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好“吉友”,在李志身边创造一个“吉乐世界”

这是Figure的第159支

原 创 视 频

赵永庆、袁铮,叁叁肆乐队成员,吉他手

赵永庆和袁铮,是李志叁叁肆团队中的两位吉他手。在舞台上,他们和李志一起,站在距离观众最近的位置,将情感和灵魂注入手中的乐器,幻化出一个纯粹又稍纵即逝的音乐梦境。

才华横溢,光芒四射。看过现场演出的人才能理解,什么叫弹吉他的男人最帅。

李志的吉他手

赵永庆(人称老赵、小宝)和袁铮(人称小袁、宝塔糖、袁帅帅),分别于2010年和2011年加入李志的团队。南京的音乐圈子不大,来往频繁,二人与团队过去的吉他手也渊源颇深。最早和李志合作的王春,是南京数一数二的吉他手,也是袁铮早期的偶像。

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他就每晚准时到酒吧看王春所在的乐队的演出。「永远是他们9点30分开始有演出,我一般8点30分就到了。一瓶百威20块钱坐一晚上,就坐在舞台最前面。老板是最不希望我们这帮人去的,没有消费能力,但是我们又要去。王春就会买一些吃的喝的给我们。」

当时和王春同在一个乐队的还有张雯和余赣宁,现在分别是李志乐队的贝斯手和鼓手。

2012年之前,李志的乐队经历了比较频繁的人员波动,到了2012年,才逐渐稳固下来。赵永庆用自己的才智打动了李志,从2010年合作至今。「老赵就是脑子聪明。」李志谈起与赵永庆最初合作编曲的经历,「当时那个大环境,我们都在关注一个人手上的能力,而不是脑子。赵永庆全是用脑子在弹吉他,他没那么快,没那么复杂,但是他每一个音,音色、力度、架构、整个的衔接,你就弹不出他那个味道来。」

对于团队中年纪最轻的袁铮,李志则是看中了他的弹奏基本功和为人善良、知趣。「知趣这两个字含义非常深,也很难做到。喝的再天昏地暗,不会开伤害别人的玩笑;不管多么融洽的氛围,不会做伤害别人的动作,时刻注意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小袁是这个队里面最懂事的。这是他的家教,他母亲对他的家教,替别人考虑,不给别人带来麻烦,主动去分担,这个是他的年纪很难有的品质。」

在李志看来,小袁和老赵是队里脾气最好的两个人。「他们两个跟我一点冲突都没有,不管是生活里面,还是工作当中。这是他们的修养,因为他们不是那种锋芒外露的人,他们是忍让、内心不骄傲的人。就算内心骄傲,他也会克制住自己。」

李志自认在音乐造诣上不如团队里的很多乐手,因此在专业上给予他们很大的自我成长空间。他能为乐手们做的,一是提供舞台,二是提供有尊严的地位和收入。「就是一句话,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生活更好就是两点,名与利。名这一块,不管演出也好,做纪录片也好,叁叁肆的微博也好,尽量把他们往前推一推,我不需要那些了。名会带来很多东西,有人通过我找老赵编曲,找袁铮编曲。那么利,就是我这边演出、排练、生活待遇这些,每年都增加。我能做的就是这些。」

两个好吉友

袁铮刚刚进入李志团队的时候,是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最早演出就跟赵永庆住一个房间。今年云南和山东站的演出,两人再次同住一个房间,吃饭、练琴、散步,以及演出站位都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

其他队员对他俩的印象是都很宅,每天在房间里练练琴、编编曲,非常低调。但他们却对高强度巡演生活中的这种平淡与单调甘之如饴。「我们每天中午两个开着车去吃饭,再逛个超市,像两口子过日子一样。牙刷别买了,我在这里买了,我刚买了牙膏回头用……」

回到房间,两人大部分时间各自躺在床上玩手机,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然后一起讨论。袁铮说:「我关注一些琴,他关注一些新的音乐或者是乐队,互相会有交流。平常他编曲多,有时候会问问我的意见,有时候我练吉他也会问问他的意见。」老赵则跟导演开玩笑:「如果你在我们房间架一台摄像机,就会看到我们俩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玩手机。」

对于外界多把袁铮看作主音吉他的说法,他们同时表示「我们不分」。袁铮随后谦虚地说:「可能我弹的多一点。」老赵赶紧接过话头,开玩笑说:「不,我们分,我是主音吉他。」李志也承认,队里没有谁是主音吉他:「就是看谁合适,谁合适谁弹,有些东西是老赵合适,有些东西是小袁合适。」

袁铮眼中的老赵,是一个特别「稳」却不乏音乐野心的人:「可能在某些歌迷的眼里,他不是那么太突出,但是没有他就不行,这个位置非常的重要。他不会说我要怎么样怎么样,这跟他的性格有关。当然了,野心每个人都会有,他会在实际行动,或者是作品当中表现出来。他编的歌,和他们乐队的歌一出来,就会让你震撼一下。」

老赵则评价小袁是外表活泼、内心敏感的大男孩:「他的性格,可能和他的星座有关系,会有一点纠结。买东西时,我该不该买?不要买了。不行,还是得买!不行,忍住不能买……就是这种反复。有的时候,他也会比较兴奋,放得开一些,比较嗨。」

在生活上,年长又有家庭的老赵无疑更为成熟,对小袁的照顾也更多。小袁是个吃货,老赵对吃则无所谓,大部分时间都迁就小袁的口味。当小袁抱怨「长期不在家,哪怕你住再好的酒店精神都会累的,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时,老赵立刻揭穿:「主要家里有烤鸭。」

最好的舞台,最好的老板,还有钱拿

熟悉叁叁肆团队的人都知道,袁铮靠脸也能吃饭,人气特别高,被粉丝称作「袁帅帅」。甚至不少人在「叁叁肆计划」的官微下调侃「要求开除李志,拉低了乐队前排的颜值」。队员们也戏称:「小袁有那张脸就够了。」

小袁的另外一大特点是特别爱吃。老赵评价他是个吃货,「哪里好吃他都知道,然后该怎么样吃,他都很清楚。所以咱们去哪吃饭,可能都会问问他。」

李志说小袁「恋家」,小袁对此思考良久,得出的结论是主要也是因为吃。「我比较爱吃,会比较想念家乡的那些吃的东西,然后还有就是家里的空气、环境、人,包括自己的床,都会比较想的。」

「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的时候,外表温和有礼的小袁,内心会异常暴躁:「环境会潜移默化给我心理上带来不好的情绪。像青岛这样的环境,周边有商圈什么的,哪怕脾气差一点,我可能吃一顿就好了。上半年在云南的时候,只有云南菜,吃什么都放薄荷,时间长了我就受不了了。」

小袁从初中就迷上了吉他,当时他和李志团队的口琴手、才上大一的陈岍,跟随同一个老师学吉他。虽然年纪轻,但早年间狂热的练习,让他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小小年纪就在南京的音乐圈成名。「以前我真的是谁都不服,年龄又小,我倚小卖小。管你谁来斗琴,以前基本上我都能够把他弄死。那个日子太好了,现在都特别怀念。」

2010年,李志偶然看了一场袁铮乐队的现场演出,认为他弹的不错,一打听是在南京音乐圈中颇为出名的吉他手,还是自己好朋友的学生,于是发出邀约。

和李志不同,小袁喜欢重金属,偏爱硬朗风格的音乐。「我到现在也会比较喜欢听硬一点的,包括攻击性特别强的。再加上我本来脾气就不好,然后这股劲儿就是一拳打到要害,让你起不来的那种。我们以前一起跟汪峰吃饭的时候,李志就在汪峰面前说这家伙弹琴特别的冲。」

「他当时乐队的风格,跟我们现在完全不搭。他开始非常不适应,感觉没有发挥的余地,他擅长的东西一直憋着。」但是袁铮和其他乐手不同之处在于,他有极强的自我克制力,这一点让李志印象深刻:「早期排练的时候,经常会排一会,停下来说‘我不行了’,然后自己去(弹),然后‘好,我舒服了,来,再开始’。他有很强的克制力,这一点我非常欣赏。」

不管是对叁叁肆乐队,还是对自己,袁铮都有清醒到苛刻的认识。叁叁肆巡演所到之处,当地音乐人都会带着学习的心态来观看演出,但袁铮却坚持「叁叁肆」不是国内顶尖的乐队,「好的太多了,许巍的、《中国好声音》的,都比我们好」。

知乎上,有人问袁峥和国内公认的第一吉他手李延亮相比怎么样,袁铮直言这么问的人「太不懂了」,对于其中一个答案他挺认可:「‘我不否定袁铮弹的好,确实是非常好的乐手,但是也不能因为他是李志的乐手就把他无限的放大。‘这个人说的是对的,自己几斤几两我太清楚了,跟李延亮没法比。」

袁铮热爱舞台,这是他不断努力、自我调整和自我克制的最大动力。「无论是爵士乐、摇滚乐、流行乐也好,只要你上台,背着一把琴去演奏,就会觉得特别的舒服。演出的时候脑子里面什么都不会想,任何情绪的表达,都可以通过你的乐器表达出来。无论自己演奏solo也好,给人伴奏也好,只要上台就行。」

袁铮把李志称为最好的老板:「虽然我们说‘老板’是开玩笑,但是他真的对我们特别好。我也合作过其他艺人,他不会理你的。虽然他口头说谢谢乐队老师,就是客气一下。住酒店都不住在一起,吃饭都不会在一起的。李志做的特别的好,特别感动这个。」

面对镜头,即将年满30岁的小袁,直白地表达了对李志团队的感恩心情:「我感谢乐队里面的每一个人,尤其感谢李志。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机会,全国各地演出,最好的设备,最好的舞台,最好的老板。说白了,你还有钱拿,对吧?」

「你用了你最好的时光去做这一件事情」

和袁铮一样,老赵从年轻时就偏爱重金属音乐,「以前我是非金属类音乐不听的。那时整个全国,包括南京,都在玩重金属音乐,大家都去留长发,都会去素弹。那是一个时代。」

「我去买CD的时候,老板会先放给你听。如果不够躁动、不够重的话,我肯定是不会买的。」接触更多音乐类型后,老赵逐渐有了一些改变,「我会去听一些布鲁斯,去听流行乐,逐渐就不是太注重技巧上面的发展了。我会更在意音色,乐队整体出来的这种动静、状态、效果等。」

2007年,赵永庆与朋友组建「冷冻街乐队」,「到现在有11年了,我们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那时候条件艰苦,2008年全国巡演的时候,因为没有钱,我们只能坐绿皮火车,10多个小时,非常的累。澡堂也睡过,招待所也睡过,反正哪便宜就住哪。因为没钱,不规划的话,下一场可能连路费都没有了。从条件上面来说,是特别艰苦的,但是特别开心,大家在一起玩、演出、吃饭、喝酒,真的是非常开心的事。」

加入李志团队后,除了作为吉他手,赵永庆逐渐承担了大部分编曲工作。李志曾说自己的音乐是垃圾,是一块儿馊了的肉,但是因为有乐队其他的成员,有好的编曲,有灯光、有音响,所以把它炒出了一盘好菜。老赵并不讳言「当然他早期也会有一些旋律很不错的东西,但总体上来说,音乐性一般」。

老赵几乎不间断的编曲工作,每次都是像高难度挑战。「第一你只能动编曲,词曲不能动,否则就变成另外一首歌了。我们只能不断去改编编曲,包括演出的形式上增加管弦乐什么的。一首歌改一次、两次OK,但是大部分的歌曲我们都已经改过了,这么多年已经改过无数版了,能想到的一些东西基本上都用过。」

但对于老赵来说,乐趣也源于此。「只要你愿意去想,愿意去思考,还是会不断有新的想法出现。音乐性其实是一个丰富多彩的,静下心来去想的话,还是会有突破。我能感受到,如果你撇开那些很靠谱的东西去想一些非常独特的,在创作的过程中就会有惊喜在里面。」

尽管一年中有超过200天在外地参加演出,老赵的工作却得到了妻子的谅解和支持。「家里人相对还是比较支持的工作。可能习惯了我这种工作的方式。对于我工作而言,家里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也许是为了表达对妻子的感激,年轻时喜欢交际、喜欢打麻将的老赵,生活习惯有了很大改变,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跟妻子一起买买菜、做做饭、聊聊天:「不打麻将的生活至少要有近10年,我在家里面几乎不参加社交活动的。」

但在巡演途中,打麻将依然是老赵主要的排遣解压、自我调节的方式。「反正就是消遣时间,放松一下,因为不需要想一些东西,躺在床上也无聊,当然也不会只有这些。」但他又笑着解释,「但是打麻将好像调节越来越差,因为我输钱了,赢钱的话心情一定会比较愉悦的。」

老赵的冷冻街乐队去年发行了新专辑《浮光》。他评价乐队这些年来一直在进步。「可能大家都比较忙,时间上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但是也一直在进行当中。老李的团队和冷冻街的团队都是我非常喜爱的乐队。这些应该是值得回忆一生的东西,你用了你最好的时光,你的精力去做这一件事情,老了以后想到这些场景,你会觉得很满足。只有这些东西才是值得回忆的东西,会给你带来精神上的愉悦。还有你编过的歌,那个时候再听听,都会有感动。」

- END -

Copyright Figure Studio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请给我们留言,获取内容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