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在参禅悟道,林黛玉为什么会很淡定?

贾宝玉在参禅悟道,林黛玉为什么会很淡定

陈能雄/文

在薛宝钗的生日宴席上,史湘云口无遮拦,当众说有个小旦打扮起来像林黛玉。贾宝玉怕林妹妹多心,赶忙朝史湘云使了个颜色。林黛玉和史湘云都是他很要好的玩伴,贾宝玉不想她们为一些小事闹得不愉快。贾宝玉此举是出于好心,不想反而弄巧成拙。史湘云恼他一味地护着林妹妹,就怕自己言语冲撞她。林黛玉也怪他对别人挤眉弄眼,他和湘云等人倒像是一伙的,自己是供人取笑的。林黛玉觉得,贾府有些人说自己爱使小性子,宝玉再使这个眼色,似乎是有意强调自己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史湘云和林黛玉都把怨气撒在贾宝玉头上,一个赌气要收拾行李回家,一个把宝玉晾在门外。贾宝玉弄得里外不是人,细思无趣,他满肚子委屈无处诉说,忽然想到《南华经》中的文字,若有所悟。他写了一首偈语:“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并在后面填了一支《寄生草》。

林黛玉读了这篇偈语暗觉好笑,把这当做趣事拿给薛宝钗、史湘云看。薛宝钗见宝玉动了参禅之念,又悔又怕,悔的是昨天不该把《山门》中的曲子念给他听,怕的是宝玉从此移了性情。而林黛玉却认为偈语只是个“玩意儿”,没多大关系。一个人看透人生情爱和世事沧桑,就会参禅悟道,清心寡欲,失去生活乐趣和进取心。林黛玉深爱着贾宝玉,自然希望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若是贾宝玉悟透禅理,无欲无求,意味着可能会舍弃与自己感情,林黛玉不愿自己所爱之人有一天会心灰意冷,出家当和尚道士去。当贾宝玉有参禅悟道的迹象时,林黛玉为什么会表现得很淡定呢?这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林黛玉知道贾宝玉是小孩子脾气,写偈语只是一时感忿,并未到参禅的境界。

贾宝玉自小过着富贵安逸的生活,此时的他还没经历生活苦难、情缘悲苦、人世离乱,每天只记挂着与姊妹们说笑玩乐,怎么可能会看破红尘呢?贾宝玉只不过是偶遇挫折,心中委屈,就写几句偈语自我排遣。他偈语中的禅理并非是从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中领悟出来的,而是主要通过看《南华经》等书想出来。这种偈语即使有几分道理,也不代表贾宝玉会照着禅机行事,是不会实质性地转移性情的。林黛玉和贾宝玉一路走来,吵吵和和,她知道宝玉在姑娘丫鬟那里受了气,就会赌气说胡话或者学着参禅。

就在前几天,贾宝玉与袭人等丫鬟闹别扭,几天都不理她们,也不出去玩,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看《南华经》,在背后续了一篇文字。其中有一句是:“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穴其隧,所以迷眩缠陷天下者也。”薛宝钗、林黛玉、袭人、麝月在贾宝玉的心目中是美丽可爱的女子,关心爱护都来不及,此时仅因闹情绪,就写文埋汰她们,自以为悟道,其形状着实可叹可笑。贾宝玉睡了一觉,心中的气消了,昨天的事就抛之脑后,又主动与袭人和好。可见,他所写的富有禅理的续文,纯粹是小孩子的赌气话。林黛玉是贾宝玉的知己,最懂他的心思,她见宝玉在续文中抹黑自己,就在后面写了一首“回骂”的绝句“无端弄笔是何人、作践《南华》庄子因。不悔自己无见识,却将丑语怪他人。”

同样这次贾宝玉写偈语,林黛玉知道他是小孩子心性,过后就会忘了。还有,贾宝玉在偈语后面填写一首《寄生草》,暴露他并非是真的悟透禅机。脂砚斋点评道:“自悟则自了,又何用人亦解哉?此正是犹未正觉大悟也。”贾宝玉说:“无可云证,是立足境”,以为两个人到了无可验证感情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立足之境。倘若宝玉已经到了万境归空的境界,就无需写什么偈语,写好了偈语也无需担心别人看不懂。贾宝玉填写《寄生草》,就如给自己偈语做详细注解,为的就是让别人领悟自己高深的思想。他在偈语中说不用验证感情,其实心里却强烈地希望林黛玉、史湘云能读懂自己。心中还存有那么多欲望,又如何安下心来参禅呢?

二是林黛玉知道贾宝玉参禅悟道,是由自己引起的,说明他在乎自己。

林黛玉爱慕宝玉,有些心里话难以诉说,就会暗自揣摩他的心思,平时爱翻看他的诗文,想从中获取一些他感情上的秘密。她这一次恼怒宝玉使眼色,对他说了许多气话。贾宝玉无从辩解,一言不发地回到房中。林黛玉生气地说:“这一去,一辈子也别来了,也别说话。”她说的这句气话和贾宝玉写偈语其实是一样的,都是因爱生恨,正因为太在乎对方,对方的一言一行才会影响到自己的情绪。林黛玉最生气的不是贾宝玉和自己拌嘴,而是怕他从此疏远自己,不管自己的喜怒哀乐。

贾宝玉这次果断离去,不像之前那样对黛玉俯就赔礼。这令黛玉有些疑虑,她等不得贾宝玉上门道歉,就先到他房中一探究竟。当她看到贾宝玉的偈语,有种莫名的小开心,她读懂了贾宝玉微妙的心思。贾宝玉会突然参禅,归根结底是受到林黛玉的刺激,他对袭人说:“他还不还,管我什么相干”、“他们娘儿们姐儿们欢喜不欢喜,也与我无干”,这些都是套用林黛玉“他得罪了我,又与你何干呢”的话。倘若他对林妹妹毫不在意,只需以后离她远点就可以,又何必窝着一肚子气呢。贾宝玉是太在意黛玉,才有求全之心,为她的一颦而烦恼,为她的一笑而开心。

偈语中“你证我证,心证意证”,表明贾宝玉一次次想从林黛玉那里得到感情的印证。林黛玉从偈语中看到的不是贾宝玉高深的禅理,而是他浓浓的情思。他不担心宝玉会因参禅而移了性情,没有苦口婆心地用大道理来劝说他,而是采用“以毒攻毒”的方式来打消他的参禅之念。她在宝玉的偈语后续了两句“无立足境,才是干净”,贾宝玉听了也自知尚未解悟,他心中那么在意林黛玉的感受,时刻放不下她,又怎能做到心平气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