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劲旅鏖战贝加尔湖,从叙利亚回来的俄军,将教会中国军队什么

作者:雷炎

包括3200名中国军人在内的30万大军,从9月11日开始在俄罗斯贝加尔湖东岸的楚戈尔靶场进行“东方-2018”战略演习。对中国军队来说,可谓创下对外军事交往史的纪录,更重要的是,能与久经战阵又特别擅长陆战的俄军同场切磋,机会确实难得。

图片:往演习地域运输的99式二期主战坦克。这张清晰照证明了此前有网友判断的96式或99A式坦克都不对,而是99式二期主战坦克。

耐人寻味的是,此番中国军队拿出“准一级”的99式坦克参演,而且根据俄国防部发布的演习基本想定PPT图案,我军正好摆在红蓝对抗的最前沿,直面作为蓝军的俄中央军区第2和第41集团军。

图片:“东方-2018”战略演习徽章。

据《俄罗斯报》介绍,按照基本想定,蓝方地面部队将以突袭方式攻击红方边境地域,同时在海上破袭红方战略核潜艇基地,蓝方战略意图是首先大幅度削弱红方核反击能力,迫使红方放弃使用战略核潜艇实施“二次核反击”,接受地面常规战斗失利的事实。

图片:“东方-2018”演习红蓝双方战役态势。

红方的防御思想也很明确,即以诸兵种合成战术集群对抗蓝方突击,力争在战役初期给予蓝方重创,随后迅速以战役预备队反击,同时对蓝方后方纵深目标实施航空兵和导弹火力突击,迫使蓝方放弃地面行动。

在此过程中确保己方核反击能力的完整性,遏制对方扩大战争规模。

换言之,作为红军一部分出演的中国部队,将首先面临蓝军强有力的正面突袭,尔后才能视情况转入反攻。

图片:“东方-2018”战略演习誓师动员大会。

据分析,这次参加“东方-2018”的俄军第2、41集团军指战员几乎都参加过叙利亚轮战,尤其擅长机动防御、进攻、突袭和迂回战斗。其中,第41集团军下属近卫120炮兵旅第5营仍在叙利亚伊德利卜前线。另外,作为我军友军(红军)的第36集团军下属第200炮兵旅一个营也在伊德利卜前线。

图片:俄军在叙利亚的炮兵阵地,使用的是2A65型152毫米大口径牵引加榴炮。

俄军特意强调演习的战术对弈中会广泛使用战斗机器人和无人机,而且中间会实施不间断的空降兵伞降(俄军为此动用近卫第11、31、83空降突击旅组成的空降兵兵团)以及强渡水障等行动,目的都是考验部队在急剧变化的战斗条件,特别是夜暗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图片:参加演习的我军新型11式轮式突击炮,机动性和火力打击性远远超过俄军的轮式战车。

种种迹象看,蓝军极有可能广泛应用在叙利亚积累的战斗经验。而当蓝军向红方一线发起进攻时,部署在浅近纵深的中国装甲部队应快速机动至战略性山口、通道等处,初期承担防御任务,主要以火力迟滞蓝军的进攻行动,控制要点,尽快使战局稳定下来。

图片:此次参演的08式轮式步兵战车,将配合11式轮式突击炮,承担机动防御的任务。

考虑到扮演蓝军的俄中央军区部队多使用库存装甲兵器(或称“国防动员”装甲兵器),与中国重型装甲部队的99式坦克存在“隔代差距”,我军具有火力、防护、机动等优势,一旦有条件,就能以积极进攻行动给蓝军猛烈打击,争取歼灭蓝军一部,为后续部队投入作战创造良好条件。

图片:向演习地域运输的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将配合99式坦克作战。

更关键的是,鉴于演习导演部明确要全程安排空降兵兵团实施伞降突击,对红方战线纵深构成严重威胁,但他们一旦降落到地面上,由于装备轻、车辆少,空降兵的地面机动和作战能力就会马上处于劣势,尤其是在收拢集结阶段。

根据这些作战特点,我军以11式轮式突击炮、08式轮式步兵战车为核心的轻型装甲机械化部队必然发挥机动性的优势,迅速到达蓝军空降场,对空降兵实施围歼。

图片:装有89式系列装甲输送车、装甲指挥车、装甲救护车的军列,这是我军装甲合成营的组成部队。

而到反攻阶段,99式主战坦克则更能以积极的进攻打乱蓝军部署,歼灭或驱逐入侵之敌,并乘势收复失土,改善防御态势。

总而言之,我军99式坦克、11式轮式突击炮、08式轮式步兵战车等一批新装备,以及86型履带式步兵战车等老装备,都必然会在异国土地上打出“中国威风”。

图片:参加“东方-2018”演习的俄军坦克部队,可以发现是由T-80U主战坦克和BMP-2步兵战车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