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待老师如父母,但愿待父母如老师

看到一则小故事:

在工作上失意的男人,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父亲说明天来儿子家,送自己种的白菜给他。做儿子的很不耐烦:“为了这么便宜的东西折腾什么?”话音刚落,妻子将电话接过,一边应承一边谢着父亲。

电话挂断后,妻子对男人说:“看看你对待领导那劲头,你什么时候能拿出一半来对待父亲呀?”

男人感到惭愧,在第二天父亲冒着严寒上门后,做儿子的他像对待领导一般,泡热茶、点香烟、扶车门,还在午饭时特意做了父亲爱吃的菜……父亲显露出孩子般的忐忑和惊慌,享受着儿子突如其来的关怀和礼数。

父亲归家后,母亲打来电话,向儿子描述着父亲的兴奋:父亲变得跟小孩子一样,把儿子给他倒茶、点烟、开车门的事儿,不厌其烦地讲了好几遍……儿子感受着母亲声音里的笑意,眼眶酸涩,百感交集。

倒茶、点烟、为领导开车门……这些几如现代社会生存法则般习惯性的举动,平日里,自己不知会在领导面前重复多少次。而在父亲面前,作为儿子,仅仅做了一次。

从成长心理学来看,孩子对父母从崇拜到叛逆再到无视,是一个过程。

孩子总喜欢以“世界上最”为定语去评价身边的人和事。年幼时,在他们的小世界里,父母是最为伟大的存在。孩子的作文里充满了“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最勇敢的人——我的爸爸”等稚嫩的标题。

后来我们站在父母的肩头,见识到了更为广阔的世界。羽翼逐渐丰满的孩子,对父母的感情从最初的敬仰和依赖,慢慢变成了满不在乎,甚至是疏离和冷漠。

“我们的沟通不在一个层次了。”这是年轻人与父母相处时,最容易得出的感想。

我不愿意像故事里一样,拿父母与领导相提并论,而更愿意以师道比拟孝道。

很多人,自小便推重老师远胜于父母。其实,他们很迟才意识到,父母才是青少年最重要的老师。

教育家朱永新曾经说,人生有四个重要的场所:

第一个场所是母亲的子宫,胎儿在那里吸收母亲的营养,感受母体的气息,通过母亲来感受外部世界的变化,所以说家庭教育实际上在母亲的子宫里就开始了;

第二个场所是家庭,人的第一声啼哭是人生的第一个独立宣言,这个时候人和外部世界的交流,主要是通过家庭来进行的,因此家庭是人离开母体以后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所;

第三个是教室,要缔造完美的教室,让孩子健康成长。不过,孩子从教室、学校离开还是要回到家庭;

第四个场所是职场,人在这里要拼搏,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是,职场累了还是要回家。

所以,家庭是人生永远离不开的一个场所,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港湾,最温馨的一个港湾。人生从这里出发,人生将回到这里。

当你不断上进,迟早会超越父母的水平。但,这不能成为你忽略父母人生经验的理由,因为,学位、知识不可能完全取代人生阅历,更不能取代父母的慈爱之心和倾囊相授之情。

即使父母对你再也没有“指导价值”了,也不能成为你蔑视他们价值的动因。

因为,人生还有伦理。

感动中国人物陈斌强在9岁时,父亲因车祸去世,2007年母亲得了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陈斌强一连五年,风雨无阻带着妈妈上班。

在陈斌强母亲刚刚得病的时候神志是清楚的,那时家人问过她,愿不愿意去敬老院,然后陈斌强的母亲想了一下,说我想跟儿子在一起。听了这个话陈斌强流泪了,那时候就下定决心,不管以后多么苦多么累都不会丢下她。

带着妈妈上班这个决定是被逼无奈的。陈斌强买不起车,坐公交车又不方便,所以他用电动车带着她去上班。但像母亲这种病人她坐在车上可能乱动,于是陈斌强就找了一根带子把她跟自己绑在一起。

小时候,这根布带就是母爱,妈妈用它背着儿子。长大了,这布带是儿子的反哺,儿子用它背着妈妈。

对待年迈、无依、智力退化的父母,能欢愉沟通、幸福赡养为佳,至少,应待父母如他们当年待你时那样,无微不至,竭尽所能。

故事中的主人公,对待出身贫贱的父母心生嫌弃,自是三观出了问题。待父母犹如此,待世人又会如何?

在这个世界里,有的人会为朋友圈中号召捐款的推文感动,四处捐献爱心,却对老父老母欠缺起码的赡养。这样的人生,不说是虚伪,也至少是愚妄。

听说过吗?子欲孝而亲不待,会是一个人最大的后悔,因为子女想要赡养父母时,但父母却已等不到这一天。

关于与父母的相处之道,如果以师道比拟孝道,你会有更清晰的理解:

但愿你自青少年起,能待父母一如待老师,即使叛逆,仍能求教于父母;

但愿当你长成,能待父母一如待老师,虽然心智发达,但仍对父母保持尊敬;

但愿你久经人世后,仍能待父母一如待老师,照料糊涂的父母,犹如对年迈的老师行礼如仪。

我每次上课前后,总是要求学生们端茶倒水的。

今天,如果各位同学有所思,现在就去给父母倒一杯茶,然后,坐下来,请教一个他们有以教你的问题,就像待老师一样,恭恭敬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