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贾迎春为什么没像惜春那样选择出家呢?

欢迎关注《写乎》,您的足迹就是《写乎》!

作者:龙少

读红楼里的迎春,总怀疑曹公对她有偏见,不会作诗不会行酒令不会做谜语!她只是一个有气的活死人。

看着她,伤感之余总是有些奇怪,这迎春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人呢?我们来试解析一下。

1、迎春懦弱胆小的性格如何形成的?

在邢夫人眼里,认为迎春和探春情景相似,都是跟前人所生,且迎春的母亲比赵姨娘还要强十倍的,迎春原该比探丫头强才是。谁知竟不及她的一半。

一听之下,邢夫人说的貌似有理,在能力颇强的迎春娘调教下,迎春不会比探春弱,只会比探春强。

但邢夫人选择性的忘记了,迎春娘在迎春很小时就已死去。迎春从此没了做人行事的参照对象,没人指导,甚至小女孩的苦恼烦闷也无处可倾述。

她甚至不如同样没母亲的黛玉、湘云,至少她们还有个权大势大的贾母在看护着。

表面上她称邢夫人为母亲,可这位假母亲对迎春倒也很直白地说了:你又不是我亲生的,但凡是我身上掉下来的,又有一话说。

她的亲生父亲贾赦呢?偏又是一个无德行没品行的人,一把年纪整日就知道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猛娶,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女儿身心成长。

她同父异母的贾琏哥哥和熙凤嫂子,在贾府赫赫扬扬,对他人百事周到,对这唯一的妹子却全不在意。

恐怖的是,贾赦,贾琏与凤姐儿在前八十回里甚至没和迎春说一句话儿。

她孤儿一般在侯门的深海险滩里游荡漂浮,如一截无感知的木头。

于是小迎春身边剩下最近的就是乳母。

这乳母除了奶量大,赌瘾也不小。以至于玩到渐次放诞,竟坐庄设局,三十吊五十吊三百吊的大赌,聚赌期间,甚至为赌债可能还与他人争斗相打。

用邢蚰烟的话来讲:那些妈妈丫头,哪一个是省事的?哪一个是嘴里不尖的?由此可见,这乳母绝非等闲之辈。

虽说乳母在贾府级别高于一般丫鬟,但所得那点月钱有限,远远不够她输的。

好赌之人都嗜利,她又无别的生利门道,她就把眼睛盯住迎春衣履钗环。但渐渐长大的迎春已能辨是非,说过乳母两次。

那乳母马上就露出可怖的脸:我的血变成的奶,你吃了这么几年,用你这点东西还蝎蝎螫螫,算作个什么呢?又不是不还你!

迎春在心底里是非常惧怕她,小时候,这位乳母大约也没少偷拧迎春身上的肉。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君不见,现实生活中,人们通过摄像头总会发现有些保姆一转身就爱痛揍主人家的无助小孩子或是无行动能力的老人。人性丑陋自古如此。

被训大的迎春,在心理意识上被乳母牢牢控制。所以她嘴里才能说出那句不合身份的话:她是妈妈,只有她说我的,没有我说她的。

这个时候,邢夫人才算适时地教育迎春一把:胡说!你不好了她原该说,如今她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份来。她敢不从,你就回我去才是。

这话讲得对完了,只是时机太晚了!

在乳母面前,可怜迎春很少得到做主子小姐的尊重,在乳母面前早已磨没了主子模样。

书里,迎春乳母没露过面,她的代言人是儿媳妇,这儿媳妇张口闭口就是看从小吃奶情常,再不就是迎春短缺什么全靠她们供给等等之语处处要挟。

这番话大约也是乳母本人在人前背后的挂嘴之语。

可以说,乳母从小到大的训斥指责阴影般笼罩着迎春,对迎春胆小怕事性格的形成起了决定作用。

2、迎春为什么对事那么看得开?

没有亲妈贴心指导,迎春对乳母的赌博陋习,对一些下人不当行为她是不知道如何辖制和处置。因为她没有形成自己待人、做人的原则和底线!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看到了《太上感应篇》,文章开篇: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说白话就是:太上老君说:“人的祸福,本来就没有一定的门路,全都是自己招来的啊,善恶的报应,就如同影子跟着身体一样;人到那里,影子也就跟随到哪里,永远都不分离啊!’

读此话让迎春如醍醐灌顶:原来世间一切自有神灵照看,老天原是自有安排,善恶到头终有报的。

迎春如获至宝,从此,这篇文章再也没离过左右,随时都要拿来看一下。精神世界自此有了归宿。

她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外人看她表面是孤寂,却没看透迎春隐藏在心的是淡然与自在。

担任海棠社副社长时,迎春负责出题限韵。

她随机在书架前抽出一本诗,随手一揭,是七言律,再让丫头随口说一个字,又在韵牌匣子里抽出十三元一屉,又名小丫头随手拿四块。

大家发现了吗?她不是通过主动思考限什么韵,要么是拈阄要么是随手一揭,要么让小丫头随口而说。全是随意而行,是个什么就是什么,她把这些全交给上天或别人去抉择,因为——她信命。

于是乎,乳母即便拿了自己的攒珠累丝金凤去当了充做赌资,这也没什么。甚至还不还都无所谓。迎春想:她这样做,我也没法子,她们的不是,自作自受。

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这番话意思很明确,被不被发现,这是要看老天的意思,看乳母的命。

在众姊妹的好笑声里,迎春超然淡定,浑然忘我。

3、迎春为什么能舍得司棋?

迎春与司棋相伴数年,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司棋泼辣强势,做事任性。曾为了一碗炖鸡蛋,带人把大观园里厨房都给砸了。

司棋对迎春友情很深,甚至在自己病着时,还强撑病体帮迎春对付那嚣张的乳母儿媳。也正因为有司棋绣桔这样的铁腕闺密与手下,迎春少受了很多乳母辈的欺负。

在司棋犯了绣春囊的事后,迎春为什么没去死保她呢?

设想一下,假如迎春去苦求王夫人留下司棋,其实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迎春是侄女,是亲戚,王夫人不便管得太死。

但邢夫人这一关就不好过了,查赌查到迎春乳母时,邢夫人就感觉在贾母、王夫人面前失了面子,她极为不满地质问迎春:你那奶妈子行此事,你也不说说她?如今别人都好好的,偏咱们的人做出这事来,什么意思。

如今又出个绣春囊风流事,事关风化,这让性子左强又死爱面子的邢夫人如何忍得下心中恶气!我想她大约恨迎春司棋恨得牙根痒痒。

所以司棋无论如何是留不住的。

再一点,迎春与司棋都已长大,司棋被放出去配人和迎春出嫁是必然选择。司棋自己都说:不过三两年咱们都是要这里的。

即便保下司棋,将来或许很快就有一散,不如现在放手,让她各自去罢。

不该留的,不再挽留。这个铁闺密,迎春就真的忍泪撒手了。

4、迎春为什么没像惜春那样选择出家呢?

其实在与司棋分别那一刻,迎春的心里仍存有一丝对未来的希望。

那就是出嫁这条路。她自顾这么一二十年的时间,自己始终似乎并没讪谤圣贤,没侵凌道德,没愿人有失等,人人都说,常读《太上感应篇》,会有神护持。照此讲,冥冥之中,上天一定会眷顾自己的。

出家,似乎用不着考虑。

她要再押一次注!在婚姻上就赌一次,万一遇到了一个疼自己关心自己的人呢?她一直不甘心的认为:我不信我的命就这样不好!

这也是她在人世间最后一次下的注。

【作者简介】龙少,郑州人,喜读古典名著,尤其红楼梦。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杨玲、大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