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2:重返荒原》:纸一样的帷幕,阻隔了生死

内容介绍

在真实的世界里,迪伦终于见到了他的父亲,即使母亲极力阻拦,还是见到父亲了,崔斯坦就在迪伦的视野范围内等着她。

在等迪伦的无聊之际,他打开电脑看到一张照片:有人正抬着一副担架走出隧道口,上面停着一个人——一具男尸。毫无疑问,是迪伦出事的那个地方。

不管他之前如何安慰迪伦,他确定,他们做的某些事情跟那里的死人脱不了干系。他想寻找事情的真相,直到他看到了一个帖子,他明白了:恶鬼们已经穿过了荒原与人世的分界,它们到来的时间,正好和迪伦拉着他一起穿越回来的时间重合。

在荒原上,灵魂杰克知道了自己死亡的事实,求着苏珊娜带他回去。这时的苏珊娜脑子里浮现出一种想法:利用这个灵魂带着她穿越结界,回到生者的世界,这样她就可以见到崔斯坦了。

在真实的世界里,迪伦似乎继承了摆渡人的某些特性,伤势愈合得很快,转眼间,迪伦已经可以摆脱轮椅,慢慢开始走路了。

不幸的是,似乎他们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一名建筑工人被杀视频发到网上被同学看见,他像是被吃掉了!是恶鬼,恶鬼也逃出来了!

迪伦和崔斯坦决定回到出事的地方,寻找解决办法。他们能顺利找到真相吗?能够阻止恶鬼们出来吗?

在荒原上,苏珊娜诱导灵魂顺利将她带回生者的世界。接下来,她会如愿找到崔斯坦吗?下边就跟着小阅一起来开启今天的共读吧。

在熙熙攘攘的格拉斯哥广场,崔斯坦努力想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平板电脑上,但是思想老是开小差。

他不喜欢迪伦不在自己视线内的感觉,尽管很清楚她现在的位置,但隔着这么远,他并没办法透过咖啡馆反光的玻璃橱窗看到她,这也就意味着他无法观察到她此刻的心情如何。

最近这几天,她心里五味杂陈、心乱如麻,但他无法观察到她是如何应对这一切的。

不过,她带着手机的,如果需要的话,她可以给他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他又一次检查了一下手机,以防万一。

什么也没有。

他把手机放回口袋,重新开始浏览平板电脑,用的是咖啡馆的免费WiFi。互联网真是太神奇了。

当然,之前他也从灵魂口中听说过这玩意儿,可他刚刚才开始习惯网上冲浪时全世界的信息都了如指掌的那种快感。

类似的新鲜事还有吃水果、睡觉以及把迪伦搂在臂弯里的感觉……

“焦点”,他点进新闻应用程序,浏览新闻,直到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链接。

屏幕上方划过醒目的大标题,他的眼睛却被一张照片吸引了。照片拍摄的角度跟电视新闻报道中摄像机的角度不同,照片上,有人正抬着一副担架出隧道口,上面停着一个人——一具男尸。毫无疑问,是同一个地方。

不管他之前如何安慰迪伦,但他知道那不可能是巧合。他确定,他们做的某些事情跟那里死人脱不了干系。

他浏览文章,想搜到更多的信息。四名死者的姓名已经公布,但他对此并不感兴趣,他需要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看到最后,他失望地皱起了眉头,上面没写。

崔斯坦又打开其他三个网站,都碰了壁。死因可疑,警方正在多个方向展开调查。调查人员排除了事故致死的可能性,但是都没有写具体死因是什么。

他骂了一声,对官方新闻不再抱什么期望,转而开始浏览论坛。里面有不少愚蠢透顶的玩意儿——各式各样的阴谋论,还有些喷子就是想哗众取宠把水搅浑。

不过,他无意间看到一篇日志,这下发现宝了。

日志的作者自称是一位应急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他一读就知道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同时,他也知道他现在摊上很大很大的麻烦了。

以前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野兽伤人,因为所有受害者身上都有严重的抓痕。不过,据我所知,这附近根本没有什么野生动物能把人伤成这样。而且,每个受害者身上都有洞,就好像是有人——有什么东西——直接把身体击穿了。

有一位是胸口洞穿,还有一位是在胃上,你能直接从他们的伤口看到隧道的路面。

我不知道他们原来那些内脏器官什么的都到哪儿去了,可能哪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把它们吃了吧?

不过最恐怖的是他们脸上的表情。上帝啊,这一幕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就好像他们看到了恶魔的脸,然后活活给吓死了。

我以前也去过车祸现场,有个人被轧得不成人形,都成一摊肉酱了。所以请相信我,我跟你们讲,现场真是一塌糊涂,我可不是在胡说八道。

“活见鬼!”崔斯坦嘟囔,“真是活见鬼。”

他一遍又一遍地重读这篇日志,直到把每一个词都背下来了。每读一遍,心就往下沉一点,因为他现在清楚谁是这起案子的罪魁祸首了。

他知道什么东西能如此疯狂地抓挠受害者,能俯冲着猛扑下来,把受害者吓成那个样子,能把他们的身体凿穿。

是那群恶鬼。

不知什么缘故,恶鬼们已经穿过了荒原与人世的分界,它们到来的时间正好和迪伦拉着他一起穿越回来的时间重合。

要说这两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全世界任何一个博彩经纪人都不会下这样的赌注。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他们一定撕破了隔绝生死的帷幕,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洞,而且现在还敞开着。

恶鬼们发现了洞,现在它们已经在享用人肉盛宴了。它们绝不会自己回转荒原,继续靠几缕孤魂勉强糊口。

不会的!既然它们已经尝到了活人的味道,这些恶魔绝对贪得无厌!

他都造下了什么孽啊!

负疚感卡在崔斯坦的喉咙里,恶心欲吐。四条生命!只因为他的私欲,四条生命就这样早逝。如果真是某些恶鬼找到了穿越过来的路,那又会有多少恶鬼紧随其后?

崔斯坦没时间细想他的行为可能已经造成的可怕后果,因为咖啡馆的大门又开了,门每一次打开都会吸引他全部的注意力。

片刻后,迪伦的轮椅出现了。她手忙脚乱地一边扶门,一边控制着轮椅。琼赶紧过来帮忙,看起来有些懊恼。崔斯坦猜,把迪伦从那个局促狭窄、行动不便的空间里挪出来的时候,她拒绝了那个男人的帮助。

崔斯坦啪的一声把平板电脑合上,站起身来,快步向他们三人走去。

“……真的很开心你终于跟我联系上了,我自己都数不清这件事我想了多少回了,可我……”詹姆斯的话戛然而止,或是因为崔斯坦正迅速朝这边走来,或是因为琼的眼神里怒火中烧。

“我想,你现在是不是要回阿伯丁了?”琼一边问一边挪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正好背对着崔斯坦。

崔斯坦努力不让自己喜形于色,琼以为这样的怠慢与疏远会让他心里不舒服,其实越少跟她打交道,他越求之不得。只要她不干涉迪伦和自己,他就乐得维持这种不吵不闹又相看两厌的现状。

“不。”詹姆斯的回答让迪伦和琼都吃了一惊,原因却大不同。

“您要留在这儿?”迪伦问。

“我可以在家里办公。所以我决定,先把这里当家,住上一阵子。我已经租好了房子,我想下个月还到这儿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又说:“我想多点时间了解你。”

迪伦的脸颊绯红,朝他羞涩地一笑,“好主意。”

崔斯坦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满腔醋意——或者至少不表现出来。这是她的父亲,不会威胁到他。不过要是再跟他握手的话,崔斯坦打算先戴上防护手套。

“明天打算干什么?”詹姆斯问道。

“写作业。”琼的声音听起来很生硬,一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要交那个现代研究项目,我知道你还没做完。”

“那也做不了一天哪!”迪伦表示抗议。

“没关系。”詹姆斯赶紧打圆场,让她们两个都省省劲,“我们可以在下周某一天的晚上,放学以后去吃个饭什么的。”他抬头看到崔斯坦还站在那里,“你可以带上男朋友来,我跟他也能相互了解一下。”

这番话让迪伦的气消了些,但是在放弃抵抗前,她没忘朝琼送出厌恶的目光。

“我该走了。”詹姆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说,“我知道你换号了,宝贝儿。何不告诉我你的新号码,这样我就能直接给你打电话安排晚餐了。”

琼张了张嘴,准备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可迪伦已经忙不迭地在报号了。

詹姆斯保证最晚在周一之前打电话过来,他弯下腰吻了一下迪伦的额头,朝崔斯坦点一点头,犹豫了那么一下,还是亲了一下琼的脸颊。

迪伦和崔斯坦两人目送他大步离去,直到他的身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消失不见。

“那我们现在回家吗?”迪伦问。崔斯坦走上前握住了轮椅的把手,詹姆斯手上的余温尚在,不知怎的,崔斯坦不喜欢这种热乎乎的感觉。

“好啊。”琼仍然注视着詹姆斯消失的地方,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半是愠怒半是平素似乎不常见的憧憬之色。崔斯坦觉得这可真够难为她的。

“你们先走。”她回过头对迪伦笑笑,“我给你点钱打车,应该还有富余,你们可以到油炸食品店里买些外卖做茶点。”

“你去哪儿?”

“我还有要办的事,买点东西。就这样。”

崔斯坦眉头一扬,他对琼要去哪儿毫无兴趣,尽管他心里有数,她根本不是去购物。迪伦似乎倒没有看出来,她只是耸了耸肩,嘟囔了一句:“好吧。”

琼从钱包里掏出了几张钞票给他们,崔斯坦推着迪伦朝前面的出口走去。在里面坐着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飞雨,露天主商业街上的人们纷纷提前回家了。

迪伦和崔斯坦只有等出租车,这段时间里他们两人基本谁也不说话。崔斯坦推测,迪伦此时很可能还在想着和她爸爸的会面——这对她而言是件大事。

等他们稍微能清静一会儿的时候,他也会问起这件事。而他自己的思绪则要阴郁得多。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心事跟迪伦讲。她应该知道,但这会伤害她。

他们找了辆出租车,车开始在市中心密集的车流间缓缓行进。

崔斯坦说:“今天情况怎么样?愿意跟我说说吗?”

“挺好的,”迪伦说,“很不错。”片刻间,他以为她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了。不过接下来,她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这次会面的各种细节,“我觉得吧,一开始气氛挺尴尬的,你懂的。

也许我妈不在那儿,我们两个会自在得多。不过那样一来我就得一个人面对了,我心里还真有点慌呢。”

“我可一直都在的。”崔斯坦柔声提醒她。

迪伦伸手抓了他胳膊一下,接着说:“不管怎么样吧,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他倒是问了我很多问题。

一旦话谈开了,感觉真心不错,他挺有意思的。”她咧嘴一笑,“我跟他长得很像,你注意到了吗?”

“你更漂亮。”崔斯坦说得迪伦满脸灿烂的笑容。

“我想……我真希望自己能知道他和我妈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让她对他这么恨之入骨。”

崔斯坦应和了一声,想着詹姆斯走的时候琼目送他的样子,然后她就马上闪人了。

她这么迫不及待地离开,是要去追赶他吗?这样一来就等于给了迪伦和崔斯坦两个人单独待在一起的机会,可她根本都没想到这一层,“事情也许要更复杂。”

“你这样想吗?”迪伦冲他眨眨眼,继续给崔斯坦讲述父女俩谈话的细节。

崔斯坦任迪伦的话在脑海里涌动,让自己也沉浸在她单纯的欢乐中。他觉得不能把那个正在折磨自己的沉重包袱压在迪伦肩上。

她现在这么激动、这么开心,那样做太不合时宜。

他暗暗发誓,以后会把一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她,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还这么年轻,就经历了这么多事。

他可以替她扛起这副重担,他会找出一个办法自己弥补他们两个人犯下的可怕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