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来在叙利亚问题上“亲俄反美”,埃尔多安如今要吞下苦果?

由于叙利亚“最后一战”日渐逼近,9月11日,土耳其驻联合国大使斯尼尔利奥卢呼吁,国际社会应该“明确而积极地”支持土耳其的停火倡议。

土耳其之所以要呼吁“国际社会”出面,是因为它不希望俄罗斯和伊朗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进行“最后一战”,但又没有希望能阻止俄罗斯、伊朗和阿萨德的决心。

也有分析认为,土耳其能有今日的无奈,实际上正是它过去两年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所造成的后果。

“最后一战”

这里所谓的“最后一战”,是指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准备向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发动攻势。

遭到轰炸的伊德利卜的一个村庄 (图/middleeastmonitor.com)

过去两年多的,阿萨德政府在俄、伊的支持下,在内战中已经完全摆脱被动局面,逐渐恢复对全国绝大部分领土的控制。

除了“伊斯兰国”武装在部分地区有零星存在之外,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大部分退却、集中到该国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其中有一部分是叙利亚政府有意“放一条生路”,让他们从其他地区撤退到伊德利卜的。

据联合国统计,目前伊德利卜大约有300万平民,其中140万是从叙利亚其他省份到这里躲避战火的。

这一地区的反政府武装分子约有7万人。这些人成分复杂,有的比较温和,愿意寻求解决问题的政治办法;但有些是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有联系的极端分子,他们异常顽固,不仅表示要战斗到底,而且还威胁甚至迫害准备妥协的人。

在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以及伊朗看来,现在正是剿灭聚集在伊德利卜的反政府武装的大好时机,在这里进行“最后一战”,就可以完全控制叙利亚全境。

土耳其不想打

但土耳其来说并不想看到这“最后一战”。

土耳其给出的理由是,伊德利卜平民众多,一旦战事开打,很难分清谁是平民谁是恐怖分子,到时就会造成人道主义灾难。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一旦出现人道主义危机,大量难民将会涌入,土耳其将无法承受。而且不少难民将会向欧洲逃亡,再次给欧洲造成压力。

埃尔多安此言非虚,路透社12日报道,随着叙利亚政府军朝伊德利卜集结,一些平民已经开始逃往土耳其边境。

不过,土耳其不想打,其实还有出于宗教和地缘政治考虑的原因。

土耳其人口中逊尼派占多数,叙利亚人口中也是逊尼派占多数,但总统阿萨德则属于什叶派分支的阿拉维派,因此土耳其并不希望看到阿萨德有稳固的统治。

实际上在七年前叙利亚开始内乱时,埃尔多安就立场比较鲜明地反对阿萨德。

至于欧洲和美国,一是怕难民潮,二来也担心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的地位更加牢固,因此也反对叙政府向伊德利卜发动进攻。

但从目前迹象来看,无论是土耳其还是美国或欧洲,恐怕都无法阻止这场战争。

【自己种下的苦果?】

对于土耳其的停火呼吁,国际社会的确有不少赞同的声音,比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就认为不能开战。

但是对于土耳其目前的无奈,有分析认为,这是埃尔多安自己种下的苦果。

普京和埃尔多安 (图/timesofisrael.com)

美国保守派的《华盛顿观察家》网站9月11日刊登一篇分析,认为过去两年里,埃尔多安在叙利亚执行“亲俄反美”的政策,如今普京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近几年来,埃尔多安出于内政和地缘政治考虑,对美国日渐疏远甚至敌视。

内政方面,由于埃尔多安不断加强自身的权力,对反对派采取高压手段,引起西方的警觉。2017年夏天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进行了长时间的“清洗”,引起美国指责,双方交恶。

在地缘政治方面,由于土耳其一直担心境内库尔德人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联合,因此对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也进行打击;但因为库尔德人也反对阿萨德,因此获得美国的支持,埃尔多安对此也很不爽。

和美国交恶,埃尔多安转身和俄罗斯走得越来越近。双方迅速走出土耳其在2015年11月击落俄罗斯战机事件,双边关系迅速升温。

埃尔多安不仅常和普京会面,在叙利亚问题上土俄之间多有协调,而且身为北约成员国,土耳其还向俄罗斯购买防空导弹系统。

在上述《华盛顿观察家》的文章作者看来,在埃尔多安准备“投靠”普京时,普京却把土耳其看成是一个有用的工具,是可以分裂北约的突破口。

如今,在面临关键的“最后一战”问题上,埃尔多安大概看清了普京微笑背后的含义。

不过,虽然说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国与国的关系也不是“非敌即友”那么简单,从埃尔多安的角度看,他的每一步决策,都是与当时的政治或外交需要有关。目前面临的困境,只是一个难关而已。

本文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