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国学诵读不可取,如何为孩子选择经典?

经典,必须读。国学经典,是民族文化的血脉传承,更是不可不读。

近些年来的国学热,也热到了童年。相对于以前一味只知给孩子看格林、安徒生等童话,这一类的“国学启蒙”无疑有着重大的意义。

让孩子在懵懂中就接触、记住中国传统经典,这是让孩子寻根、扎根的过程。有根的孩子,成长更坚定。

但一次讲座中有位老师问我:你对国学诵读怎么看?我毫不犹豫地给予了否定回答:我不赞成现在绝大部分的国学诵读。

已经颇有影响的“国学启蒙”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欠缺研究,让人十分忧虑。

从内容而言,哪怕是经典的国学也有不适宜当下的内容。如何去粗取精地取舍,需要下一番功夫,并非易事。

昔日五四运动的核心人物、一代文化泰斗胡适早就对国学有过十分激烈的批评:“现在有许多人自己不懂得国粹是什么东西,却偏要高谈‘保存国粹’……

现在许多国粹党,有几个不是这样糊涂懵懂的?这种人如何配谈国粹?若要知道什么是国粹,什么是国渣,先须要用评判的态度,科学的精神,去做一番整理国故的工夫。”

可惜的是,胡适当年就说:“国故的研究,于教育上实有很大的需要。我们虽不能做创造者,我们亦当做运输人——这是我们的责任,这种人是不可少的。

”直到今天,这种人仍然缺少。绝大多数国学诵读,都是对原著不加辨析、不加取舍的盲目阅读。

从形式而言,“国学启蒙”丧失了“启蒙”的真义,而是彻底简化为机械背诵《三字经》等粗暴做法。

新教育认为,最好的记忆,是与生活、生命融通,是在理解前提下的记忆。

据相关研究,有一种阅读法对增强记忆力非常有效,就是在阅读一段文字后,在脑海里把刚才的那段文字所描述的内容,细细地勾勒出一副画面。我把这种阅读法简称为“画家式阅读法”。

但是很显然,这种记忆正是建立在理解内容的前提下。

当然,童年是一生中记忆力最好的时光。利用这段黄金时期,让孩子背诵一些经典,作为孩子精神的储备,也大有助益。

机械记忆,作为一种帮助孩子积累、帮助孩子打基础的方式,就因此具有一定价值。

可以根据著名的“二八”法则推导,对孩子而言,80%理解记忆,20%机械记忆。进行机械记忆的那一部分内容,一定要好钢用在刀刃上:让孩子在没懂的情况下,记住一些真正有用的东西。

什么是真正有用的东西呢?

新教育认为的国学启蒙,是对民族文化的创新式传承,是通过教育中种种场域和情境的创造,通过内容的精心选择与巧妙编织,让今天的孩子和过去的文化在生活中遭遇,让“古”苏醒,并得到新的生命。

最终通过这样的启蒙,让孩子们能够真正理解并深刻认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并在自己的人生中活出中国文化的根本精神。

所以,对普通人而言,一则国学内容上的难以辨析和取舍,一则形式上的突破与创新也有相当难度,我提供一个最为简单的小办法:以文辞优美的古诗词,代替《三字经》《弟子规》一类的读物,让孩子诵读乃至背诵。

要知道,《三字经》《弟子规》等书籍,在当年就是启蒙读物,很多说法很教条,很多内容也不适合当代。

但是,历经数千年流传至今的古诗词,是古人的心灵之声,作为人,无论古今中外,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着基本的相同,而且这些优秀的古诗词,是文学的结晶,不仅可以直接给写作提供大量素材,而且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等等精神,都悄然蕴含其中,可谓润物细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