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被指控参与“9·11”恐袭,美国律师称证据确凿?

一项指控沙特参与“9·11”袭击的诉讼,令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经济和政治计划黯然失色。

2016年,美国参议院否决了当时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通过的《反恐法》(JASTA),该法允许“国际恐怖主义”受害者在美国法院提起针对主权国家的民事诉讼。该法案为“9·11”受害者家属控诉沙特涉嫌参与恐怖袭击创造了可能。

9月11日在纽约举行的9/11周年庆典,来源:美联社

尽管利雅得坚称自己与“基地”组织武装分子无关,后者也曾对沙特的安全部队发动袭击,但美国纽约州地方法官乔治·丹尼尔斯(George Daniels)在3月份为针对沙特政府的诉讼开了绿灯。

除了损害沙特的形象外,此案还威胁到沙特的经济利益,即影响了沙特阿美出售5%股份的计划。英国《金融时报》去年报道称,律师们曾警告沙特不要让沙特阿美在纽约证交所上市。但沙特宣称不会暂停此次出售,该交易旨在筹集1000亿美元现金,以提振其它经济领域。但IPO(首次公开募股)的推迟是显而易见的。

“考虑到在美国的投资是沙特经济多样化计划的支柱之一,对沙特的诉讼案打击了沙特对美国的投资意愿,”华盛顿阿拉伯中心主管伊马德·哈布(Imad Harb)对“中东之眼”网站表示。经济关系确实会延伸到政治关系。这就是沙特阿拉伯非常关注此事的原因。他补充称,这起诉讼还损害了美国公众对沙特的看法。

“9·11”遇难者家属的律师安德鲁·马洛尼(Andrew Maloney)表示,法律程序正处于搜集证据阶段——从沙特和其他方面收集文件。马洛尼解释说,如果沙特拒绝与法庭合作,沙特将被视为违约,就像伊朗一样。

丹尼尔斯法官本人在2011年的一项民事诉讼中对伊朗做出了默认判决,该诉讼声称德黑兰与“9·11”袭击者有联系。德黑兰没有对法庭的判决做出回应,但否认与基地组织激进分子有联系,另外,属于逊尼派的基地组织成员认为伊朗的什叶派统治者是叛教者。

“9·11”调查委员会的报告详细描述了政府对袭击事件的调查过程,但没有对诉讼中有关伊朗训练劫机者的指控进行证实。尽管如此,丹尼尔斯在5月份还是判决伊朗向受害者家属支付60亿美元。

“如果沙特人只是简单地说我们不会合作。”马洛尼在上个月接受媒体的电话采访时说,“我们可以像对伊朗那样做,但我认为,沙特选择走这条路是非常糟糕的。”

沙特统治者喜欢讨好唐纳德·特朗普,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尤其受到了美国总统的赞扬。但马洛尼说,由于美国司法独立,政治因素无法影响诉讼。“即使总统不希望我们这么做,他也无法阻止我们……如果沙特人指望美国总统在这里替他们说话,那他们就错了,这是不可能的。”

沙特统治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保持着友好关系,来源:法新社

“9·11”委员会的报告似乎表明沙特政府直接参与了袭击。报告称:“长期以来,沙特一直被视为基地组织的主要资金来源,但目前还没有证据可以表明,沙特政府或沙特高级官员资助了该组织。”

马洛尼说,报告遗漏了沙特政府中可能要承担责任的一部分人,其中包括不是高级官员的沙特人。马洛尼说,如果沙特中层官员与劫机者合谋,那么整个政府应承担责任。律师认为这份报告不能说明全部情况。

马洛尼说:“2003年和2004年的“9·11”调查委员会要么没有进行调查,要么不想进行调查,为沙特人遮遮掩掩,要么就是根本没有抽出时间完成调查。从那以后,我们收集了更多的信息和证据。”他补充说,CIA可能已经掌握了原告要求的有关沙特参与恐袭的机密信息。

这起诉讼中最具杀伤力的指控是沙特官员与劫机者哈立德·阿米达(Khalid al-Mihdhar)和纳瓦夫?哈兹米(Nawaf al-Hazmi)的接触。根据“9·11”调查委员会的报告,这两名武装分子在美国执行任务时“准备不足”:他们不会说流利的英语,也没有在西方度过任何“实质性时间”。调查发现,阿米达和哈兹米在没有他人帮助的情况下,“不太可能”来到美国。

原告称,为两名武装分子提供帮助的人据称是在洛杉矶和圣地亚哥的两名沙特官员:法哈德·图梅利(Fahad al-Thumairy)和奥马尔·巴尤米(Omar al-Bayoumi)。据法庭文件显示,图梅利是洛杉矶一家沙特资助的清真寺的负责人,是由华盛顿的沙特伊斯兰事务负责人任命的。他也是那里的沙特领事馆的“授权外交官”。

原告称,图梅利和巴尤米长期在美国协同做事。巴尤米也是一名沙特公民,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受雇于沙特政府,1994年搬到圣地亚哥,靠政府奖学金学习英语,现在当地居住。诉讼报告称,巴尤米曾帮助阿米达和哈兹米在圣地亚哥定居,并同他们一起签订了住房合同。

此外,巴尤米还为阿米达和哈兹米与支持“基地”组织的沙特牧师安瓦尔·奥拉基牵线搭桥。“9·11”委员会的报告说,不知道劫机者是如何与奥拉基会面的。据称,巴尤米使劫机者联系到奥拉基教会的一名成员,后者提供了进一步协助。

“基于这些被指控的事实,原告声称,图梅利和巴尤米是由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的某人指挥的,目的是帮助哈兹米和阿米达进入美国并定居,为“9·11”袭击做准备。”法官丹尼尔斯今年3月写道。

这起诉讼称,巴尤米的电话记录显示,在2000年1月至3月期间,他曾与沙特驻美领事馆通话74次,其中34个电话打给图梅利工作的洛杉矶领事馆。

但图梅利和巴尤米都否认他们知道劫机者的计划。巴尤米在2002年接受沙特媒体《中东报》采访时说,哈兹米和阿米达曾像其他沙特新来者一样,向圣地亚哥的外籍人士寻求帮助,并补充说,他们最初只在公寓里待了两周,并不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去哪里。

巴尤米于2000年10月离开美国,前往英国继续他的学业。他在2002年接受沙特报纸采访时说,英国警方彻底搜查了他的房子,并对他进行了一周的询问,最后他决定在7个月后返回沙特。

2003年,巴尤米的签证在没有得到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失效,之后他被拒绝入境美国。他当时告诉《中东报》,他在美国没有犯下任何违规行为。

当被问及是否还有其他证据表明沙特官员与“9·11”恐怖袭击有关时,马洛尼的回答是“绝对肯定”,但他拒绝透露细节。“最终,它会出来;你会看到的,但我不能再多说了,”律师说。

注:本文编译自“中东之眼”网站2018年9月12日主题评论文章ANALYSIS: 9/11 lawsuit looms over Saudi Arabia's ambitions,作者:Ali Harb

参考资料:

Ali Harb, ANALYSIS: 9/11 lawsuit looms over Saudi Arabia's ambitions, Middle East Eye, 12 September 2018, https://www.middleeasteye.net/news/analysis-911-lawsuit-looms-over-saudi-arabias-economic-and-political-plans-1232597998.

编译 \ 清风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