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嘲笑“长得像驴”?这个“丑姑娘”唱哭王菲、征服徐峥

演艺圈是个看脸吃饭的地方,

她却被狠狠嘲笑“长得像驴”!

意外的是

新一期的《演员的诞生》

观众竟纷纷被她圈粉!

难道她“整容”了?

还是演技“太好看”了?

本文转载授权自开始吧旗下自媒体:

开始吧(ID:kaishizhongchou)

上周末《演员的诞生》第二季回归,还换了个更骄傲的名字——《我就是演员》。

章子怡是老熟人了,第一期还请到了人气爱豆“山争哥哥”,导演陈凯歌、表演老师刘天池。

第一期的阵容说不上强大,挑剔的吃瓜群众们却被相貌平平、默默无闻的话剧演员任素汐圈了粉。

戳此观看“整容般”的演技《1942》↓↓↓

在和左小青的合作片段中,饥荒年代,她饰演的母亲果断打碎乞讨的破碗,割腕滴血喂给濒死的小女儿;

又在得知放粮无望后决然卖身换粮,亲手将女儿送出城门。

撕心裂肺的戏码已经见怪不怪,倒是有很多人注意到,嫌割腕之后血流得太慢,她急得狠抽了一下手腕子;

到后来跪地别女,一个向来坚强的母亲不允许自己在孩子面前脆弱,悲痛只在磕下头的一瞬间,手指无力抓地,再抬头已是另一副决绝的深情。

一段“嘎嘣脆”的表演惹哭自诩泪点很高的徐峥,吴秀波更点评说:“感恩两位把命搁在台上。”

节目播出后,这段堪称“整容般”演技的表演也一下子登上了当晚的热搜榜。

其实这不是任素汐第一次上热搜,第一期《幻乐之城》开播时,她用8分钟的片段故事《时光机》唱哭了天后王菲,也让更多人看到了这个青年演员身上闪耀的光芒。

但真正让她走进大众视线的,还得是2016年的电影版《驴得水》。

彼时任素汐的名字和“张一曼”这个角色成了文艺女神的代号,她和老狼合唱的主题曲《我要你》也成了年度最受欢迎曲目之一。

编剧史航评价她是业内的“珍稀动物”,《驴得水》导演周申说,任素汐是他在话剧舞台上能看到的最好的演员。

很多人不明白一个相貌平平、没有背景的普通话剧演员,到底凭啥折服一众导师级人物,其实在话剧圈滚打十年,任素汐早已是业内闻名的“小剧场女王”。

《三人行不行》、《爱无能》、《驴得水》、《东北往事》、《学一学鸽子》……只要她参演过的话剧,都会变成代表作,很多铁粉指着海报上任素汐的名字说,买她的剧准错不了。

那时候有人问任素汐,如果回到十年前,你最想对当时的自己说什么?她笑笑,“就三个字,坚持住”。

01

瘦高个,齐脖短发,一双眼睛清澈灵动,笑起来的时候又会弯成好看的线条;

日常插科打诨,偶尔发呆放空,只有在舞台上才会显露千变万化的情绪。

没有起伏跌宕,看不出大喜大悲,任素汐说自己不是一个热烈的人,因为她把能量都给了角色。

小时候的任素汐拥有美好的童年,家在大海边,父亲曾经是二胡演奏员,后来转行做了销售;妈妈是全职太太,照顾她和姐姐上学。

受父亲影响,她从小喜欢音乐,很早就开始学弹琴,在岁月静好里做着音乐梦,直到三年级的时候,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

在医院病房,年幼的她不敢正眼看父亲日渐消瘦的脸,趴在窗边听到父亲嘱咐母亲:“这病不要再花钱了,给她买一架钢琴吧。”

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岁月静好不过是因为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之后父亲去世,全家被人追债、母亲改嫁,一连串家庭变故袭来,任素汐没有被悲伤压垮,反而在逆境中一下子长大了。

高考那年,母亲希望她考军艺进入体制,过稳定的生活,她却偷偷去报考了中戏,拖着行李从山东莱州一路坐火车来到了北京。

尽管兢兢业业,可导演专业并没有给她带来激情,直到大四那年,一位导演系师哥找她演话剧,才发掘了她出色的表演潜质。

那时候她每次都要在寒风中搭公交跨越大半个北京城去剧场报到,一场演出不过300块钱,她却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儿:

大家都很纯粹,想的就是怎么把戏演好,每个人都好开心,每天睁眼就想往排练厅跑,一有观众来就特别高兴。”

就为这一点真心,毕业以来,在话剧舞台上她一待就是十年。

话剧演员其实非常寂寞,很多时候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演员数量不相上下,完全可以当做上下班打卡,但她并不认为这是敷衍了事的理由。

一站上舞台,她相信自己就是角色本人,那份真实才是她最着迷的地方。

就像古时候的梨园戏场,戏一旦开唱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这是规矩,她一点儿也不着急。

02

2012年,导演周申拿来了《驴得水》的剧本,只有简单的故事框架和人物设定,大部分细节全留给演员们自由发挥,任素汐正好拿到了女主角张一曼的角色。

多年沉淀的舞台经验,她自有一套方法:“角色有时候需要的是我们体内很小的一颗种子,只要这颗种子我有,我就想办法去培养它,让它变大。

她觉得《驴得水》其实是一个关于底线的故事。

一边是满口荤段子、一言不合就“睡服”的“史上最纯情荡妇”,另一边是道貌岸然丑态毕现的“正人君子”。

那样荒诞的时代背景下所有人的底线都崩塌了,张一曼身上那一点“真”尤其显得可贵又可爱。

所以她让张一曼裹着花头巾在鲜花开遍的草地上奔跑嬉闹,让她穿着高开叉的旗袍束着弯弯的卷发,坐在破矮房前的长凳上唱歌……

坐着剥蒜的那场戏,剧本里是没有多余动作的,可当裴魁山谈起昆明的雪时,她突然即兴扬起了手中的蒜皮,笑看“大雪”纷纷扬扬落了满头。

搭戏的演员和导演都懵了,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惊叹这“神来之笔”:情至深处的自然流露才最绝妙。

话剧版《驴得水》一遍遍巡演,到后来已经演过不下200场,每一句台词都像从她身体里流出来,张一曼的人物形象也一点点丰满起来。

同时,她以“我”的身份不间断地更新《一曼日记》,从零碎的日常琐事,到细腻的情感生发,真实地填充这个角色的前世今生。

她甚至虚构了剧本里不存在的角色,只为填补剧情几乎察觉不到的疏漏,俨然成了一曼本人。

剧情发展到后来,遭到背叛的一曼一连串猛抽自己耳光,为了那一场戏的真实感,她抽了自己不下1500个耳光,最后抽到忘记脸上的疼痛。

有好几次谢幕后大家陆续收工,她还坐在剧场的台阶上,把脸埋在臂弯里哇哇哭,分不清自己是任素汐还是张一曼,“因为心里的疼更扎人。”

03

对任素汐来说,2016年的秋天是个特别的季节,尽管十年如一日的修炼她从未落下,但电影版的成功仍让她始料未及。

她的微博粉丝从四位数一下子飙升到二十多万,很多人已经把她看作现实生活中的张一曼,任素汐这个名字却好像被隐去了。

可演员的成功不正在于角色被人信任吗?她并不觉得失落。

“大家叫我一曼也没关系,叫我什么都没关系,这不是我在意的,我在意的是我又没有在我遵循的路上,塑造的角色有没有让大家觉得信任。”

“打动人的、能让人感同身受的信任才帅气。”

她永远不会忘记,《驴得水》电影版的某场路演,在影院门口遇到一位六七十岁的阿姨,老人颤抖着摁住她的肩膀说哽咽:“真好,我看到了这样的电影,真好。”

还有一场,有位观众上前塞给了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谢谢你们拍这样的电影。”

投之以真心,报之以真心,比起虚无缥缈的“红”,她觉得这已经是至高无上的褒奖。

电影公映后,对任素汐的各种采访邀约纷至沓来,可十分之九都被她拒绝了。

在给一位媒体朋友的微信中她回复道:“我其实不是想拒绝你,是我不希望有很多访问,能藏起来就藏起来,这是实话”。

她调侃自己不擅长应付表演以外的镜头,天生没有爆红的命,藏起来也是希望更多以角色的身份和大家见面。

“如果我暴露太多,大家就不信任我的角色啦。”

无论是话剧、电影,或者其他角色,她的标准只有一条:只接自己能负得了责任的角色。

为此她拒绝了最想合作的导演陈可辛的仓促邀约,只因她答应过,“不演烂东西给大家看。”

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微博简介都是一句话:“排练场、剧场、家”,清平素净,寡淡如水。

‘真’就是对我最高的评价,这是我向往得到的结果,在舞台上和在生活中一样的自在,这就太好了。”

她曾转发过一条朋友圈:真正的演员其实是一群活在闹市的苦行僧,他们生活简单、甚至单调,他们把所有的能量都留给了角色。

的确生活中的任素汐简单清澈,没有大张旗鼓,整个人透着温柔谦和。

去年张杰在《歌手》上翻唱了《我要你》被键盘侠炮轰,她只是淡淡在微博里说:

“美好有很多种,试着容纳不同的美好,自己就能成为更美好的人。”没有指名道姓,也没有呛声的狠话,却字字掷地有声。

在影视市场的主流审美导向下,总有人攻击她的长相:“这个人是不是有后台,长得像驴都能当女一号?”

被话剧粉们宠了十年的她也只是觉得有意思,有时候还不忘记自黑一把。

看到网友吐槽《驴得水》中校长给她剃头一秒剪成井柏然,她笑着回答这人真善良居然说的不是冯巩。

其实如今演员圈子里整容早已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但她从没对自己的颜值有过半分执念。

佛系的性格搭上平常的相貌,这些年她在小众的文艺话剧圈不温不火,但也没有妨碍她继续在舞台上放飞自我。

她说,当一个人真正找到想做的事情,那她就会发光。

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面对没有话题热度,也没有盛世美颜的任素汐,嘉宾们仍是毫不吝啬夸奖,希望市场能接受、丰富演员的多样性,就从任素汐这样的演员开始。

可面对如此的褒奖,她的回答却是:心里难过。

“我觉得我这样(的长相)刚刚好,我刚好可以演那些这样(普通)的人,如果都这样(漂亮)的话,谁来演(普通的)她们呢?”

而之所以站上这个舞台,她也纯粹想证明,自己和许许多多同样爱表演如生命的,普普通通的演员们,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04

任素汐说,近几年她喜欢上了听陈奕迅,因为慢慢学着听懂了粤语歌词里的情深意长。

这个演了十年话剧的山东大妞,也大抵明白真正的成长是既有勇气面对空旷萧条的舞台,也能抵挡住鲜花和掌声的诱惑。

今年六一儿童节,她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在微博里写道:而立!祝福自己,别丢失,别傲慢。

有人问任素汐,如果有个水晶球能告诉你关于你自己的未来,你想知道什么?她回答说,我什么也不想知道,我想自己亲身经历。

“随时随地把自己的感知触角打开,用心努力负责地去生活,生活给予的苦难也好幸福也好,把他们变成自己珍贵的财富和种子,等角色需要的时候,毫无保留贡献出来给角色。”

演员的修养,亦是人生的智慧,这样的风花雪月,又这样的真情实感。

对她来说,早饭、蓝天、一尘不染的房间、一场演出、晚上回家鞋子没脏,这样无聊的好日子,就是最完美的一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