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的十二方田黄自用印

吴昌硕(1844—1927),原名俊,一名俊卿,中年后更字昌硕,别号缶庐、苦铁、大聋等,浙江湖州安吉人,是集诗、书、画、印四绝于一身的一代艺术巨匠,其雄深雅健的艺术风格深刻影响着中国、日本及东南亚近现代艺术的发展。吴昌硕自小受其父影响作书刻印,篆刻初始以浙派入手,后专攻汉印,又取法皖派邓石如、吴让之等,融会贯通,不拘一格,最后自出新意,以封泥趣味及石鼓文结合入印,成就非常,开创了近现代印坛注重金石趣味的新面貌,影响至今不衰。

印文:仓翁。

款:冶铁刊。

印高3.2公分,印面2.2×1.6公分。重25克。

吴昌硕的篆刻精品素来深受藏家重视,坊间难得一见,更遑论其以田黄石所刻的印章。市场上偶有出现他刻赠友人的田黄印,但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吴昌硕的十二方田黄冻自用印。

印文:缶老(六十九岁作)。

款:拟古封泥遗意,壬子嘉平,缶道人。

印高3.6公分,印面2.3×1.5公分。重20克。

印文:苦铁。

款:拟古泉字而笔迹小变。缶。

(大小、重量不详)

田黄原本珍贵,田黄冻更是稀有;篆刻家以田黄冻为印材则百不一见。吴昌硕所刻的这十二枚印章用材皆为田黄冻石,温润凝腻,质地上乘,殊为可贵。且这批印章形制规整有致,品相完好,钮饰精美,大都为吴昌硕各种印谱中著录过的篆刻名品。如此佳石佳刻,兼具材质、艺术价值,相得益彰,独一无二。

印文:俊卿。

款:汉碑篆额古茂之气如此。昌硕。

印高3.5公分。重37克。

印文:吴俊卿。

款:拟切玉印法。昌硕。

印高5.8公分,印面2.2×2.2公分。重77克。

从这十二方田黄印的边款可知,最早的一方创作于吴昌硕46岁,有三方创作于64至69岁间,其余虽无署明具体创作年月,但从印文内容及艺术风格分析,应属吴昌硕中晚年印风成熟之力作。这批印章取法多样形式丰富,既拟封泥、古玺、汉铸凿切玉等印式,又以石鼓、瓦券、古钱、汉碑篆额等文字入印,印风或清健或苍古,内容涵盖名章、闲章、纪事章等,具有极高的鉴赏价值。

印文:一月安东令。

款:一月两字合文见残瓦券。沧石。

印高3.4公分,印面2.4×2.4公分。重40克。

印文: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六十六岁作)。

边款:官田种秫不足求,归来三径松菊秋,吾早有语谢督邮。乙酉初秋,老缶。 (顶圆凹中有款:聋缶)

印高5.8公分,印面2.5×2.5公分。重115克。

印文:酸寒尉印(四十六岁作)。

款:酸寒尉自刻印,时已丑十有二月。

印高4.3公分,印面1.9×1.8公分。重25克。

其中,“安吉”、“古桃州”两枚印章记载了吴昌硕的出生地;而“仓翁”、“缶老”、“俊卿”、“吴俊卿”、“苦铁”均为吴昌硕本人常用名号;而“老至居人下”及“长愁养病”两枚闲章则为吴昌硕作纪事、感慨用。比较有意思的,是“酸寒尉印”、“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一月安东令”三枚印章。它们的创作时间不同,但同记一事:同治四年,吴昌硕中秀才任江苏省安东县知县,无法适应,仅一月即辞退。任伯年曾以“酸寒尉”一事为题替吴昌硕画过几幅著名的小像,其状可哂,这三枚印章其实也正是他对那段经历的自嘲。

印文:古桃州(六十八岁作)。

款:为故鄣旧邑名。辛亥秋,缶。

印高4.2公分,印面2×2公分。重40克。

印文:安吉。

款:老缶作于沪上。

印高2.7公分,印面1.4×1.4公分。重13克。

其实,不仅每一方印章本身内含寓意,单说这批印章的背后,亦有故事可言。这十二方印章自吴昌硕去世后,转由其子吴东迈收藏。后吴东迈家境窘迫,其妻重病,得富家子弟刘汉霖出手相助,以渡难关。为表感激之情,吴东迈遂将珍藏的这十二方印赠予刘汉霖。后逢“文革”时期,这批印章被抄没,并作为抄家物资发还主人。刘汉霖联系到吴东迈之子吴长邺,以归还印章。双方推让不下,最后协商将印章捐献给杭州西泠印社,成为西泠印社的镇社之宝。

印文:老至居人下。

无款。

印高3.5公分,印面1.7×1.5公分。重16克。

印文:长愁养病。

款:亭毒万物,孕愁以生;逍遥六时,无病而呻。镌吾家季重之言为铭。聋。

印高4.4公分,印面2.6×1.6公分。重32克。

杭州西泠印社为1904年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设立的民间艺术团体,是研究金石篆刻影响最广的社团,被誉为“天下第一名社”。吴昌硕即西泠印社的首任社长。十二方田黄冻印章兜兜转转而终归西泠印社,多少带有点宿命之感。这也算是吴昌硕与田黄印之间的一段佳话吧。

丨谢谢观看,欢迎点赞分享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