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剧里的那些被误解的“堕胎药”:麝香已被证明无堕胎效力

《如懿传》播到现在,终于破解了追剧少女们心里的第一大谜团:如懿和皇帝好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生下龙嗣啊!原来问题藏在皇后送给如懿的手镯里面。皇帝派太医去给冷宫里的如懿看病,如懿一时激动落下手镯,没想到里面滚出各种小药丸。

根据太医的说法:这是零陵香,女子长期使用就不会有孕。

这时候的吃瓜群众愤怒表示:whaaaaat?从《甄嬛传》开始,经过《武则天传奇》到《延禧攻略》、《如懿传》,好不容易记住红花、麝香、夹竹桃这些名字,这“零陵香”又是个嘛?

不要怕!抱紧我!看完这篇深度科普文,成为用药十级学者完全ok。

那些被误会的“堕胎药”

首先,我们来盘点一下那些剧中五花八门的堕胎药,到底有没有跟编剧的脑洞一样神奇,跟剧里一样杀伤力大。

麝香:是《甄嬛传》中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堕胎药,毒害妃子堕胎不留痕迹。比如安陵容把添加了麝香的舒痕胶送给甄嬛外用,导致她莫名流产;皇上和皇后赏赐给华妃 的“欢宜香”其中也添加了麝香,导致华妃多年不孕。

天然的麝香其实是某种鹿科动物的分泌物,产出自成熟雄性个体位于肚脐和生殖器之间的腺体,用来吸引雌性。而中国古代收集它们用做药物,几乎是种万能药,逮啥治啥,本草纲目有很多使用麝香的药引。

现代人用麝香,除了药用,还用作几乎所有种类的香水和化妆品的重要成分。

(左:麝香的生产者——原麝;中:毛壳麝香,也就是直接割下的麝的腺体;右:割开毛壳麝香得到的麝香仁,干燥的分泌物)

早在南宋,人们就已注意到堕胎妇女中,有“因挂麝香而偶至堕者。”在明清时代麝香被广泛运用在堕胎药里,连小说都留下记录记录,明末小说《禅真后史》提到一种“秘传通经绝孕堕胎的圣药”,内含的药材就有麝香、马兜铃、雪里青、车前草等。

不不不,看到这里不用急着爬起来,去把家里所有香水都丢掉。因为,麝香已经被现代科学证明没有堕胎效力。

零陵香:从如懿的镯子滚出来的零陵香,光是佩戴就会绝育,应该引起不小的恐慌。它有个比较常见的名字“熏草“,自古就是备受喜爱的香气植物,药用则可以止痛和治疗感冒。

(《如懿传》里从手镯滚出来的零陵香药丸:红色颗粒状的物品)

《本草纲目》里有一则使用零陵香的堕胎方:”酒服二钱,尽一两,绝孕。”看起来有点像那么回事,但是实际的使用方式是得吃下去。吃还得讲究,有一定的剂量要求,一定要吃两钱,分五次吃到整整一两才有用,并不是戴着就会避孕。

再者,零陵香具体是何种植物也存在争议。很多药典的零陵香附图,都长一副罗勒的样子。罗勒是啥?就是为意大利面调味的绿色粉末原料。

(《证类本草》卷九的零陵香插图)

爱吃意大利面的我此刻慌得一笔。

夹竹桃:《甄嬛传》齐妃送甄嬛吃掺有夹竹桃花粉的栗子糕,导致她的流产,一剂下去,即刻见效。

学过小学常识的我们都知道,夹竹桃本身是毒药啊!不仅仅是堕胎,这弄不好得没命的吧!

后宫死了一个怀孕妃子可是大事,有关人等都会被抓出来杀头的,弄不好还会株连九族。用这种低阶毒药,肯定活不过十集。

(夹竹桃,因为鲜艳的外观,现在城市多种植作为观赏花卉。看看摸摸没事,但是食用有剧毒。)

真正有效的“堕胎药”

拉拉杂杂扯了这么多,可能会有人问,难道宫廷剧编剧都只有脑洞,没有比较“靠谱”的药?嗯,还是有一两种的。

藏红花:最靠谱的就是藏红花了。藏红花被《甄嬛传》被描述的比麝香还可怕,服用一次就足以令人终身绝育。实际上,它的确有通经活血的功能,《本草纲目》的药方里,也用作下死胎的主要药物成分,但真正的功效在于救人。

(左:鸢尾科番红花属植物藏红花;右:香料和入药的藏红花柱头,也就是雌蕊的最上端)

如果怀了死胎,母体也会岌岌可危,因此需要红花之类的活血药物协助排除死胎,以保母体周全。历代许多药方都是利用藏红花的活血功能,协助排出身体内的瘀血和异物。

现代的研究多是针对藏红花的补品作用,从最初的抗癌,到后来的治疗老年痴呆、抗抑郁焦虑等等,潜在的用途似乎颇为广泛,只是孕妇还是要避免使用。

牛膝:《大唐荣耀》里沈珍珠使用了浸泡过牛膝草汁的宣纸,晕倒以后就流产了。

牛膝是牛膝草,也是一种传统中药,主打活血化瘀,专治跌打损伤。在元末颇被普遍运用在堕胎上:“今人或以村妇法,用牛膝等草带于产户”,以求下胎。把牛膝草挂在身上,利用它堕胎,但成功率不高,还有风险。

(真实世界的牛膝草是相当美丽的野花,堕胎效用也没电视剧宣传的这么强大。)

到了明清相关的药方一直改善,出现同时使用牛膝和红花的普遍处方。因此可以确定,牛膝的确算是古代堕胎常用药品,它的堕胎功能也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要跟电视剧一样,挂在身上就下胎,嗯,还是别想太多了。

药物下胎的原理

看了这么多药物说明,有没有观众开始觉得:哇靠,这编剧大人是在耍我吗?制作人是看我智商不够还是它们脑洞开太多。

要解答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可以先理解一下:这些堕胎药的出处在哪里。

中医界有首流产已久的《妊娠禁忌歌》:

“蚖斑水蛭及虻虫,乌头附子配天雄;

野葛水银并巴豆,牛膝薏苡与蜈蚣;

三棱芫花代赭麝,大戟蝉蜕黄雌雄;

牙硝芒硝牡丹桂,槐花牵牛皂角同;

半夏南星与通草,瞿麦干姜桃仁通;

硇砂干漆蟹爪甲,地胆茅根都失中。”

里头列的是怀孕妇女的禁止用药,因不慎使用就可能造成流产。某些药看起来眼熟,已经在宫廷剧被多次”实践“过了,比如红花和麝香就赫赫在列!第五句的“三棱芫花代赭麝”,”花“指的就是红花,”麝“则是指麝香,牛膝则出现在第四句。

还是有很多用药,是古装剧里没出现的,感觉所有编剧都兴奋了,再编个百集都没问题。

呵呵,这么想就太天真了。

有些药品是妥妥的剧毒啊!比如第一句“蚖斑水蛭及虻虫”,斑指的是斑蝥,是一种剧毒的毒素,第二句的“乌頭”,是古代打猎时萃取涂在箭头上用的剧毒药。这几种药在临床应用上,都会致死的。

(斑蝥是一种昆虫的名称,萃取出来的斑蝥素有剧毒,但也被运用在抗癌药物。)

再来看里头列的其他中药,比如巴豆是泻药,通草是通乳药,都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用药。

通草不但是常见中药,也是首饰的材料。它的茎剥皮后可以削成薄片,拼接成美丽的纸花。《清史稿》记录富察皇后常以:“通草绒花为饰,不御珠翠。”也就是头上戴着通草做成的纸花,也没她流产的记录。

另外还有薏苡、姜这些玩意,这其实是食物,竟然也被列成怀孕禁忌用药。才跳过宫斗剧的坑,原来我们的日常生活也无比凶险啊。

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其实这些药品都有一些共通的作用:比如活血化瘀、通气、利尿、泻下。因为效果好,常被用来治疗瘀血、关节痛、便秘等症状,只是因为“通”、“下”的特性,有可能刺激子宫收缩,引发流产、早产,所以在给孕妇开药时候少用。

但也不是不能用,毕竟每个人的体质都不同。袁慧新的《十八反、十九畏、妊娠用药禁忌史论》,就纪录不少以治疗疾病为前提,使用禁忌用药,但是母子均安的成功案例。

反而是真正有堕胎需求的人使用这些药材,不但不一定有效,还会造成严重后遗症:有人服药后,“(胎)不能下,痛苦万状,谓为死矣,迫而视之,则又活。如此凡七日,竟不能产而卒”。也有人服药后,“血遂洞下,扶枕者六年,苦痛可谓切矣”。

追根究底来说,别管宫廷剧那些脑洞素材了,就算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现成药物导致流产甚至不孕,都是非常困难的事。

最后,如果不幸穿越,请好好记住这篇文章。

参考资料:

果壳网《如何在“武媚娘传奇“里活下来(下):动物毒素和堕胎药》

果壳网《麝香与藏红花:那些年的宫斗大杀器》

袁慧新《十八反、十九畏、妊娠用药禁忌史论》

李伯重《清代前中期江南的人口变化》(四)<那些让妇人死于非命的堕胎方药>

李时珍《本草纲目》

撰 文 | 莎莎&卷卷

图 片 | 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