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储秀宫前的铜鹿,见证着世界上最早人工饲养梅花鹿的历史

储秀宫是明清两代后妃居住的地方,为内廷西六宫之一,位于咸福宫之东、翊坤宫之北。明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建成,初名寿昌宫,嘉靖十四年(1535年)更名储秀宫。清沿明朝旧称,清顺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重修。东西配殿为养和殿、缓福殿,均为面阔3间的硬山顶建筑。

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慈禧刚进宫被封为兰贵人时,曾在这里居住。咸丰六年三月升为懿嫔的慈禧,在这里生下同治皇帝。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已居长春宫的慈禧太后,为庆祝五十岁生日,移居此宫,并重修宫室,使储秀宫成为西六宫中最考究的一座宫殿。耗费白银六十三万两。院内游廊墙壁上的题词,即当时大臣为慈禧祝寿的万寿无疆赋。现在储秀宫内外的陈设,还是庆贺西太后五十寿辰时的原状。

前殿悬挂有乾隆皇帝御笔匾为“茂修内治”。庭院中,有两棵苍劲的古柏;台基下东西分设一对铜龙和一对铜梅花鹿。铜龙形作游走之状,铜鹿形作静立,一派安详。这是清朝晚期才有的陈设,整个故宫里,除了储秀宫之外,其他正殿前均无此设置。储秀宫的内部装修精巧华丽,门窗都是以质地优良的楠木雕刻的“万福万寿”和“五福捧寿”花纹。

连皇帝大婚也少不了铜雕梅花鹿的身影,梅花鹿群也是承德“乾隆三十六景”中的第七景。乾隆皇帝更有“鹿知无害向人亲‘的诗句。这里单讲一讲梅花鹿与慈禧的掌故。

鹿在中国历史的天幕下活动频繁。鹿为鹿科动物的通称,世界上共有17属、38种,中国占10属、18种,如麋鹿、梅花鹿、马鹿、白唇鹿、麝等,是园林中著名的人文动物和传统的祥瑞动物。早在仰韶文化时期,鹿纹便与鸟纹、鱼纹和蛙纹合称为四大图腾之象。公元前14世纪,设立酒池肉林的殷纣王花了7年时间,建筑了“大三里、高千尺,临望云雨”的鹿台,兵败后登台自焚而死。这是中国最早的有关驯养鹿的记载。那时养鹿主要是食肉、衣皮、观赏和祭祀。古代诗歌总集《诗经》也记载了周文王到鹿囿赏鹿的故事。汉朝林苑中也大量养鹿,用以祭祀和招待宾客。宋徽宗也驯养过大批梅花鹿供食用和观赏。就连以鹿为地名的也随处可见:豚鹿、束鹿、巨鹿、鹿邑、鹿泉、鹿塞、鹿头关、鹿门山……

古人许多观念总是充满了悖论:在大快朵颐之际,鹿还作为军事演习的活靶子,但他们一转身又把鹿视为神物,因为梅花鹿总是寿星的坐骑,“鹿”自然通“禄”了。商代鹿骨已用作占卜,殷墟还发现鹿角刻辞。东周时期,楚墓中流行使用本雕镇墓鸟兽神怪,它们的头上都安装真实的鹿角,形成楚文化的特点。

在口腹之欲与道德神性如此“指鹿为马”的混淆之下,清朝专门设立了“历年应捕围场”,以供兵士演习之用。

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慈禧太后的妹妹婉贞来到位于吉林中南部的东丰(旧名“大肚川”)围场游猎。清太宗皇太极就曾三次到东丰一带狩猎。到了嘉庆、道光年间,八旗武备松弛,皇帝光顾围场次数渐少。婉贞返京后将东丰风景的秀丽、梅花鹿的美丽绘声绘色告诉慈禧,引起了喜欢新奇事物的慈禧太后极大兴趣。她命恭亲王奕?到东丰勘查狩猎梅花鹿的情况。奕?在东丰勘查时发现,从河南、河北、山东、热河等省流浪到此的人相当多,许多荒芜之地经过垦殖,已是阡陌纵横、地垄相接的人间美景。奕?回京后向慈禧太后建议,在东丰境内,将较有影响的48家“鹿趟”组织起来,由官府协助捕鹿为朝廷进贡。慈禧太后认为有理,便命人将“鹿趟”户召集到伏力哈色钦(今小四平镇),宣读懿旨,进行册封。猎户史庆云因狩猎经验丰富,威望较高,被封为皇家鹿鞑官(正七品),专门负责梅花鹿的饲养与管理,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鹿官”。从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起,这些“鹿趟”就正式接受了为清廷捕鹿、贡鹿的任务。

据崇厚辑录的《盛京典制备考》记载:盛京围场南北长四百九十里、东西宽一百八十余里。封禁时间长达300多年。“每二年一次捕鹿羔六十只,每年进贡都有皇帝朱批数列。以鹿计,有干鲜鹿肉、鹿舌、鹿尾、鹿肚、鹿筋、鹿肺、鹿肝等十几种之多。”这些东西对后宫的驻颜术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经过不断捕猎,野生梅花鹿越来越少。到1895年,“鹿趟”的猎户感到仅依靠“窖鹿来捕捉野生梅花鹿,已经难以完成向皇家进贡的指标。于是,48家猎户推举赵允吉去北京当面奏请慈禧太后,以求恩准人工繁殖梅花鹿。慈禧太后立即批准。猎户随即大兴土木建造“皇家鹿苑”养鹿,这是中国也可以说是世界人工饲养梅花鹿的肇始。

记得是2005年,笔者在故宫宝物展览馆里,看到的一个座钟。座钟左右是两只做工精致的梅花鹿,互相凝望对方。在梅花鹿两边是四棵小树。在梅花鹿的上面是一个大大的表盘,这样的时间固然是“不辨冷暖”的皇家时间,好像与红墙外的时间无关。

大吃鹿肉、鹿胎膏和鹿茸、狂喝鹿血的皇室肠胃,既没有成仙,也没有因为梅花鹿的纯良神性而受到感化,皇室只是因此变得进一步凶恶——精神百倍地凶恶!这难道是梅花鹿之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