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湘莲一性格弱点害死尤三姐,宝玉因此与他分道扬镳

柳湘莲主观认为宁国府只有门口的石狮子干净,即便阿猫阿狗都难免不干不净,就是说宁国府人和畜生一样。贾宝玉都脸红了,听不下去直接打断他的话,二人不欢而散。关于柳湘莲退亲,我的认为,柳湘莲代表了男人内心当中的那一骨子龌蹉下流的世俗思维。

工笔红楼梦

《红楼梦》的伟大在于塑造了贾宝玉这一对女儿另一种思维的草莽男性。虽然贾宝玉受限于时代,更多只对青年女性青眼有加,也是巨大的进步。那个时代女人完全是男人的附庸,不但男人瞧不起女人,女人也不把自己当成独立个体去要求尊重和争取地位!尤二姐不敢反抗因为自己失足在前,尤三姐死也说自己淫奔无耻。即便强悍如王熙凤,她的威势也不过是色厉内荏,无子是她最致命的弱点,她的强势正是不自信的体现。

柳湘莲退婚尤三姐表明柳湘莲依然是思想的侏儒。他一面之词就说宁国府肮脏言外之意尤三姐不干净,根本不愿也不想着去了解尤三姐,连贾宝玉的话也不愿相信,贾宝玉都听不下去。原文说贾宝玉红了脸,羞耻一回事,生气也是有的!宝玉笑道:

“你既深知,又来问我作什么?连我也未必干净了。”“何必再提,这倒是有心了。”湘莲作揖告辞出来……

此后二人再无一言,柳湘莲退亲,尤三姐惨死,柳湘莲跟邋遢道人遁走,薛蟠哭了几次,贾宝玉却再无一言。贾宝玉看清了柳湘莲心中的猪哥相,二人不再是朋友,基本算是分道扬镳!

工笔红楼梦

柳湘莲自诩豪侠,为人爽直,平时干的也是眠花宿柳,斗鸡走狗的纨绔习气!可他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一知道尤三姐与宁国府关系,就顿足追悔,直呼不好,不做剩王八。如此主观武断,柳湘莲的格局不过如此,根本配不上脂砚斋所谓“无情和至情”评价。

尤氏姐妹确实放浪形骸,尤其尤二姐泥足深陷,但尤三姐却不过逢场作戏,她的行为更多是对现实的抗争。用一己之力嘲讽那些欺负玩弄她们姐妹的臭男人。按照书中线索,尤三姐放浪形骸称的上,却并没有失足于贾珍父子。柳湘莲用自己的想法推断尤三姐失足,既无礼又无耻!

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自己岂不无趣。“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

工笔红楼梦

尤三姐的死,是用生命抗争尊严!而对她尊严打击最大的就是柳湘莲。尤三姐一下就猜透柳湘莲的心思:不屑为妻!柳湘莲不屑尤三姐,尤三姐又何尝对他“屑”了。尤三姐死,是对柳湘莲最大的不屑!柳湘莲自诩:是真名士自风流!可他的风流是自诩风流,从内到外,柳湘莲都是表里不一。他越表现潇洒,越证明他内心自卑。若他家不是破落户,与贾宝玉一样出身豪门,不耽误他与世家子弟一样,坚守传统才是他的本性!

尤三姐死后,柳湘莲幡然醒悟,他抚尸大哭,呼尤三姐贤妻,又割断头发随邋遢道人而去,我认为之前的柳湘莲已经死了,其后的柳湘莲才是新生的柳湘莲。新生的柳湘莲才是至情之人,也才再配为贾宝玉之友,配娶尤三姐为妻。正所谓:淫里有情,情里无淫,淫必伤情,情必戒淫,情断处淫生,淫断处情生。说柳湘莲和尤三姐太贴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