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德利卜大逃杀!蛇头日赚1万美元,有人在偷渡时被土军射杀

据中东媒体“直击叙利亚”网站近日报道称,自2018年8月下旬以来,俄叙联军开始对伊德利卜省南部地区目标发动空袭并实施炮击,以便为即将打响的“大决战”尽可能多地扫清地面障碍和潜在威胁(官方说法“清场”)

也正是从那时起,一股潜滋暗长的“难民潮”逐渐显现,截至9月中旬已有超过30万人逃离家园,据联合国估计,伊德利卜大战期间可能会产生超过70万难民。而目前伊德利卜的南、西、东3面都被叙军或亲政府民兵包围,只剩下北面毗邻土耳其的边境线是唯一可能的“安全出口”

叙内战爆发初期,土耳其一度向汹涌而来的叙利亚难民敞开大门,但在收容约350万人后,深感力不从心的土耳其在与叙利亚边境线上建造起一道长达900公里的边墙阻挡“难民潮”

这些边墙用钢筋混凝土制成,高2至4米,顶部缠绕着带倒钩和尖刺的蛇形铁丝网,土方一侧还建有配备光电监控器材和遥控武器站的警戒塔,并部署了大批武装哨兵,这些军人得到命令“可以向任何靠近边墙的叙利亚人开火”。

据说,只有那些被确诊需要接受紧急救治的重伤病号才可能获准进入土耳其境内。与此同时,土耳其政府沿着两国边境线,在紧邻边墙的叙方一侧土地上建立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难民营,其中位于伊德利卜最北端的Atma营地内已收容、安置了多达13万人

土方以家庭为单位每月向叙难民发放一篮子食品(联合国提供的救济物资),但这项“福利”仅限于前些年就入营的“老难民”,而上个月才到来的数千“新难民”不仅缺乏食物和净水,连栖身蜗居的简易帐篷都没有

眼看“大祸临头”,伊德利卜人人自危,特别是那些不久前才从叙南部乘坐“疏散大巴”逃跑的反对派武装分子更惶惶如惊弓之鸟1个月前他们刚撤到伊德利卜,谁知这么快当地局势也开始吃紧,有关俄叙联军即将发动新一轮大战的消息令其深感恐慌和不安,不少人试图冒险逃往土耳其。

一个名叫易卜拉欣的叙反对派武装人员自2018年8月下旬以来半个月内4次尝试偷越边墙,但均以失败告终。他告诉“直击叙利亚”记者,自己从叙南部德拉省撤到伊德利卜没几天就预感到大事不妙,遂决定设法逃往国外

对于易卜拉欣来说,寻找出路是一场关乎生死的斗争。甭管成功与否,每次偷渡他都必须向“蛇头”支付数百美元,甚至在“筹备期间”也要每周按时交钱

偷越边界前,“蛇头”让易卜拉欣在手掌、膝盖缠绑上厚厚一层棉花(相当于土造“手套+护膝”),因为他们会在漆黑一片的夜间爬行几个小时,途中要穿过铁丝网、徒涉深可及腰的河流。然而前3次偷渡行动都功亏一篑,土耳其边防部队“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总能发现并搜捕到易卜拉欣等人,然后将其扣留并遣返回伊德利卜。

第4次越境时,易卜拉欣更是差点丢掉性命。当时他和同伴跟随“蛇头”已经摸黑在崎岖的丘陵山地步行了好几个钟头,就在他们抵达一片靠近边墙的小树林时,黑暗中突然传来土军士兵(应该是装备有夜视器材)的喝令声

易卜拉欣和同伴赶紧俯下身子,希望借助大树掩护避免被发现,但为时已晚。土军士兵从岗楼上打开探照灯,刺眼光芒将易卜拉欣等人的身影反射到边墙上,与此同时枪声响起,一名偷渡者肩头中弹。无奈之下,易卜拉欣和其他人只好先对伤员进行简单包扎,然后想办法搭便车返回伊德利卜市区找医院救治,第4次偷渡行动就此告吹

“人权观察组织”(HRW)不久前发布报告称,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至少有16人在偷越叙土边境时遭枪杀,其中仅2018年8月就有6名偷渡者丧生。此外,HRW还批评土耳其士兵肆意殴打、辱骂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叙难民。

据“直击叙利亚”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在伊德利卜城乡各地,“带人偷渡”已成为一桩油水极大的热门生意。比如在一座小镇的商店里,“蛇头”发布的偷渡广告竟然与手机、农用机械和家具摆放在一起对外展示。随着偷渡需求越来越大,粗略估算一个“蛇头团伙”日均收入可达5000至1万美元

“蛇头”甚至还与“互联网经济”接轨,他们在脸书上发广告、写“软文”,凡有需求者可在文章下面留言询问具体路线和价格,或者发私信、打电话直接联系

当“直击叙利亚”记者拨打文中的联系电话时,一名接待他的男子信心十足地回答称:“我们在伊德利卜北部的一处边境小镇开展业务,有专人负责监控边墙和土耳其宪兵的行动,并用梯子帮助大家在15分钟内快速越境”。

谈及价格时,该男子称每名成人450美元,儿童则要550美元(可能因为孩子翻越边境更艰险)。不过他强调这些钱花得“物有所值”,因为越境后“蛇头”会带领偷渡者继续走将近2个小时路程,直到大家安全抵达土耳其边境城镇安塔基亚郊区,随后带队“蛇头”拍下视频回传给叙境内同伙,好让其转告偷渡者的亲友放心(也可作为招揽下一波顾客的广告)。

不过,要是偷渡者想前往距离边境线更远也更安全的土耳其大城市,所耗费的时间可就不止几个钟头了。在距叙土边界60公里的土第6大城市加济安泰普,“直击叙利亚”记者遇到一个名叫马哈茂德·赛义德的20岁叙利亚小伙,后者讲述了自己花26个小时才与同伴艰苦跋涉到达这座省会城市的惊险历程,“翻越边墙后,我们小心翼翼地穿行在山谷和橄榄树林间,每当发现土军车队都要赶紧躲藏起来,在通过一片岩石地带时我的手和腿还受了轻伤。”。

赛义德说,他们一行包括妇女、儿童大约有35人,途中大家只吃了一顿自带的干粮,喝水要从林中的泥井里汲取。他还告诉“直击叙利亚”记者,有的偷渡团队遭遇更曲折,甚至要连续几天都步行、隐蔽在野外才能最终到达目的地,大人孩子受的那个苦就甭提了。尽管如此,赛义德仍觉得自己比边墙另一侧的大多数同胞幸运得多,毕竟他能远离即将到来的可怕战火

另据“直击叙利亚”介绍,2018年9月6日,第5次翻越边墙的易卜拉欣总算偷渡成功,与其他60人(大多是妇女、儿童)一道穿越边界抵达了加济安泰普。“我总算可以踏实睡觉了”,易卜拉欣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