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伟详述拍摄过程,搭36个棚的《爱情公寓》是部大制作电影

电影《爱情公寓》上映后得到了很多非议,对于主创来说,这样的结果让人很委屈,引入《盗墓笔记》元素,本来是想给观众一个惊喜。为了电影的盗墓场景、动作元素的呈现,演员们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其中饰演张起灵的赵志伟特别出色,他是全剧组唯一一个初登大银幕的新人,也承担了很多动作戏,通过对赵志伟的采访,我们得以知晓《爱情公寓》的幕后故事,也找到了由他出演张起灵的理由。

《爱情公寓》是你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怎样看待观众对电影以及对你个人的评价?

赵志伟:我觉得《爱情公寓》没有网友评价的那么差,从导演到演员,大家都很用心想拍一部好电影,想往好的方面走。对于网络的上的评价,网友们的差评让我们很难过、很委屈,所有人都很无奈。

张起灵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演张起灵这么简单,更是圆了一个梦。我本来就喜欢这个角色,也喜欢《爱情公寓》,结果机缘巧合接了这个角色。我关注了网络上对我的评价,大家给我的评价还可以,没有多少负面的批评,本来我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心理准备。所以还是很欣慰的,证明自己的辛苦和努力没有白费。

你说电影的制作很良心,可以介绍一下拍摄片场的情况吗?

赵志伟:《爱情公寓》大大小小有36个棚,这样来看的话,其实这已经是一部非常大制作的电影了。我们还在上海拍摄一个半月的时间,上海的景是一个2000平米的废工厂改装出来的,我第一次进去震撼到了,里面的广告牌,霓虹灯,游泳池等都做的非常精致,电影中的第一个机器人做的非常的真实,我坐进去感受了那个机器人,真的可以打开,里面各种操控装置,非常智能,都花了很多心思,比较可惜的是,拍完之后我们把这个棚炸掉了,埋了40到50个炸点。幕后的工作人员花了很多功夫,其实就是想呈现出更好的效果。

海口的戏份是在冯小刚电影公社完成的,青铜门是实物搭建出来的,没有做特效,就拍了2个镜头,我走进去又走出来。我站在门前,门打开的时候非常震撼,作为《盗墓笔记》的粉丝,我觉得电影版的制作非常精良。

另外还有山,电影里30多米的山也做的很精致。我还有一张跟袁弘老师拍的剧照,我们躺在骷髅堆里面,自己心里也觉得瘆得慌,那都是真实的骷髅,堆满了医用的骷髅标本,里面还有一些牛骨,所以有腐臭尸臭的味道,盗墓的部分大家做的真的很良心。也有很多好玩的部分,雪崩的那场戏,是用几千吨的化肥做出来的效果,有几个演员还过敏了,拍摄的时候我们付出还是挺多的。

另外武打也都是亲自上,还有开枪用的也是真枪,是百分之百还原了我心目中的青铜门吧。

我以为青铜门是特效呢,这个门是不是也是有特效辅助的?比如说机关转来转去的。

赵志伟:机关也是真实转的。是机关转动,门再打开。

你出场的那场戏站在灯牌上,是怎么拍的?有没有用特效?

赵志伟:灯牌都是现场搭建的,广告牌大概只有30厘米宽吧,我是真的站在上面的,差不多30米高,为了看起来更真实,我坚持没吊威亚。

这段戏电影里呈现了6个镜头,但是那天我们拍摄了6个小时,几十个镜头,我要拔刀,然后从高处跳下来,绑着威亚的摄影师也要跟我一起飞下来。站在上面的时候,摄影师和我都没有吊威亚,我们两个还在问对方怕不怕,因为广告牌在抖,摄影师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后来砍箱子的时候有一个木块飞过来打在我的眼睛上,心想完了要换演员了,过了一会感觉还好,才放了心。这部电影在拍摄过程中大家都非常认真,导演的嗓子都喊哑了。摄影老师有什么动作都是跟我们一起上。

感觉墓里才是重头戏。

赵志伟:墓里面的篇幅是占比最大的,有人说《爱情公寓》是挂羊头卖狗肉,但是羊头贵还是狗肉贵,大家心里清楚。如果我们真的想骗大家圈钱,我们直接在公寓里面搭建两个棚就够了。故事情节也都可以交代清楚。我们花费了很多心思还买了版权,搭建36个棚,所有演员辛苦付出2个多月,每天浑身是血,就是为了能让大家觉得更好。

自己知道要演张起灵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是什么契机让你演这个角色?

赵志伟:我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所以每次演戏都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有机会就尽量演好。当得知有机会出演张起灵,我连夜从横店赶到上海虹桥跟导演见面,导演讲解了他大概的理念,当时我就非常喜欢,导演希望我能做一些功课,因为有很多备选的演员。

我就戴着口罩去练习情绪,拍摄视频记录,喜怒哀乐的情绪都要尝试去录。这个过程真的很难,但是我太喜欢张起灵了,想争取到这个角色,于是就不断地挑战自己,结果真的成了。定妆的时候得了角膜炎,眼睛红肿,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不过拍摄确实也很辛苦,要训练武术,好在我小时候是有武术的底子,上海40多度的高温,每天带几套衣服都全部湿透,每天都练习。衣服都能拧出一杯水。

训练了多久?

赵志伟:训练了差不多20天。

拍动作戏这么辛苦,以后还会不会拍这类的电影?

赵志伟:我对自己的动作戏还是挺有自信吧。我跳舞十几年,武术也学过两年,我是希望能不断尝试和突破的。不一定未来只演霸道总裁,被框在里面。未来武打戏如果对我有挑战,我还是愿意去调整自己的。我跳舞十几年,身体比较有韧性,知道什么是坚持,我也不怕吊威亚。吊威亚受伤也都很正常,一起拍戏的哥哥姐姐也都是一样,所以我自己还是很期待动作戏的。

你觉得自己演的张起灵和小说有什么不同?

赵志伟:小说里面的张起灵是非常神圣、神秘的人物,他们没有跌落凡间。

而电影则不太一样,在开机之前我和导演还有南派三叔讨论过,他们都说不用有太大负担,在电影里张起灵就是一个正常人,可能所有人都不正常,但你最正常。导演说想要一个萌一点的张起灵,让观众觉得张起灵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人,就是要让他跌落凡间。所以很多戏我都换了方式处理,比如帮吴邪换APP,其实我们现场处理的很萌,很好玩。比如后面有一个球飞过来要砸,其实我回头有看到那个球,但是我没有理会它,有一点萌萌的可爱的方向。希望张起灵有一点喜剧节奏吧。

《爱情公寓》总体来说是一部喜剧片,导演不希望《盗墓笔记》变的跟《爱情公寓》一样,也不希望《爱情公寓》像《盗墓笔记》一样。希望两个人的情怀可以冲撞一下吧。能融合出一些新的东西出来。所以会有一些主角光环啊,吃醋啊之类的戏份,让人乐不可支。

那你自己呢?跟电影里的张起灵的性格有哪些共同点和不同点?

赵志伟:张起灵有我身上的特质,但是我把这个特质放大了,我跟他一样,都是很沉着冷静、愿意思考的人。我有时候跟我的经纪人说,我人虽然年轻,但是心里住了一个老的灵魂,我喜欢在家喝喝茶,看看书,喜欢慢下来的生活,我是狮子座,每天到了晚上10点以后就很忧郁,觉得自己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到了早上就又好了。我觉得张起灵是我晚上10点以后的样子,偏稳重、坚持的人。一个警醒我的人。

拍摄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动作吗?

赵志伟:刚开始拍的时候我心里很没底,不知道这个张起灵到底呈现的是什么样的效果,因为这个人物有束缚,有框架,不能有太多的表情和喜怒哀乐放在脸上,只能展现人物的内心。不是披个斗篷,背把刀就是小哥。要把这个人的气质演出来,对于我来说这一点很难。每次到现场我都跟导演讨论,导演推荐我去看看《藏海花》,里面的人物一出场就知道他是小哥,即便他没有披斗篷。

感觉角色能发挥的空间很小,也没有很多的情绪。

赵志伟:之前这个角色已经走进了很多人的内心,人们已经给了他定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张起灵,想让大家都找到共鸣,这个是比较关键的。电影上映,我就担心会不会有观众不认可,结果大部分观众是认可的。有不少观众私信我说我是他们心目中的小哥。有一个小女孩,她妈妈带过来的,她妈妈是盗墓笔记的粉丝,说我演的很贴近这个角色。我挺感动的,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拍的时候有没有经常看回放,看自己的表现?

赵志伟:当然会看,我一直有录监视器来看。之前的戏我都有录的,这部戏我更加紧张,整个剧组只有我一个人是新人,我很忐忑,怕自己的努力和表现不够好。所以在片场我都不坐着,都是站在导演后面看,看摄影师怎么拍,我应该怎么演,多和对手演员交流一下,希望哥哥姐姐们给我一些意见。这部电影让我学到了很多,是我的一个转折点。

其实演员的自信也很重要,你有没有觉得到后面越演越顺?

赵志伟:会的。我不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演员,不是科班出身。所以那段时间我希望自己能变成张起灵,我几乎不讲话,就闷着自己,就让自己有点心事的感觉,每天都不怎么讲话,吃饭也吃的少,想让自己瘦下来,活了几千年的那种瘦的感觉。演到后面,导演都说志伟不错,演的挺好的。导演觉得他的决定没有错,他在我身上看到了别人身上没有的东西。导演让我把握住自己的内心,我是很感谢导演的。其它演员也都对我很好,都很照顾我。每次拍摄结束我们都一起去吃饭,聊天,都像一家人。

第一次看成片是什么时候?

赵志伟:发布会那天看了。我想看最好的效果,所以之前没看粗剪。大家都觉得挺好笑的,都很满意。

应该有很多戏份因为时长和节奏的原因被剪掉了,有没有觉得可惜的?

赵志伟:电影其实被剪掉挺多的,我们本来还拍摄了很多彩蛋,比如我们三人组在打麻将,包饺子,拿菜刀剁饺子馅,菜刀扔了拿黑金古刀来剁,有很多好玩的彩蛋。 无境空间打麻将,就是时间不会变的,你会老去,他们还化了老年妆,那场戏演员付出挺多的,化妆都化了几个小时,从早上一直拍到夜里。

《爱情公寓》给自己打多少分?

赵志伟:69分吧。我觉得还有太多要进步的地方。这部戏是我出道两年拍戏的一个转折点吧。让我对表演有了新的认识,想要一直坚持下去吧。演这部电影的感觉很奇妙,之前每年暑假都看《爱情公寓》,觉得很好玩。很奇妙,之前我站在电视机前,现在又站在电视机里面。

听说拍摄过程中出过车祸?是怎么回事?

赵志伟:这件事很感慨,当时电影杀青了,我是坐早班飞机,所以很早就跟我的经纪人出门了,当时坐的商务车,助理要送我们,我们都说不要去送了,助理就没上车,我们俩就做在商务车的第二排,那天我还带了个墨镜,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在脱衣服的时候看到后面一辆卡车开过来了,蓝色的卡车从旁边开过来了,我们司机没有减速,我喊了一声车,然后就直接撞上去了。商务车转了三圈之后翻到旁边的路沟里。车头被撞扁了。四面的玻璃全部都碎了,玻璃直接拍在我脸上,当时心想完了,从镜子里一看一脸血,我也害怕,检查了下人没事,腿也没事,真的是很惊悚的一件事。

在拍摄过程中哪场戏印象最深刻?

赵志伟:割手腕之前的那场戏,大家都威亚吊在半空等我,当时我心理负担很重,想赶快演好,他们才能下来,结果NG了五六次,怎么都过不了。NG的过程中哥哥姐姐们一直都在吊着,他们还鼓励我,让我心态放平稳一点,台词讲慢一点,组织好自己的肢体动作,不要有负担,我们都可以陪着你多来几遍,我心里就感觉很温暖,然后第二遍再拍就过了。我合作的前辈给我的都是正能量。演员都应该给对方保护,要懂得尊重和保护对方,那场戏哥哥姐姐给了我最大的宽容和帮助,我很感谢他们。

电影里你不是喜剧担当,但是和笑料产生反差,比如合影时手提箱被换、观察食人鱼,割腕等段落,拍摄的过程中会不会经常笑场?

赵志伟:跟《爱情公寓》的演员们一起拍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每天都很开心,我们经常会互呛。最好笑的是接刀那场戏,导演说你们都发挥创意,想一些好玩的方式。没想到邓家佳会说四川话,在拍那场戏的时候其实我一直忍不住笑,我低着头,不敢看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