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故事:王冒哥和他的战后生活

(文章来源:兵工科技)

在我们村里,人数最多的姓氏是王姓,我们家对面就住着一户王姓人家,男主人叫王冒,年龄与我父亲相差不大,照理我该把他叫叔才对,但要说到村里约定俗成的辈分关系,我只需把他叫哥就可以了。

王冒哥今年60多岁,别看他可以像正常人那样走路,其实掀开裤子可以看到,他的两条“腿”是假肢,连村里的小孩都知道,他失去双腿的原因,那是他十八九岁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留下的伤残。

上战场那年,王冒哥是带着红花,带着自豪感离开家乡的,当时我还在读小学,和很多同学们一起,被学校组织起来,专程前往火车站,列队欢送王冒哥和他的战友登上列车,学生们手里拿着笔记本或者小纸片,递给战士们,以得到他们的签名为最大的幸事,我没找别人,只找了王冒哥,他给我写了一句话:好好学习,保家卫国!

图注:参战将士胸带红花,准备上战场

那张写字的纸条一直被我保存得很好,王冒哥复员回来,我找出来给他看,他高兴地把我抱在怀里,使劲儿拍打我后背,生疼生疼的,我拼命忍住,才没疼得喊出声来。

王冒哥回乡后,被政府安置在村大队当办事员,最初是靠轮椅代步,后来省城一家大医院义务为他装了一副假肢,才有了现在这样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的能力,他本来就闲不住,是个勤快人,有了假肢的帮助,办起事来更加利索,工作上的能力和成绩,被大家口口相传,很快就被上面的领导知道,王冒哥也因此先后被多次提拔,最后当上了村里的党支部书记。

图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许世友将军慰问一线官兵

作为伤残军人,王冒哥每年会领到国家和省上在逢年过节时发给他的慰问品,每到这时候,也是村里最热闹的日子,只要领到慰问品,王冒哥总在第一时间把柴米油盐之类的慰问品送给村里的孤寡老人家庭,大家都感到了王冒哥的仁义,村里每个人打从心底里感到了欢快和喜庆的气氛。

送完礼品的当天晚上,王冒哥还会召集三五个朋友,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听他说,在部队跟着战友们上战场之前,少不了要喝一杯壮行酒,打完仗回来后,大家高兴,也一定要喝一杯庆功酒,因此,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酒量,他的酒量就是那时候形成基础的。

图注:参战将士出征前喝壮行酒

回到家乡,赶上村里的热闹事,也免不了喝酒助兴,只要一端酒杯,王冒哥总会情不自禁激动起来,和大家说起战场上的紧张故事,回味生死与共的战斗友情,大家直听得热泪盈眶,好似整个心灵都跟着受了一次纯洁的洗礼,显然,这是一种美好的情感体验,否则王冒哥几十年来,来来回回不知讲了多少次,大家却从未感到厌烦,还是一样喜欢听他讲了一遍又一遍。

又逢9月,临近中秋佳节之际,王冒哥又收到了上面发下来的慰问品,晚上,他又邀来几个朋友聚餐,不过这次喝的酒很特别,是他身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买了寄给他的礼物,这款茅台镇出品的佳酿,军绿色的包装,以及纪念1979的字样尤其让王冒哥感到亲切,席间,王冒哥情不自禁又激动起来,和大家说起了自己经历过的战争往事……

图注:茅台镇佳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