之后,发生在其他刑事法院缔约国领土内、与阿富汗问题相关的战争罪行。2016年国际刑事法院曾认为,美军或在阿富汗的秘密监狱实施了虐囚,秘密监狱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建造。这下,美国不干了!

尽管美国一直以所谓“人权卫道士”自居,但却对反对任何一个可能限制美军使用武力的组织。美国这样的全球超级大国,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主持正义的国际组织,因为只有美国自己是最正义的,任何企图脱离美国控制的国际机构,都是“摆设”。20世纪,就是美国的霸道的100年,特别是冷战结束后,美国颐指气使的霸气越来越重,因此国际刑事法院表面是处理国际战争罪犯,但实际上是加拿大、新西兰、北欧等西方“小清新”国家和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出于“人权理念”后者保护自身安全而要求将侵略罪置于《罗马规约》司法权限之下。

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再到奥巴马,美国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态度,经历了反对、接触、全面敌视再到有原则交往的变化。在小布什发动反恐战争的“八年”实际就是犯罪的“八年”,因此美国与国际刑事法院全面对抗。但是焦头烂额国力大损后,奥巴马又对国际刑事法院采取了为我所用的态度。而到了特朗普当政时期,实际美国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对抗程度,远比小布什时期要弱得多,但美国最害怕就是国际社会“反攻倒算”。因此一直开启“怒怼”模式的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刑事法院采取了先下手为强的策略。

此外,巴勒斯坦也成为美国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巴方已经开始通过国际刑事法院影响巴以冲突的考虑,巴方在2009年1月将巴以冲突的加沙地区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要求调查。虽然并没有启动调查,但美国认为巴勒斯坦挑战以色列的行为本身就“十恶不赦”。因此博尔顿的演讲中表示,美国将永远与我们的朋友和盟友——以色列站在一起。我们不会与ICC合作,不会向ICC提供任何援助,我们会让ICC自行消亡。毕竟,在我们看来,ICC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