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为何许多新兵训练3个月就上战场?

作者:苍山论剑

声明:“兵说”原创稿件,抄袭必究

公开报道,2018年度新兵入营后,陆军新兵训练采取“先训后补”新模式,时间由以往的3个月延长至6个月以保证经过新训后的士兵能直接补充到连队,迅速形成战斗力。这是我军1984年提出新兵训练采取“先训后补”模式以来,所做的一次重大变革。

回望我军91年的历史,新兵训练一直在探索发展。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处境艰难,战事频繁,特别在转战南北的时候,部队基本没有条件专门组织新兵训练。老人家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对红军时期的练兵有过这样的描述:“普通的兵要训练半年才能打仗,我们的兵,昨天入伍今天就要打仗……只有设法避开一些战斗,争取时间训练。”也就是说,红军在特殊时期的新兵训练,是在战场上完成的。

实际情况可能比这还要极端。

宿迁抗战老兵张桂生回忆,他1943年在曹庙乡高圩村入伍,上午参军,下午就参加作战。上战场前老兵们只是简单教了点最基本的作战常识。可以说当时的新兵训练,更多是通过“以战教战”的方式来完成,很多作战技巧是从实战中得来。

但这并不表示不重视新兵训练。有了根据地之后,战事有了间隙,我军开始见缝插针地组织新兵训练。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各苏区都颁布了关于新兵训练的有关规定,但由于当时新兵文化程度低,受旧时代思想影响重,所以新兵训练期间往往更加重视教育。如1933年川陕苏区颁布的《红军新兵基本训练纲要》的第一版只是强调新兵要“加紧精神教育”,而没有专门规定军事训练的内容。

直到1934年川陕苏区颁布《红军新兵基本训练纲要》第六版时,才有了详细的军事训练内容。当然在那个年代,对于战士的训练要求没有现在这么系统。

同一时期,中央苏区也出台了有关新兵训练的规定。1932年7月,苏维埃中执委颁布第14号训令,决定在苏区组建若干专门训练新战士的补充团。自此之后,中央苏区的红军战士才有了战前训练的机会。而在这之前,战士们都是未经训练直接送到前线作战的。

紧接着,红一方面军于1933年6月12日又专门下达了《关于新战士一个月的教育计划之训令》,对新兵一个月的教育与训练内容都做了明确规定。在这一时期,新兵主要的训练内容包括体力训练、武器操作训练、战斗动作训练,并对夜战、侦察、警戒布哨以及防毒等技巧进行传授。

除了瞄准、投弹、拼刺、匍匐前进等基本课目外,其他训练内容主要依靠老兵传授实战经验。当时,即便条件简陋、环境恶劣,红军老兵也带着新兵开展抢山头、追击、射击、刺杀、投弹、爬竹竿、过独木桥、越障等训练,为反“围剿”和长征打下了战斗力基础。

到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新兵训练仍沿用补充师(团)组训的模式。受客观条件限制,各根据地或解放区只能让新兵分配到前线班排组织自训。毕竟,分处多地组织游击作战的小分队,兵员来源不确定,专门征兵再集中起来组训是不可能的。

这一时期,新兵是以老兵混训,也就是老兵训什么,新兵就跟着训什么。训练内容以射击、刺杀、投弹、爆破、土工作业等“五大技术”为主,针对性非常强。炮兵主要教习火炮操作,机枪手主要教习机枪操作,训练完全为打仗服务。到了后期,随着我军兵种越来越多样,对一些专业性很强的,各解放区相继成立后勤、卫生、通信、炮兵等学校,针对性地培训新兵。

八路军对刺杀训练的重视,让很多八路军新兵印象深刻。有抗战老兵回忆,入伍后“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拼刺刀”,你200枪,他300枪,我就非刺上400枪不可,谁也不服谁。正因如此,到了抗战中后期,吃过日军拼刺亏的八路军,可以“只一轮对刺,前排的鬼子就倒下”。1959年西藏平叛,有的老八路单刀手刃五六名叛匪,昔日拼刺训练打下的扎实基础可见一斑。

新中国成立后,训练水平有了很大发展,但新兵训练还是以分配到战斗班排与老兵混训为主。入朝作战时,响应抗美援朝号召参军的志愿军士兵,大多没有经过系统的新兵训练,便开赴前线作战。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十年对越轮战时,也出现许多仅参加短暂临战训练就被安排到老山前线作战的新兵。据当年的参战老兵回忆,当时他们在运兵专列上,老兵们还在教他们枪械操作和战场救护这两个战场上最管用的课目。对越作战中有很多新兵,因战事紧急、部队扩编,入伍两三个月就参战,新兵训练就是临战训练。著名的老山烈士王建川就如此,他于19841月入伍,同年4月28日参加收复老山的战斗,在战场上英勇牺牲,他的新兵训练暨临战训练仅3个月。

原14军40师118团一营三连战士王建川(右二)在参加新兵训练

他1984年1月入伍,1984年4月28日在收复老山战斗中壮烈牺牲,被追记三等功一次。他“为了祖国不惜血染战旗”的军人血性,感动了万千人。

新老兵混训的问题,在历次实战中暴露无遗。1984年,我军首次提出新兵与老兵要实施分训,1985年部队开始试行“先训后补”的新训模式。当时,新兵训练是依托教导师(团)完成,这很大程度上类似革命战争年代补充师(团)的组训模式。这种模式需要常设教导师(团),一方面闲置了部分战斗力,空设了行政机构的架子,而且教导师(团)只教不战,新训质量没有保证。所以1988年这些教导师(团)被撤销,新兵训练改为旅团组建临时机构自训,对个别专业兵种则安排送训。

随着现代战争的发展和部队建设的需要,这一方式也逐渐暴露弊端。那就是新训临时机构在组织新兵训练时的方式方法各不相同,受各种条件的影响,新兵训练有好有坏难以达标,无法满足战斗力建设需求。

正因如此,很多单位开始依托训练基地,分片统一组织新兵训练。这种基地式的训练,在抬高新兵训练水平的同时,还可在分配时进行微调,做到因材分兵、量才用兵。比如身体素质拔尖的会被挑选送往特种作战部队,而身体素质相对较弱的则被送往保障部队。今年,陆军将新兵训练时间从3个月延长到6个月,将新训内容从单兵共同拓展到单兵专业课目,这一改革,不但为新兵训练提供了双倍的时间,也极大地提高了新训的质量标准。新兵在完成单兵专业训练后,将直接进入班排进行战术训练。

随着新训改革的推进,部队过去在老兵退伍、新兵下连时,出现青黄不接,战斗力陡升陡降的问题将得到较好解决,从而确保部队的总体作战能力保持稳定提升。恩格斯说,“真正的练兵场是在敌人面前”,和平时期没有条件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就更加需要科学搞好新兵训练,这是历史的记忆和智慧,也是新训改革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