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飞、丁丁来了!动漫收藏也疯狂 一份手稿、一本杂志能卖千万元

航海王《ONE PIECE》自1997年开始连载至今已有21年,这部传达勇敢和奋斗正能量精神的动漫作品对青年一代起到了积极的影响,积攒了不同年龄段的庞大粉丝群体。2018年11月,航海王的主题漫展“尾田荣一郎监修 Hello, ONE PIECE 路飞来了!”首站将落地深圳蛇口,作者尾田荣一郎先生1:1的工作台会被复原展出,百余幅精选原创插画、巨型原画、融入日本传统技艺的《ONE PIECE》外传、航海王官方人物场景复原等均会亮相。

在航海王故事里的“恶魔果实拍卖会”上,烧烧果实价值十亿贝利,金金果实更是无限高价!那么,尾田荣一郎珍贵的手稿值多少钱呢?图:尾田荣一郎年轻时在工作室的旧照

2017年,尾田荣一郎的三张《海贼王》亲笔分镜头手稿出现在日本某家拍卖网站上,分别以76.4万日元(约4.7万人民币)、61万(约3.8万人民币)、65.6万(约4.1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图:《海贼王》尾田荣一郎亲笔分镜头手稿

《樱桃小丸子》是上个月刚去世的漫画家樱桃子(本名:三浦美纪),以自己的童年生活为蓝本创作的,是日本男女老少心中的国民级动画,也深受中国人民的喜爱。在很多观众们心中,《樱桃小丸子》不只是一部动漫作品,也承载着心中对童年的追忆。今年7月,包含线稿七帧和赛璐珞片八帧的《樱桃小丸子》在西泠春拍17,250元成交。图:《樱桃小丸子》手绘动画原稿七帧及赛璐珞片八帧

已故漫画家王泽(王家禧)创作的经典漫画《老夫子》,内容健康、情节风趣幽默又能反映时弊,风靡华人世界近半个世纪。现存最早的封面原稿《摇滚老夫子》2018年8月在苏富比网上拍卖以65万港元成交。图:《老夫子》封面原稿《摇滚老夫子》

在收藏级的线下拍卖市场上,经典动漫手稿、出版物高价成交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让诸多藏家也关注到了动漫这块尚未被开垦的收藏领域。2014年在巴黎艾德顶级拍卖行,比利时漫画家埃尔热(Hergé)1937年绘制的《丁丁历险记》双开页油墨手稿以265万欧元 (约2125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2015年10月,《丁丁历险记:奥托卡王的权杖》双页手稿在在巴黎苏富比156.3万欧元(约1075万元人民币)成交。图:《丁丁历险记:奥托卡王的权杖》最后两页

2018年5月,手冢治虫手绘的一张《铁臂阿童木》原稿在法国巴黎以26.94万欧元(约205万元人民币)成交。图:手冢治虫手绘《铁臂阿童木》原稿

2018年7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一套《哪吒闹海》8帧原稿,在杭州西泠春拍55.2万元成交。图: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哪吒闹海》8帧原稿(部分)

1938年6月,在漫画杂志《Action Comics No.1》创刊本中“超人”形象首次亮相,从此风靡世界。《Action Comics No.1》超人漫画创刊号一直享有漫画界圣杯的称号,全球仅有50本存世,一向被收藏家所追捧,可谓一刊难求。2014年8月,《Action Comics No.1》超人漫画创刊号出现在eBay上,终以320万美元(约1970万人民币)的天价成交。要知道,在1938年,每本只需要10美分(约0.6元人民币)。

图:《Action Comics No.1》超人漫画创刊号封面

2007年,日本艺术插画奈良美智的作品“失眠娃娃”限量300版发售,当年,这款拥有奈良亲笔签名的娃娃售价只有7000元人民币左右,除了被台湾艺人蔡康永高调收藏之外,还在电视剧《蜗居》中有了更为广泛的传播,没过几年,市场价一路高涨。不过数年,2015年在拍场上以33.5万元的价格成交,涨了40多倍。更有“厦门男子靠2只奈良美智的失眠娃娃赚了60多万”的新闻被爆出。图:奈良美智的“失眠娃娃”

奈良美智曾说过:“我所追求的,是更加根源性的、不随时光流逝而变化的、仿佛渗入人类意识之中的作品。”进入艺术品交易市场以来,奈良美智的作品价格一直呈现平稳增长态势。艺术家对艺术独到精深的创作,以及他在全球艺术品交易市场中的中坚地位,都是这款“失眠娃娃”价格的直接推手。图:艺术家奈良美智

在计算在机和数字化制作技术普及之前,“赛璐珞动画”是常见的动画制作形式,从企业的角度看是一种产业废弃物,但“赛璐珞画”有着手工艺术品的质感,和成片有着不同的情趣。2013年,日本播放时间跨度最长的动画片《海螺小姐》转用数字化技术制作后,“赛璐珞画”完全退出了动画制作的舞台。图:日本动画片《海螺小姐》

理论上每一张“赛璐珞画”都是独一无二的,这种独有性必然能调动起粉丝的收藏欲望。早期,“赛璐珞画”主要是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易,80年代中后期,日本动画的“赛璐珞画”迎来了海外买家,90年代后法国的买家也开始参与其中,有位阿拉伯世界的富豪,只收集《龙珠》的“赛璐珞画”,以至一张孙悟空的 “赛璐珞画”在当年便能能卖到30万日元的价格。图:“赛璐珞画”《龙珠》中的主角人物孙悟空

千篇一律的“商品化”玩具并不能满足比较资深的动漫玩家的需求,“手办”作为“二次元”经济代表性的衍生品便应运而生,玩家们凭多年的收藏眼光在此基础上自由创作:或重新上色,或修改造型,或替换零件,创造出只属于自己的手办作品。可以说手办是一种精神食粮,受到越来越多成年人的推崇和喜爱,其投资价值日益显著,不过只有经典的热门角色才会升值,有些是会不升反降的。图:四川一资深手办玩家的藏品一角

动漫周边不仅限于漫画、动画的在形象上的延伸,也是文化的一种延伸。在《海贼王》中有个非常重要的小道具,就是航海士专用的“记录指针”,记录指针是穿梭于各个岛屿的必备物品,像极了一只手表。《海贼王》官方与瑞士某表公司联名合作推出了两款限定主题手表,纪录指针手表和航海冒险表,很好地再现了航海士的特殊道具。图:《海贼王》航海冒险表

《恶魔人Crybaby》与日本的汽车品牌光冈合作,制作一台“恶魔大蛇”跑车。光冈大蛇是获得了日本型式认证的光冈车型,这款“恶魔人大蛇”跑车是以飞鸟了驾驶的跑车为原型制作,主要采用了红黑两色,十分炫酷。图:“恶魔人大蛇”跑车

近年来,以《喜洋洋》《超级飞侠》《熊出没》为代表的国产动漫,周边产品的开发主要是将图案简单附加在服饰、玩具、文具、抱枕等产品中,产量大却毫无收藏价值。《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等动画电影虽好却无法比拟日美明星动漫超级人气,衍生品的开发也因此受限。希望假以时日,新国漫也能产出收藏级的藏品,为年轻一代的藏家留下美好记忆。图: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视频截图(文/古镜 编辑/董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