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提议恢复商业捕鲸,30年禁令这回挺得住吗?

提起“日本捕鲸”四个字,有的人可能就气不打一处来。的确,很少有环保问题能够像捕鲸一样,瞬间引起大多数人的情感共鸣。本周在巴西举行的两年一度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大会上,日本再次做出了一个注定惹来满满争议的举动:提议解除维持了30多年的商业捕鲸禁令。一直以科研名义残忍捕鲸的日本,如今开始打“商业捕鲸”的主意了?IWC各成员国又是否已经准备好重新恢复商业捕鲸?

想正大光明地捕鲸,先听听日本怎么说

19世纪和20世纪初,人类的捕鲸活动导致鲸鱼濒临灭绝,因此1986年,IWC成员国协商一致,决定在各国达成可持续捕捞配额的共识前,暂停捕鲸,给鲸鱼这个物种一个“修复期”。让环保人士感到高兴的是,这项暂时的捕鲸禁令似乎渐渐地成了一项心照不宣的“准永久禁令”。但在日本、挪威和冰岛等捕鲸国家看来,捕鲸是他们文化的一部分,应该以可持续的方式继续进行。因此,日本一直在钻空子,以禁令没有禁止以科学研究为目的的捕鲸活动为由,每年捕杀约200到1200只鲸鱼,其中包括年幼和怀孕的鲸鱼。

在日本看来,禁止商业捕鲸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今天的鲸鱼种群受到严密监控,而且虽然许多种类的鲸鱼仍然处于濒危状态,但有的种类(如日本主要捕杀的小须鲸)已经不在濒危之列了。日本IWC高级渔业谈判代表兼专员Hideki Moronuki告诉BBC,日本希望IWC能够“不忘初心”:既保护鲸鱼,又保护“鲸鱼的可持续利用”。作为IWC的现任主席国,日本还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建立可持续捕鲸委员会,并为数量丰富的鲸鱼种群制定可持续的捕捞限额。

▲日本表示其一直在调查存活的鲸鱼数量,密切掌握鲸鱼濒临灭绝的状况。但批评人士认为这只是一个幌子,那些“为科学研究献身的鲸鱼”通常最终都用作食物售卖。

日本的提议引来了哪些声音?

毫无疑问,反捕鲸活动人士首先站出来反对日本恢复商业捕鲸的提议。国际人道协会主席布洛克(Kitty Block)称:“在环境日益恶化的海洋中,这些优雅的巨型动物面临着太多威胁,比如被铁丝网缠住、塑料、噪音污染以及气候变化。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被放回到捕鲸者猎杀的靶心里。”还有人认为,鲸鱼是智力极高的动物,鲸鱼鱼群又具有高度发达的“社会结构”,因此捕杀鲸鱼会让整个种群感到恐惧、恐慌和痛苦。

除此之外,对鲸鱼的最新科学研究还为环保人士们提供了另一个驳斥日本提议的理由:鲸鱼的粪便能够为海洋食物链提供关键的营养物质,并且有助于海洋碳循环。通过研究,美国佛蒙特大学保护生物学家乔·罗曼(Joe Roman)的团队证明,鲸鱼排便每年为缅因湾带来2.3万吨氮气,这些氮气能为喂养浮游生物的微生植物提供营养,反过来,这些浮游生物也喂饱了鱼类和其它动物,包括鲸鱼本身。非营利性机构动物福利研究所(Animal Welfare Institute)的海洋野生动物顾问费希尔(Sue Fisher)认为,在恢复捕鲸的呼声越来越高时,这些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正在为保护鲸鱼提供科学和经济理由。

▲两年前,澳大利亚政府发布了一组2008年的图片,照片中一艘日本研究船正在捕杀一条鲸鱼。据海洋守护者(Sea Shepherd)组织称,鲸鱼死前挣扎了20多分钟。

不过,支持捕鲸的人士显然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反对对非濒危种群的可持续捕猎是非常“伪善”的。工业化的肉类生产让猪、牛、鸡等动物从出生到屠宰场,一直处于囚禁状态,但消费者并不会因为这一事实拒绝购买切好的猪肉或牛肉。他们还认为,捕杀野生动物的行为要比单纯为了食用而饲养动物道德得多。挪威驻IWC代表团前任负责人Lars Walloe向BBC表示,捕鲸就像杀死森林里的其它大型哺乳动物(如鹿、麋鹿)一样,“我们杀死它们获取它们的肉,只要做到仁慈人道,那么杀死小须鲸和杀死驼鹿之间并没有区别。”

恢复商业捕鲸,有可能吗?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传统反捕鲸国家都是反对日本捕鲸的主力军,澳大利亚还曾将日本的捕鲸“钉子户”行为告至国际法庭。2014年,国际法庭裁决日本没有必要为了研究鲸鱼而进行捕杀活动。目前,澳大利亚等反捕鲸国家已经明确表示,将联合起来拒绝任何破坏捕鲸禁令的提议。而日本官员则针锋相对地表示,他们希望此次新提议能够得到考虑和通过。“这个问题不能用情感来解决,应该基于科学和国际法来解决。”

此次IWC大会将于15日结束,并在下周宣布对日本提议的裁决。从目前的情况来看,88个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国中,40个国家支持捕鲸,48个国家反捕鲸。由于表决通过提议需要四分之三的成员国赞成,因此日本的提议似乎难以推进讨论。但据《卫报》报道,在敲定商业捕鲸额度前,日本提议将决议通过的标准放宽至半数成员国通过。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法教授罗斯威尔(Donald R Rothwell)认为,取消商业捕鲸禁令最终可能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因为即使“日本愿意结束其捕鲸的科学计划(日本计划每年大约捕鲸300到400只),未来的商业捕鲸配额也完全可以将它们限制在相似的数量。”

当然,也别那么“丧”。BBC指出,长期来看,日本对鲸鱼肉的需求一直在下降,日本的捕鲸行业目前也只能在国家补贴中存活下来。所以最终,捕鲸这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很可能会随着人们口味的改变而逐渐消失,商业捕鲸也会输给一道简单的市场算术题。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