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我总相信真理在女人一边

文/ 史铁生

一、 女人

我在读一位女作家的散文时,曾写下过一段感想:

尤其今天,要经常听听女人的声音,因为,这个世界被男性的思考和命令弄得很有些颠三倒四不知所归了。

我从小到大总相信真理在女人一边。不是以为,是相信。

这信心,可能是因为母亲,也可能是因为爱情。无论因为母亲还是因为爱情,终归都是因为艺术。

女人的心绪、情怀、和魂牵梦萦的眺望,本身就是艺术之所在。

比如,一个孩子落生时,一个疲惫的男人回家时,这时候,艺术的来路和归途尤其见得清楚。

我想,这不是以男人为坐标来看艺术,这是在雄心勃勃的人类忽然坠入迷茫的图景中发现了艺术。

因而与女人相反的倒也不是男人,我说的是男性,是勃勃雄心之中对自然和家园的淡忘。

我有时想起贾宝玉,很赞成他的悲哀,即对女人也会男性化的悲哀,其实呢,那是实际功利驱逐了美丽梦想时的悲哀,是呆板的规则泯灭痴心狂想时的悲哀。

二、强人

常常听人说起“女强人”,而且语气中透露着贬斥。

“女人”原是个美好的字眼(男人和女人都会这样认为),何以中间加一个强字竟变得不受欢迎呢?

难道纤柔的女人更强健些不好么?脆弱的女人更坚强些不好么?慈爱的女人们(或者女人们的慈爱)更强大些不好么?以及女人们的痴情更强烈些难道有什么不好么?

说真话,我也不喜欢“女强人”,甚至这三个字的形象和发音也让我感到冰冷与失望。

因而我想,那个“强”字绝不是指示着强健、坚强、强大或者强烈,而是暗示着“强”字另一方面的作用——强迫、强暴、强行、强制、强词夺理、强加于人等等。

那是指女性的“强人”,强人者,强盗也,“只听一声唿哨,林中跳出一伙强人挡住去路”。

不过,强盗的行径并非只限于夺人财物和性命,夺人自由、夺人意志、夺权夺利夺名者也是,或者更是。

但这类的“夺”大多不加一声唿哨,进行得隐蔽、理所当然甚至堂而皇之地便告完成。

所以如此,因为这类的“夺”常扮一副“给”的假象,比如越俎代庖,比如包办代替,比如以一个大脑的辛劳令所有的思想都放假,貌似替人受累,实则夺人自由和意志。

识别“给”与“夺”的办法,是看有没有一个“强”字在里头,强给和强夺其实毫无二致。但是被强夺者可以去官府鸣冤,被强给者却有苦难言。

但有苦难言之后,便有“女强人”一词被创造出来,稍泄被夺之愤。

那么,为何只有“女强人”一词,却没有“男强人”之说呢?

男人们万万不可窃喜,这决不意味着表彰,这实在是绝大的耻辱。

言外之意大约是说:男人嘛还用说么——都是强人!或者更甚:男人竟与强人同义,这“强”惟在女人身上才需要特别地指出。

可能言重了,但这实在说明了一向占统治地位的男性文化究竟是怎样一种图景,它是以强治物、以强治世、以强治人,说到底是一个以强凌弱的强权文化。

所以贾宝玉的希望寄托在女人身上。所以贾宝玉的悲哀(如果女人也要成为“强人”)就更可理解。

三、水、绿色、和平

女人的形神,让人想到水,想到绿色,想到和平。

水、绿色、和平,是生命之根本,是地球独一无二的美丽与辉煌之根本。

但今天,在我们脚下,在我们眼前和四周,水、绿色、和平正日益变得珍稀。而仇恨、战争却一刻未停,狂妄自大的男性文化借助科学的成功正越发地狂妄着。

科学的成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好东西:舒适、方便、富足、长寿……但同时也给了我们至少两件坏东西:不可遏制的享乐欲,和为此不可阻挡地掠夺自然。

我不是圣徒,我很可能倒是个享乐主义者,人何必苦着自己呢?

但是我在享乐中常常也想:人类的享乐可该有个止境么?如果没有,这地球是难免有一天被人类掠夺个干净的,剩一片沙漠埋无数白骨。

有人把人口增长的失控比喻为地球的癌症,这比喻形神具似非常恰当。

癌症,就是一个本来和谐的生理结构中,忽然有一种细胞不可控制地猛增,以致杀死了别人也迎来了自己的末日。

我常以为,癌症,是大自然给全人类(并不是仅仅给比如吸烟者)的一种警告。

癌症未了,又来了艾滋病。如果癌症是大自然对人口增长失控的一种警告,艾滋病就很像是对享乐主义的一种警告了。

把无止境的享乐比喻为地球的艾滋病,也是形神具似十分地恰当。

艾滋病是在贪婪的享乐中破坏了人体的自身免疫系统,使人失去了抗病和自身修复能力而致死。

同样,因为人类无节制的享乐,地球上的水正在被污染,森林和草原正在急剧减少,生态平衡(自然界的和平)正在人类疯狂的开发(旷日持久的一场对自然的战争)中无可挽回地毁坏着,致使地球生了病而且因其抗病和自身修复能力的丧失而越病越重了。

我这样想:水、绿色、生态平衡,也许正是地球的自身免疫系统吧。

我们应该听清大自然的警告。

就像一个在战场上胜利的或失败的男人那样,想一想我们都干了什么。就像一个从市场上回家去的男人那样,想一想,我们是不是带回来钱财就够了?

我们听清了大自然的警告——很可能女人会告诉我们:我们不光需要物质财富,我们还需要爱情,需要美的梦想和家园,需要清澈的水,需要茁壮的绿色,需要和平,需要人与人的和平,需要人与万物的和平……

因而我们不光需要科学我们还需要艺术,我们需要站在男性的雄心遭受挫折的地方回首来路和眺望归途。

这是女人传达给我们的大自然的启示。因为女人的心绪、情怀和魂牵梦萦的眺望,本身就是艺术之所在。

「写一个影响了你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