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其实和书很相似,总是等待着被别人发现,被别人了解

一整天,公司的网速把你折磨得发狂,写完PPT走出大门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在去地铁站的路上,你翻出包里的面包,是早上没来得及吃的早餐,现在已经被压得变了形。

你觉得自己也好像一个被压扁的面包。

一路小跑冲进地铁,虽然家里并没有人在等你。

地铁里的每个人都弯成钩子,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闪烁的屏幕,面无表情。

你也默默地拿出手机,手指滑向豆瓣,滑向微博,又滑向淘宝,却什么也不想点开。

你需要一本书。一个小小的念头升起来,变得越来越清晰。一本手掌大小的书,刚好放进包里,和你最喜欢的口红挨在一起。

那是一本短篇小说集,内容关于都市里的奇妙故事和传说,每一篇不超过10页,大概需要3站的时间,从家到公司的路上刚好可以读完三篇。书的封面干净,书纸柔软,翻起来就像新鲜的面包。

你提前下了车,跟着导航走进街角一家小书店。

生活越枯燥,我们就越向往奇妙又有趣的书,而书店就好像是城市中隐秘的森林,在这里总能呼吸到新鲜的氧气。

在书店,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邂逅一本怎样的书,一个怎样的灵魂,生命又会发生怎样的改变。那些书也怀着同样的想法,静静地等待着那个把它带回自家书架上的人。

《纪实72小时:漫步巨型书店的活字森林》剧照

书依靠人们的幻想而生,人又在依赖书中的幻想而活。每一个爱书的人其实都是创造书的天才,在寻找书的过程中,总会在心中无数次幻想书的模样,从文笔风格,到装帧触感。久而久之,这本书在心中被装订成册,成了无可取代的一本书。如果有一个书店,专卖爱书人心中的幻想之书该有多好……

吉竹伸介的新书《有呀有呀书店》,描绘的正是这样一家专门出售幻想之书的书店。

有呀有呀书店坐落在不起眼的街道角落,这里专卖“和书有关的书”。

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客人,寻找心中最稀奇古怪的书,无论是老人记忆中的心爱之书,还是孩子们幻想的未来之书,只要向店长描述,他就会一边说着“有呀有呀”,一边把书拿给你。

有呀有呀书店就像是爱书人的深夜食堂,不仅卖书,更隐藏着书的宇宙和一切与书有关的秘密,记录着人与书的奇妙物语。

01

如果书有思想

它会想成为一本怎样的书?

如果书有自己的思想,或许会和人一样,有的一心想要畅销,想尽办法抛头露面;有的甘心只做某人心中的那一本,陪伴他的一生,直到睡进坟墓。

说到拥有生命的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哈利·波特系列”中的《妖怪们的妖怪书》。这本书是哈利·波特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三年级时需要的教材,它喜欢咬人,但只要轻轻抚摸书脊,就可以让它安静下来,像极了一个脾气古怪的大猫。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剧照

在有呀有呀书店里,店长收藏了更多充满“灵性”的怪书——会流眼泪的书,会不断长高的书,会咳嗽的书,会吃东西的书,甚至有会夸奖人的书。这些书主要是给孩子看的绘本,如果让孩子们读这样的书长大,真的非常期待他们会创造一个怎样的未来,一定有爱又脑洞满满!

会夸奖人的绘本

甚至还有可以种瓜得瓜,种书得书的“作家树”,把种子放进自己喜欢的书,埋进土里,耐心栽培,等到“读书之秋”就可以收获许多许多书。这样一来,再也不用担心“书荒”,喜欢的书可以一次看个过瘾!不过,千万不要当着自己的树夸奖别的书,小心它发脾气再也不“结书”了。

作家树

如果下辈子可以做一本书,最大的理想一定是被有呀有呀书店的老板看中!

02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在书店举办一场婚礼

对于喜欢书的人来说,书店和图书馆是浪漫的代名词。在那里,通过喜欢的书,每个人的喜好、品位,甚至是秘密都暴露无遗,原本孤独的两个人,因为一本共同喜爱的书,像两个偶然贴近的肥皂泡,“po”地一声,打通了结界。

《侧耳倾听》剧照

“双人书”是为那些苦于没有机会独处的情侣们准备的书。分上下两卷,要把两卷摆在一起,同时翻页,才能读里面的文字。想象一下,两个人紧靠在一起,为了迁就对方的速度不得不慢慢阅读,感情就在这样粉嫩嫩的气氛下迅速升温。

双人书

如果你们有了宝宝,这里还贴心为你准备了“三人书”。不知道开放二胎,会不会还有四人书、五人书……

三人书

“如果有一天,有个男人愿意捧着我心爱的书在书店向我求婚……”

对于那些对书店有着执念的男女,一场专属的“书店婚礼”再合适不过了:婚礼主持人由书店店员担任,所有来的客人用图书券做份子钱;主持人介绍两人的读书经历,新婚夫妇一起在邂逅的书架旁合影;仪式不切蛋糕,而是共同把书签放进喜欢的书里;最后的抛花球,自然也要改成抛“书球”啦。

新郎新娘入场

抛书球

“愿意包书皮吗?”

“我愿意。”

03

因为书的存在

我相信世间的一切奇景

在许多小说和影视剧里,书被当做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比如《蝴蝶效应》中能够更改人生的笔记本,《奇幻精灵事件簿》中让主人公进入精灵世界的古老之书,或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带着爱丽丝环游梦中王国的小说。其实,书不仅可以带你穿越,它本身就是一个异世界。

有呀有呀书店里的一些书,记载了有关书的名胜与传说。幻想与真实体验的融合,让人难辨虚实,忍不住想亲自去瞧瞧。

会下“书雨”的村庄:

每年的同一个世界,这里都会降下书雨。因为下的书太多,人们不得不把大量的书扔到村庄尽头的悬崖下。时间一久,一年又一年扔下来的书形成“书层”,成为奇观,吸引了不少来淘书的旅人。

墓碑中的书架:

这座墓碑只有在扫墓的这一天会打开,墓碑被改造成书架,摆满了墓主人生前爱的书。来扫墓的人可以从书架上选一本书带走,然后留下一本这一年畅销的、希望墓主人看的书。

水中图书馆:

很久以前,一个喜欢书的大财主在洼地上建了一座高高的图书馆,他把一生的藏书都装进里面。等图书馆一建好,他命人拆走了所有的楼梯和梯子。财主死后,四周莫名涌出很多水,水位不断上涨。至今,人们仍在好奇,他究竟把什么样的书放在顶层的书架上。

惊奇中亦有感动。在你翻开一本书之前,你永远无法想象它对你的影响会有多深远,或许会改变你一天的心情,或许会影响你的人生。

书这种东西,虽然是由人创造的,但我们对书的了解真的太少。

我们就像书一样,物理的寿命有限,精神却可以延续很久。除了这些有趣又古怪的书,作者还试图在书中探讨书的奥秘。

他说,人类其实和书很相似,总是等待着被别人发现,被别人了解。很笨重,怕水又怕火,容易褪色,也容易发皱。

作为物体的寿命有限,但是精神却可以延续很久。还有那些等待问世的新生命,让这个世界更加丰富多彩。

书店和图书馆,既是活着的人与去世的人相遇的地方,也是年轻人和老年人相聚在一起的地方。

在这里,你可以经历别人的人生,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风景,甚至走进现实中永远去不了的神秘世界。

作者吉竹伸介正是用爱书之心创作了这本小书。

吉竹伸介(ヨシタケシンスケ)出生于1973年,是日本绘本届新生代作者中的神级人物,真正开始创作绘本虽然只有五年的时间,每部作品几乎均获大奖,在日本各大书店都能看到他的绘本专架。

第一本绘本《这是苹果吗?也是是哦》就获得了第六届MOE绘本屋大奖第一名,及第61届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美术奖,而火爆台湾的绘本《脱不下来啊》获得第九届MOE绘本奖第一名,同时收获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最佳绘本奖。

作者吉竹伸介

这本《有呀有呀书店》是作者为日本知名童书出版社白杨社创社70周年特别创作,在日本上市15天加印4次,荣获2017年达芬奇图书第一名,和12万日本小学生票选最喜爱图书第二名。与作者以往的绘本不同,这本书被作者注入更多的“私心”,更像是献给所有爱书人的礼物,无论是成人还是孩子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共鸣,燃起对书和书店的好奇心与爱。

中文版本是由白杨社指定印厂,中国与中国台湾、韩国、美国、意大利、法国合作印刷,同步上市。装帧、设计和印制都保证与原版的统一,国内图书很少采用这样的合作方式,也体现了作者对这本书特别的重视。

书的目录非常别致,是书架的形态,上面按照7个分类,摆放着《月光书》《封面变身器》《送书犬》《书店婚礼》《书为什么都是四边形的?》等有趣的书,单是看目录,就好想把所有的书都收录囊中啊!

通过介绍这些有趣的书,为读者带来全新的角度去认识书和书店,在共鸣中收获感动。书的介绍方式类似科普书,一本正经的语言搭配跳脱的脑洞,再配上清爽的哲理,无压力的阅读,在共鸣中收获感动。对儿童读者来说,很适合与孩子探讨深刻问题,从小培养对书的喜爱。

对于这本可爱的书,日本的各大书店也为它做了很多可爱的设计。

三省堂書店池袋店

八文字 屋書店 セルバ セルバ 店

茑屋书店

当生活陷入琐碎与枯燥,走进书店,总能发现奇迹。虽然生而平凡,但因为有这些可爱的书,我们仍对这个世界抱有好感。这或许就是作者想要传达的吧。

希望你能因为这本书更爱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