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是否真定点爆仓?数字货币欺诈到底是什么罪?独家解读徐明星被调查

  9月11日报道在敌敌畏洒向徐明星近半年后,2018年9月10日,Okex期货合约宕机爆仓用户再次把徐明星围堵在酒店。

  这一次终于成功让上海警方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的名义带走徐明星协助调查。

  人们不禁疑问,Okex为什么经常发生爆仓事件?Okex是否真的是恶意定点爆仓?而数字货币欺诈到底涉嫌什么罪名?

  量化投资专家丁鹏告诉核财经App,Okex期货经常爆仓和杠杆设计太大有关系。他表示,正常来说,波动越大的品种杠杆越小才对。传统期货交易所像股指只有3倍杠杆,农产品10倍,而Okex期货动辄10、20倍,本来数字货币市场的波动率就比传统市场很大,所以非常容易爆仓。

  Okex为何总是让人怀疑定点爆仓?丁鹏告诉核财经App,Okex应该没有主管意愿定点爆仓。Okex老是让人感觉定点爆仓是市场行为加上市场深度不够造成的。他表示当数字货币市场波动突然变大,很多交易账号穿仓,交易所不得不把这些账号的合约强制止损。穿仓再加上强制止损,因为市场深度不够,一些流动性不好的合约就会一下子被打爆,而不是Okex恶意爆仓。

  数字货币欺诈到底涉嫌什么罪名?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向核财经App解释,虚拟货币欺诈最难处理的是“欺诈”二字。法律实务界,对于民事欺诈和刑事诈骗的界分本来也有争议,欺诈到什么程度就算“骗”,需要考察被欺诈人的学历背景等、需要考察当下金融创新环境、需要考察社会容忍程度、需要考察行业的惯例和规则等等。她表示,划定刑法打击圈的大小,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

  上海深度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凡建也向核财经App表示,中国刑法中并没有数字货币欺诈罪,数字货币欺诈最终可能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者集资诈骗罪。

  至于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孟凡建表示,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安机关为了了解案件的情况,有权对犯罪嫌疑人、证人等人进行传讯,把相关涉案人员带到派出所协助调查是公安机关介入一个案件的常用做法。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刑事类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案情特别重大、复杂,需要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办案人员一般需要在24小时内将协助调查得到的资料整理送到检察院,如果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送来的相关案件资料不足以到达进一步拘留批捕案件当事人的,公安机关需要在最迟限制涉案人员自由24小时内放人。如果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送来的相关案件资料有必要给公安机关更多时间进一步调查,检察院就会同意公安机关的拘留申请,当事人就会被刑事拘留。

  肖飒向核财经App解释了协助警方调查的详细机制。她表示,如果是证人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根据刑事诉讼第122条规定,侦查人员询问证人,可以在现场进行,也可以到证人所在单位、住处或者证人提出的地点进行,必要时候,可以通知证人到检察院、公安机关提供证言。从经验看,证人做笔录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2小时,可以多次到场,再次取证言。

  所以如果一个人去公安机关协助调查,不一定是涉嫌犯罪,也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作证。而且证人没有“沉默权”,证人必须“如实地提供证据、证言”,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要负法律责任,即刑法第305条伪证罪,对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等,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构成犯罪。

  数字货币欺诈和普通欺诈的判定有哪些区别?肖飒表示,区别在于前者的数额很难确定,后者诈骗实物钱财比较好计算金额。2013年央行确认比特币是“特定的虚拟财产”,而虚拟货币募集一般用的是以太坊等,犯罪金额很难确定。她表示,诈骗罪的渊源是刑法第266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就构成犯罪,这个数额较大指3000元人民币。因此,诈骗罪在全国各地的刑事法庭出现频率较高。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诈骗罪的最高刑期为无期徒刑,属于重刑之一。

  肖飒同样指出,即便是诈骗罪,如果一审之前,全部退赃、退赔的;被害人原谅的;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会从轻处理,甚至不起诉或免于刑事处罚。

  徐明星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被调查最新进展情况是,核财经App独家报道,上海警方目前正依法对徐明星进行调查,报案材料将移交北京警方。

  上海潍坊新村派出所当日值班长卢军9月11日下午17时许回应在场投资人,上海警方已受理,包括经侦部门、刑侦部门领导在内今日一直在研究这个事情,目前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事案发地不在上海,是在北京。至于徐明星,正依法对其进行调查,调查完华依照法律要对他放行,但若调查清楚与他有关,不会放行。徐明星在上海是有公司,但上海公司与数字货币无关。此外,昨晚及今日投资人提交的报案材料,会在明天一早移交到上海浦东新区经侦支队,然后经侦部门会将材料移交北京海淀区公安局。具体办案单位是北京市公安局。

  徐明星是9月10日22时许被上海警方要求协助调查,截至发稿,距离24小时时限还有2个小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