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2018演习复盘:解放军火力全开,自己搭桥自己开坦克反攻

解放军列阵楚戈尔靶场

9月13日,为期7天(9月11-17日)的“东方-2018”战略演习进入第3天,也是第二阶段演习的首日。按照计划,演习第一阶段主要是制定演习计划,演习部队进行作战行动、组织互动以及综合保障;第二阶段则是展开实际行动,海、陆、空三军都将有大量的实战科目展开。

我们知道,“东方-2018”演习最核心联合战役实兵演练由中俄两军共同在楚戈尔靶场展开。

说楚戈尔靶场是“东方-2018”演习的“核心战场”并非虚言,中俄两军共计约3万官兵、8000件武器以及300架军机在这里会师。

俄空降兵在演习中的表现颇为耀眼

更具体的来说,俄军在东部地区的6支集团军有5支在楚戈尔集结,其中东部军区的第29、35、36集团军下属9支部队(主要应是各旅级单位下属类似我军的“营级战术集群”,以及各类火力支援单位)与解放军参演部队组成红军,中央军区的第2、41集团军下属部队(应该是第2集团军的一个摩步旅,42集团军的1个坦克团)组成假想敌蓝军。双方都得到了空降部队和航空兵部队的支持,整体势均力敌。

值得一提的是,空降兵在俄军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演习中再次得到了印证,在楚戈尔的联合战役行动中空降兵甚至起到了压轴作用,俄空降兵也借“东方-2018”演练了新的战斗队形。

普京观摩赴楚戈尔观摩演习

9月13日虽只是第二阶段行动首日,但或许是因为普京日程(此前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的缘故,楚戈尔靶场的“决战”也就直接打响。

疑似99式坦克在为沙场阅兵进行彩排

但对于中俄两军将士而言,这也不算“突然”,因为他们早在半个多月之前便已经在这里合兵一处进行先期对的协同训练,包括我们昨天看到的阅兵也早已进行过彩排。只是双方颇为“默契”,在演习正式开始前均未放出任何风声。

随着演习的正式开幕,中俄两军严整的军容和浩大的声势着实让人惊艳了一把,毕竟冷战后类似的大规模地面装甲集群集结并不多见。

在9月13日的联合战役实兵演练中,共有25000名官兵、4960件装备、130架军机和10架无人机投入“战斗”。

据导演机构制定的演习态势,“战局”一开始便已“十分紧张”。大致背景是中俄组成的联军准备渡过鄂嫩河前进,但假想敌在演习前两天发动了大规模的空袭和导弹攻击,摧毁了联军渡河设备。随后,假想敌实施空降行动,首仗就此打响,联军担负战斗的是解放军部队和俄军第37摩步旅。

08式战车机动性强的特点使其在机动防御作战中表现突出

同时,假想敌在联军的侧翼撕开口子并试图扩大优势。在此时刻,联军奋起抵御,并有部分部队渡河成功。

反击过程中,联军利用无人机发现假想敌位置并将信息传给指挥中心进行火炮攻击;航空兵力量出动发动空袭,为保证空袭顺利,联军还出动了两批苏-25打击假想敌的防空系统;为打击假想敌前线指挥中心,联军还出动2架图-22M3在600米高度投放FAB-250炸弹。

俄军在演习中使用了“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系统

最后,为了确保反攻顺利,压制敌军和增援先头部队,联军指挥决定出动战役突击力量,即空降部队进行空降作战,俄空降兵的第11和31空降旅(下属“营级战术集群”)压轴出场。

整个作战过程也就是早前我军介绍演习时提到的演练机动防御、火力打击、转入反攻等科目。

显然,我军对于此次演习是有备而来,赴俄的官兵约3200多人,其中扣除各类保障人员,实际参加作战的人员更少,但即便如此,我军仍火力全开参与到了几乎每个作战环节,甚至是渡河工程设备的架设等等。

解放军现学现用,驾驶99式坦克的官兵将刚学到的战术马上用到演习中

楚戈尔靶场的此次实兵演练属于战略级的联合战役演习,解放军全面介入了战略磋商、战役筹划、实兵演练等阶段,这对于全面了解和借鉴俄军作战、训练有益经验是十分有利的。例如,99式坦克在发起反攻时所采用的战术,就是几天前刚刚从俄军“坦克回旋”战术上学习借鉴来的。

中俄两军上次举行战役级军事演习要回溯到2005年,但那次演习的规模显然无法与“东方-2018”相提并论,更重要的是当下两军都经历了军事改革,而俄军又经过了“俄格战争”、叙利亚军事行动的洗礼,如今可以说已经是脱胎换骨。

如今,演习虽已结束,但如何将演习取得经验进行比对,并结合我军自身情况实现实用化却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