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我的后台是金庸

文/六神磊磊

最近来骂我的有点多。明明到处都降温了,连重庆都降温了,你们还是这么浮躁。

平均每天我只被骂300次的,最近每天500次了,估计和股市房租实体经济等都有关系。

有一个问题,经常被人质问:

你丫背后是谁的势力?你胡说八道到底仗着谁的后台?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又有人来问后台。

真是naive了,后台这种事情可以随便说的吗?当然是要保密的,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偷偷去送钱。

你看小杨过从来不说欧阳锋是自己后台,只私底下叫爸爸。只有郭芙这种傻妞才天天吹自己的后台。

但你们既然这么关心,不厌其烦反复地问,我只好勉为其难地隆重公布一下,记好了,我的后台是金庸。一直都是庸哥罩的我。

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跟庸哥混。

看了金庸小说之后,我就自行拜入老爷子门下,从此忠心赤胆,任凭世事沧桑星月变换也再不更改。

那时候,我到处吹金庸,连班会、语文作文里也不放过,活像韦小宝讲陈近南一样:

当时看书要靠租。很多次,因为读金庸被老师缴了书,无法去租书店退回押金,从而资金链断裂。但我也矢志不渝,存够钱再去租。

黄家驹有首《真的爱你》听过吧?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这就是我对金庸老爷子的感觉,你们不懂啊你们不懂。

当然了,老爷子是不搭理我的,他从来没有像无崖子那样顶着我脑门,输入过什么一甲子功力,也没有像天山童姥对虚竹那样抓个妞塞给我。

但是他教了我很多东西。我今天虽然贪生怕死、贪财好色,但因为老爷子的教导,偶尔也能狠斗私字一闪念,革命勇气浮心间,从南天门一直砍到蓬莱东路。

遇到有些事情想不开的,想起老爷子说:“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就会好一点。

遇到有些东西拿不准的,想起老爷子诗里说:“旦夕毁誉何足道,百年成败事非轻”,就觉得想明白了了一些。

哪怕有时候写东西没人可黑,就黑一黑金庸老爷子,反正强行当他是自己人。他也没有怪我。

现在你们了解我是跟庸哥混的了吧。

很多人说:呸你就是个拉大旗靠着金庸混饭吃的渣渣。

这说得不太对,因为我不只是混饭。

我还混了汤、混了晚上的串、混了周末的火锅,混了小面冒菜梁山鸡。我身上衣裳口中食,看碟的电费,开车的油,都是靠着金庸老爷子混来的,从2014年开始已经混了4年多了。

小时候,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能混到这口饭,想不到未来会以“读金庸”为工作,也根本不敢想象世上居然还有这样好的工作。如果当时告诉我这个,恐怕我会当场笑死。

所以,用这个来攻击我是无效的,你们等于是反复提醒我自己有多幸福。

顺便说一下,看一个文学家有多么伟大,有时候就看他养活了多少人,有多少人靠他混饭。你看看杜甫,看看曹雪芹,都是没把自己养好的主,但他们养活了多少人啊,今天有多少人靠着杜甫、曹雪芹吃饭啊。他们伟大啊。

金庸也是一样的,当然他把自己养得很好,但他同时也养活了多少人啊。

再回应一句常见的骂我的:原来金庸没见过你啊,看来你不过是个跳梁……旁门……

纠正一下, 金庸不是见没见过我的问题,比这个还严重,他是根本不知道我这号人的存在。

有一次在复旦大学,小查先生也在,有同学问他:老爷子知道六神磊磊吗?

小查先生就略为难,看看我说:我想也许大概是不知道。

真是扎心了老铁,当时听了就想哭。折腾这几年,老爷子原来不知道你,这都白折腾了……

曾经,我当花果山十三太保、威震铁板桥的时候,以为老爷子会知道我。

当我从南天门砍到蓬莱东路的时候,我以为老爷子会知道我。

当我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的时候,以为老爷子会知道我。

我以为总有一天,老爷子会对我说:日后惹出祸来,不要把我说出来就是了。

原来这都是幻觉。那一刻,不禁想起《笑傲江湖》的结尾,令狐冲找遍了华山五峰三岭,各处幽谷,也始终找不到风清扬的踪迹。

当时学校的老师们倒很同情我,他们给了我很多瓶花露水,以为可以安慰我的心。

所以,都消消气。你们骂我的这些,都是真的。

最后用黄庭坚的几句词作为结尾: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想对老爷子说:“日后要是惹出了祸,我不把你说出来……还来得及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