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显示“一带一路”有利缩小经济差距,美媒却不甘心

【文/观察者网 王慧】

中国忙着通过“一带一路”造福世界,西方一边“点头认可”,一边“老调重唱”开始妖魔化中国......

11日,美国威廉玛丽学院“AidData”实验室发表了与一份对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研究报告。研究显示,中国对外项目给有关国家带来了更多就业岗位和更大市场,能够帮助缩小经济差距,降低暴力骚乱的风险。

就是这样一份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做出积极评价的报告,经过西方媒体的报道,完全“变了味道”。西方媒体在提及研究报告里中国对外投资的好处之后,又走上了妖魔化中国的“老路”。

“AidData”实验室研究报告封面

“一带一路”缩小受援国内部的区域不平等

“AidData”是一个致力于国际援助款透明探索与创新的实验室,在研究外国援助领域很有权威性,其工作重心在于追踪国际发展中的财政数据,并将其开放与利用。

“AidData”实验室给出的这份报告长达68页,研究人员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等多国名校。他们调查了中国在亚洲、非洲、拉美、中东138个国家的3485个相关工程项目,时间跨度从2000年到2014年。

研究报告开篇先回顾了中国上世纪60年代给非洲的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援建的“坦赞铁路”,称当时这条铁路的修建面临着很多自然条件的挑战,但中国人却在短短3年内就完成了这条连接两国的大工程。

报告称:“这条铁路的落成促进了坦桑尼亚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成为了当地农业产品和乡村经济赖以发展的支柱。当地的村庄向着铁路的沿线展开了大规模的迁移,带来劳动力和就业,并加强了乡村市场和城市市场的联系……”

报告之所以从这条中国半世纪之间在非洲援建的铁路说起,是因为如今中国在全世界138个国家开展的3485个项目,大多也都与50多年前援建的那条“坦赞铁路”一样,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中国在做的事情是,把这些国家的城市和乡村连接起来,缩小地区与地区、国家与国家间的距离,从而让经济的发展可以遍及更广泛的区域,使得更多人受益,进而缩小这些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

据悉,这3000多个项目中有约43%是道路、铁路、桥梁、港口、机场、电网、手机信号塔、光纤等“互联互通”式的基础设施工程,也有42%是医院、学校、排水管网等民生工程。

报告最后得出结论称:“我们发现,中国的发展项目,尤其是中国的交通项目,正在缩减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不平等……中国所投资的互通互联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在带来积极的经济效益,让区域经济的发展更加协调。可以说,中国正在帮助发展中国家走出经济活动过于集中在少数城市中心、乡镇和村庄失去发展机会的局面,中国带来的这一改变应该得到肯定和称赞。”

美联社援引“AidData”项目执行主任帕克斯(Bradley C. Parks)说:“西方专家、政客经常指责中国鲁莽、自私、用心险恶,但是,通过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中国的投资改善了全球不稳定根源的状况,从而也让西方大国更从容地面对其他全球性的威胁或危机。”

同时,报告也提到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比如,中国和国外的合作很少附加政治条件,导致项目容易被这些国家的国内政治斗争所操控;比如,资金可能会被相关政府领导人优先用来发展自己的老家或是特定的民族群体,又或者成为贪腐侵蚀的对象。

报告指出,此项研究着重于中国海外投资的一个方面,想评价中国对外合作的整体效果,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积极评价经外媒报道后“变味儿”

“AidData”实验室11日推出报告之后,立即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多家外媒对此研究进行了报道。然而,经过西方媒体的“消化”之后,报道“变了味道”,充满了“傲慢与偏见”。

首先报道这一研究的是美联社,标题为——报告:中国的建设项目缩小了经济差距。报道首先提及了“AidData”实验室的研究结果,称中国的投资对其他国家有好处。

美联社报道截图

本着“好话绝不多说”的原则,报道很快调转笔锋开始妖魔化中国对外投资的“套路”,渲染中国的投资造成“债务陷阱”、“剥夺当地就业机会”等等。

对于西方一直以来对中国造成“债务陷阱”的质疑,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8月2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的对外援助“没有造成债务陷阱”,而是使当地民众的生活得到改善,经济发展得到了助推。

宁吉喆称,共建“一带一路”的项目,无论是互联互通的项目,还是产能合作的项目,都要经过企业科学的可行性研究,都要经过严格的贷款审核。这些审核和研究对项目都是有资本金比例要求的,也都是有资产负债率约束的,有资金回报要求的,否则这个项目是通不过的,所以不会带来超过资产形成的债务。

他表示:“有的外媒所报道的一些国家债务问题,与‘一带一路’建设及其项目没有必然联系,这其中有的国家债务水平过去就很高,是多少年形成的。有的国家债务负担确实偏重,但主要是从其他国家和国际金融组织长期大量借贷。中国是后来者,我们企业才走出去几年?中国并不是最大的债权方。”

宁吉喆强调,中国对于共建的项目和相关国家的投资合作,始终重视加强债务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