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香囊、唐玄宗的舞马、何家村到底发现了多少国家宝藏?

年初,一档刷遍朋友圈的《国家宝藏》,让好多人第一次觉得考古还可以这样有趣。

节目中,许多“国宝守护人”都讲述了文物背后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

如果你也被这档节目“圈粉”,一定会记得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齐东方教授讲述了葡萄花鸟纹银香囊的今生传奇。

1970年10月5日,陕西西安南郊何家村的一个基建工地上,施工人员在挖地基时,在距地表大约0.8米处,挖出一个高65厘米腹径60厘米的陶瓮。

工人好奇地打开,像打开传说中的宝瓮——一片金光耀眼!

在窖藏中,人们发现了这件文物,但由于当时缺乏相关史料的记载,这件文物被定名为“熏球”。

直到陕西扶风法门寺地宫开启,两件类似文物及记载地宫供奉物品名称的物帐碑面世,在何家村发现的“熏球”才被确定为香囊。齐东方教授在唐代金银器上的研究成果,为这件国宝的“正名”做出了重大贡献。

唐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唐葡萄花鸟纹银香囊距今约1300年,外径4.6厘米,金香盂直径2.8厘米,链长7.5厘米。香囊外壁用银制,呈圆球形,通体镂空,以中部水平线为界平均分割成两个半球形,上下球体之间,以子母扣套合。

香囊外壁、机环、金盂之间,以铆钉铆接,可自由转动,无论外壁球体怎样转动,由于机环和金盂重力的作用,香盂总能保持平衡,里面的香料不致洒落。在一千多年前,就制作出了如此巧妙的银香囊,令今人叹绝。

在古代,香囊不仅是普通人爱情的信物,还是贵族男女华贵的身份象征。不仅如此,这个香囊可能见证了唐明皇李隆基和杨贵妃杨玉环之间的爱恨情仇。

《旧唐书》卷五一讲:安禄山反叛,玄宗等逃离长安,途径马嵬坡时,赐死杨贵妃,并葬于此地。玄宗后来自蜀地重返京都,念及旧情,密令改葬。当挖开旧冢时,发现当初埋葬时用于裹尸的紫色褥子以及尸体都已经腐烂,唯有香囊还好好的。这就说明杨贵妃身上佩戴的香囊,是用金属制作的。

虽然不确定杨贵妃是否佩戴过它,但专家可以确定历史文献中记载的杨贵妃佩戴的银香囊和这个唐葡萄花鸟纹银香囊是一样的东西。

其实,在何家村,考古人员不仅发现了陶瓮,还发现一个密封大银罐。保存完好的两瓮一罐里共清理出了各类器物一千多件。其中,被认定为“国宝级文物”的有3件,“国家一级文物”数10件,这就是著名的“何家村窖藏”。

何家村遗宝中出土了大量的金银器皿,包含了从初唐到中晚唐的不同器型与纹样。其中年代最晚的是几件鎏金银器,明显的特征是装饰着阔叶大花。

下面,带大家看一些何家村出土的部分文物。

何家村出土文物中,两件被定为“国宝级文物”的鸳鸯莲瓣纹金碗,也特别引人注目。

那么,何家村遗宝的主人是谁?这些珍贵的器物来自哪里?

何家村遗宝中明确标有年代的租庸调银饼,上面刻有“开元十九年”的字样。专家们就将开元十九年 (731)作为判断何家村遗宝埋藏年代的一个重要依据。

▲金开元通宝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齐东方教授在经过研究后,否定了这一观点。他认为对何家村遗宝埋藏年代划定一个范围,这个范围是从安史之乱到唐德宗时期。应该通过这个年代范围并结合曾经居住在兴化坊的官员,来推断宝物的主人。

▲水晶八曲长杯

历史的真相已经成谜,何家村窖藏中的稀世珍宝,却见证了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盛世大唐。

汉代开通的丝绸之路拓宽了人们的视野,唐代包容开放的治国方略让中国在古老的传统和外来文化的矛盾漩涡中寻找到自己的前进方向。

同时,这样的文化便带来了技术上、材质上审美上新的创新。从齐教授展示的图片中,能很清楚地看到唐朝文物中处处潜藏着西方文化影响的痕迹。当然,影响也是相互的,中国对于西方的影响也是清晰可见地体现在当时国外的商品和艺术品当中。

本期海上畅谈,齐东方教授还将通过一系列何家村遗宝,带大家一睹历史上真正的大唐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