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剧盈利模式看限集后国产剧的“生钱之道”

文|肉狗 编辑|朴芳

“限集令”的呼声越来越高,国产剧的集数却被越拉越长。

前一段时间,知名电视评论人@芒果妈妈在微博晒出了一份“电视剧改革新方向”,列举了剧集30集封顶、限古和份额扩展至十点档、挂名编剧拉黑等五项措施,获得网友的一致认可。

但最近网上爆料出的28部电视剧集数变更表,却让观众对短小精悍的电视剧时代回归的期望落空。

杨紫和李现主演的《蜜汁炖鱿鱼》从30集拉到44集,刘亦菲与井柏然主演的《南烟斋笔录》由40集拉到了70集...,个别几个集数缩减的也只是减少了一两集,整体体量依旧庞大。

影视剧给自己加戏的神仙操作在国内电视剧圈早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但在“长篇巨制”成国产剧的流行时,韩剧却早已开始压缩每集的时长,而两者的初衷都是为了一个“利”字。

拉伸集数,压缩时长,中韩电视剧体量变化皆因“利”字当头

目前国产剧的盈利主要依赖于国内版权收入和广告植入,模式比较单一,“利”字当头,才使得国内电视剧广告乱飞、剧情注水严重的现象成为流行。

可观众追着制作方喊打,制作方自己却叫屈。国内电视剧投资额越来越大,演员的片酬也随着水涨船高,稍微能够叫得上名字的演员基本上片酬都在3000万左右,而且还都是按照天数而非集数的打包价。

在这种情况下,制片方势必要考虑电视剧多少集才能够消化掉这个投资,毕竟国内的电视剧都是按照集数卖钱。制片人谢晓虎也曾坦言:“一般情况下,大投资戏都需要40集以上才能够回本。”

除了制作方注水,电视台为了借热度拉动收视率,“二次拉伸”集数的骚操作也并不罕见。原定50集大结局的《花千骨》,实际却播到了58集结束;原本是46集的《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也因为播出后收视率走高,被电视台剪到了62集,40分钟的剧情前有10分钟剧情回放,后有10分钟剧情预告,实际播出时间只有20分钟。

而身为“金主爸爸”的广告商们,为了百万起步的广告费打出能得听到个响儿,也同样为“注水剧”的流行出了力,制作方们为了满足“金主爸爸”,不仅要在剧里花式植入广告,还要给广告强行安排剧情。

“注水剧”是多方利益养成的结果,而韩剧缩短每集时长同样也是被利益驱使。

早在2009年,为了避免某一方通过延长播出时长来竞争收视率,作为韩国收视率竞争最激烈的三大电视台SBS、KBS、MBC,就曾协商一致将每集的时长定为72分钟。

到2013年,因日韩的“独岛之争”(日本称“竹岛”),“韩流”在日本市场大受打击,韩剧出口受到影响,在加上,韩国国内这几年物价飞涨导致投入和产出比下降,为了降低制作费谋求更多的利润,这一标准又被缩减到了67分钟一集。

而2017年,在国内“限韩令”生效后,韩剧出口大不如前,在加上,以高质量美剧出名的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网飞)入驻韩国市场带来的冲击,韩剧时长又再一次缩水到60分钟每集。

“限韩令”的颁布对韩剧市场打击巨大,韩国三大台之一的SBS更是把电视剧和综艺一集的内容硬分成上下两集播出,通过在内容中间增加广告时间来增加收入。

虽然日子有些不好过了,但韩剧依旧能保持相对稳定的收入,因为,与国产剧的盈利模式相比,韩剧赚钱的渠道更多元。

除了版权和广告

“限韩”后韩剧还在靠什么赚钱

与国产剧一样,版权和广告也是韩剧的主要收入,但相对于国内,韩剧的版权收入更多元,除了在本国电视台、收费频道、IPTV和OTT的播放权,还包括国外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海外播放权和改编权。

海外播放权和改编权绝对是韩剧版权收入的大头,而拥有超强“爆买”能力的中国无疑是韩剧海外版权收入的最大盈利据点。

“限韩令”前,韩剧卖给韩国电视台和中国大陆视频网站的价格是最高的,2016年,爱奇艺独播《太阳的后裔》,总计引进成本约为2400万人民币,单集版权价格高达150万人民币。

国内这两年电视剧“出海”也是风生水起,在《白夜追凶》等先后被Netflix买了海外播放权后,今年的《延禧攻略》《媚者无疆》也成功“出海”,看似火热,却从未有哪个出海剧说自己“出海”赚了多少海外版权收入。

除了版权和广告,DVD、OST、售票展览、周边产品等也都是韩剧的盈利源。

韩剧的DVD一般是导演剪辑版,除了剧集,还包括很多花絮和未公开画面,部分甚至会带有原版剧本,因此对于粉丝而言收藏价值较高,但由于比较珍贵且数量有限,都需要提前预定且价格也不低。

而OST就是国内常说的主题曲、插曲,在国内,电视剧会把自己OST的版权卖给腾讯音乐,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虽然独播权的卖价会高些,但大都是一次性了结,与韩剧OST长线盈利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韩剧的OST在韩国分为线上线下两种,线上就是指音源,观众可以在各大音源网站付费收听,这就给韩剧提供了一条长线盈利,而线下的CD贩卖,则是韩剧OST另一条稳定收入源。

此外,一些大热的韩剧往往会保留或者还原剧中的场景,然后做成展览对外售票。《来自星星的你》就曾在首尔东大门设计广场建了一个展馆,除了有都教授和千颂伊的豪宅,电视剧里用过的主要道具都能在展馆里看到,剧播后慕名而去的“星星迷”不计其数。

利用周边产品赚钱也是韩剧的一大盈利来源,在韩国,KBS、SBS等主要电视台都会有自己的电商网站,售卖剧中的同款商品以及根据电视剧开发的衍生产品,类似电视剧原作图书、自制同款玩偶等,现在国内的“小红书”上,也有不少韩剧同款商品在售卖。

除了自己设计周边产品,剧方会将电视剧的相关素材授权给其他品牌推出联名款,产品包装上可以印电视剧的相关信息,也可以请剧中演员以剧中角色的身份为品牌拍摄定制广告片,《请你回答1988》就曾和乐天一起合作,推出了“1988版”乐天Chana巧克力定制广告。

而这种衍生品盈利也是国产剧的收入组成之一,国内的电视剧衍生品除了韩剧的产品类,还包括游戏、电影、小说等的联动,但不管哪种都不成熟,《镇魂》“肆月山河”饭制写真书,虽然开售不到一小时即卖出上万份,获利超过一百五十万,但并不属于官方周边,盈利也无法纳入电视剧收入。

而《镇魂》在淘宝上的“镇魂官方品牌店”的周边商品,因标价略贵等原因,实际销量并不可观。

折损了中国海外版权收入这个大头盈利源,但依靠多元化的盈利模式,韩剧依旧能“钱途”无量,可没了集数优势,国产剧的“钱途”该怎么办?

“限集”后,国产剧该的“钱途”该如何保障

一个国家的影视剧产业收入来源越多元化,说明产业是越发达的,国产剧的盈利渠道在这几年虽然看起来百花齐放,但与韩国相比,盈利主要还是依赖于国内版权收入和广告植入,其他的渠道还尚未成熟。

颁发“限集令”是民心所向,但在国产剧盈利模式单一的当下,压缩了剧集数并且制定统一标准,国产剧盈利该依靠什么?

2016年央视曾严厉指责演员“天价”片酬,但两年过去了,明星高片酬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之前网上有爆料称,《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后,胡一天的片酬涨到3000万,而被称为“杨洋2.0”邢昭林在《双世宠妃》后的片酬要价更是一跃到了6000万。

虽然,前一段时间,三大平台和六大影视公司发了“单个演员最高片酬不超过5000万元”的联合声明,之后,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博纳、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唐德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表《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但短时间里也很难彻底遏制天价片酬。

所以,“限集”同时,改变国产剧单一的盈利方式同样势在必行,DVD、OST、售票展览、周边产品等韩剧的盈利渠道和手段我们都可以学,但除了这些优质内容的打造也同样是重中之中。

对于一部电视剧来说,故事动人、创意新颖、制作精良是其品质的主要评判标准,也是能吸引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争相购买的关键,简单来说,优质的内容本身就是稀缺资源,而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而韩剧压缩时长还有一个潜在原因就是想通过降低剧组工作人员的压力,来提高电视剧的质量,实际上,韩剧能在海外拥有影响力,大量出口,也是因为自身的品质过关。

同样的,被观众吐槽是“广告剧”的《欢乐颂2》,也是因为第一季的出色口碑和热度才吸引了50多家广告植入,不仅如此,广告品牌档次也有明显提升,野兽派、法国娇兰、林肯汽车等高端品牌都是首次进驻。

此外,国产剧想要开发海外版权的盈利空间也同样需要优质内容的支撑,目前国产剧的“出海”数量可观,但收入却可怜,据媒体爆料,《琅琊榜》、《武媚娘传奇》等大剧单集几万美元的收入已经属于“高价”。

优质内容的打造是盈利的基础,而观众呼吁“限集”,也是想借着打击“注水剧”提高国产剧内容的可看性,所以说,内容品质的提升仍旧是关键,否则60集都讲不明白的事压缩到30集更别指望能说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