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号的力量有多强?弹尽之际,志愿军一声号响吓得敌坦克掉头就跑

据公开报道,我军将恢复和完善司号制度,从10月1日起全面恢复播放作息号,下达日常作息指令,并将于2019年8月1日起,全军实行新的司号制度。

每个中国人都不会对军号感到陌生。无论是影视作品还是家乡附近的军营,那响亮悠长的军号声音都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军号声也成为了军营的声音符号。现代军号起源于英国,1885年英军开始使用盘绕双圈细管军号,特点是构造简单。我军自1927年起便有司号员的编制,指挥员用军号下达作战指令,并以军号声明确行军,露营,作息等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军号在我军早已不在是简单的发号施令的作用,他已经成为了战斗的象征,代表着我军顽强拼搏的精神。无论前方是什么样的强敌,只要冲锋号吹响,我军战士就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敌军阵地。军号也随着我军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可以说,军号声就代表着胜利,代表着解放军。

美军博物馆中的志愿军军号,美国人称它发出的是“令人胆寒的声音”

在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中,陈列着一把八路军战士的军号,虽然号嘴已经丢失,外形也已经扭曲残缺,但这把军号身后的故事却在历史长河中拥有一席之地。

这把军号的主人叫崔振芳,1937年,年仅13岁的崔振芳参加了八路军,成为一名司号员。1940年,因在关家脑战役中表现突出,组织批准他入党。后被调到驻守黄崖洞的总部特务团3营7连任司号员。

1941年11月8日,驻潞安的日军派出5000余人妄图摧毁黄崖洞兵工厂。11日2时,日军被警戒的战士发现,在距离我军阵地不到100米时,崔振芳吹响军号,我军凭借地形成功打退日军偷袭。

日军偷袭不成,于第二日拂晓发动大规模进攻,面对日军的火力优势,特务团战士不断后退。此时崔振芳和卫世华被连长派往陡崖之上,居高临下投掷手榴弹。然而在枪林弹雨中,卫世华受伤被抬了下去,陡崖上只剩崔振芳一人。崔振芳并没有因此胆怯,这名17岁的小战士在陡崖坚守77夜,投掷了超过120枚手榴弹。却在第八天敌军即将败退的时机被炮弹炸伤喉咙,光荣牺牲。最终我军成功击退日军进攻,消灭日军千余人,并创下了敌我伤亡六比一的纪录。而崔振芳的这把残缺不全的军号也永远的被保存下来,成为了这场战斗最好的纪念。

崔振芳留下的军号

军号的传奇还远没有结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由于我军每次冲锋都伴随着军号声,以至于让联军对军号产生了巨大的恐惧,甚至只要听到军号就会掉头就跑,不管有没有志愿军冲锋。李奇微把军号声形容为非洲的女巫,并表示只要军号声一响,志愿军就会如同潮水般冲向联军,而联军则每每被这种冲锋打到溃逃。

1950年12月31日,志愿军发起第三次战役。1952年1月2日晚,,志愿军347团于釜谷遭遇英军阻击。为摸清守军兵力,侦察排夜里抓来一名英军俘虏,据俘虏交代,守军为英军一个联队。然而由于翻译错误,误把兵力相当于我军一个团的联队理解为兵力一二百人的连队。而且这个联队还是英军王牌“来复枪团”,同时还有一个重型坦克营。由于对敌军兵力的错误估计,导致我军只派出一连三连两个连从正面进攻守军,并派出七连抄英军后路。

来复枪团帽徽

“来复枪团”火力极其凶猛,在激烈的战斗中,七连连长重伤牺牲,司号员郑起主动接过连长的手枪,指挥其余战士继续战斗。在连续打退英军6次进攻后,全连包括郑起在内只剩七个人。久攻不下的“来复枪团”准备发动第七次进攻,在发射了5000余枚炮弹后,英军一个营在8辆坦克的掩护下向七连发动进攻。激战一个半小时后,眼见英军已经进入阵地,而郑起等人已经耗尽所有弹药。情急之下,没有了武器的郑起吹响了他的军号。当响亮的军号响彻阵地时,英军连同坦克竟然掉头就跑,而离郑起最近的英军士兵不过只有十几米,也毫不犹豫的转头逃跑。

由于七连的顽强阻击,英军“来复枪团”大部被歼灭,而郑起也荣立特等功。有英军士兵在日记里写道:这号声简直就是中国式葬礼。

被炸翻的英军坦克

时至今日,我军早已不限于用军号传递作战命令,也不太可能出现潮水般的冲锋。然而军号在我军永远都是胜利的象征,嘹亮的军号声永远是军营最动听的声音。军号声响起,奏响的是我军一次次光辉的胜利,以及无数可歌可泣的战斗传奇,以及那些抛头颅洒热血,为祖国献出一切的英雄战士!

作者:慎独

声明:“兵说”独家稿件,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