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俄罗斯喷火坦克,一次齐射24枚火箭弹,能毁灭一小型村庄

  提到“日炙”,估计所有人都会立即想到随同“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一同来到中国的哪款超音速导弹。毕竟,曾经的“航母杀手”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

  但是,这款被叫作“日炙”的导弹,还有一个广为认知的代号“SS-N-22”。不过,这些都是北约给俄制武器起的名字,其实这型导弹用的外国名字3M-80E“白蛉”。不过,在俄罗斯的武器库中,确实有一款武器叫“日炙”。不过,这个“日炙”并非是军舰上的反航母利器,而是一款陆地上的利器——TOS-1喷火坦克。

  喷火坦克,顾名思义就是坦克上装上喷火装置就成了喷火坦克。喷火坦克一般用于在近距离内喷射火焰,杀伤有生力量和破坏军事技术装备。在人类战争史上,首次使用喷火坦克是1935年—1941年发生的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的战争中。之后,喷火坦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得到了广泛应勇,包括德国PzKpfwⅢ,英国"鳄鱼"喷火坦克。二战之后,美国也在多次局部战争中使用了以M4A4、M5A1、M48A2等坦克改装成的喷火坦克。此时的喷火坦克,其喷火装置利用压缩空气的压力,将燃油喷出,在炮口处由点火器点燃,喷发出火焰。

  对于喷火坦克,苏联同样不陌生。在二战时就研制了OT-34喷火坦克,在反法西斯战场上屡立战功。或许是看到了喷火坦克在战场上的巨大作用,二战结束后苏联以T-55中型坦克底盘为基础研制的OT-55喷火坦克。不过,这款喷火坦克是在主炮右侧安装了一门火焰喷射器,需要抵近射击摧毁敌人目标,容易受到反坦克火力打击。于是,苏联红军开始想研制一种以火箭炮形式发射燃烧弹或稳压弹的喷火坦克。

  1978年-1979年开始,一项名为“634工程”的研制工作在苏联的鄂木斯克运输车辆制造厂展开了。考虑到喷火坦克的有效射程比较短,所以此次对于喷火坦克的防护力极为重视。于是,苏俩人直接选择了T-72A坦克的底盘。所采用的火箭弹为220毫米,发射系统为3排8管和1排6管共30管组成。采用MO.1.01.04型燃烧弹头和MO.1.01.04M型温压弹头,弹长分别是3.3米和3.7米,弹重分别是173千克和217千克。该坦克1980年通过苏联国家定型,这就是TOS-1,成为了苏联陆地上的“日炙”。

  TOS-1与常规喷火器不同,不是直接喷射已经点燃的高能液态燃料(例如,凝固汽油),而是将高能燃料(三乙基铝,或硝酸丙酯及镁粉)放在火箭弹体内进行发射,在到达目标上空时将三乙基铝或高能燃料的混合物喷洒到相当大的范围内。这种三乙基铝或高能燃料的混合物无需点燃,遇空气就着。所以,在TOS-1火箭弹落点附近,会急剧燃烧耗尽空气中的氧气,还会在瞬间形成负压,能撕裂眼睛、肺、耳膜和其它内脏等人体器官,哪怕躲在掩蔽工事或地下室中也无法幸免遇难。所以,敌方人员不是被烧死就是因缺氧而窒息死亡。

  此时,正在阿富汗作战的苏联军队,面对利用山地进行伏击的阿富汗游击队,似乎难以应付。所以,在1988年12月到1989年2月,苏军试验性质地将两辆TOS-1喷火坦克部署到了阿富汗,并参加了恰里卡尔河谷和萨朗以南的战斗。苏军记录显示,这些战车上的温压弹药产生的空气冲击波和从周围山谷岩壁中产生的多重反射,对敌人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不过,随着苏联从阿富汗撤军,苏联除了将TOS-1带回国内之后,将各项数据也带回了苏联。不过,苏联还来不及将这些数据进行用于对TOS-1的改造,苏联就宣告解体,而继承了苏联绝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成立了。俄罗斯在完善了火控系统,将火箭弹配弹降到24枚,但增加了火箭弹射程,从最初的射程在400—3500米之间,提升到了4500米。这款被称为TOS-1A喷火坦克,据俄罗斯军方,仅用一辆就能够齐射24发带燃烧弹头或温压弹头的重型火箭弹,在7秒内摧毁一个小型村落和较大范围的集群目标。

  TOS-1A诞生后,俄罗斯将其运用到了车臣战争中,发挥出了巨大威力。之后,为了出口创汇,俄罗斯将T-72A底盘更换成了T-90坦克的底盘,出口到了多个国家。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俄罗斯就开始为叙利亚提供TOS-1A喷火坦克,在与反对派的作战中虽然在精度上有所欠缺,但是巨大的威力和杀伤力弥补了这一不足。

  如今,叙利亚和俄罗斯正在发动解放叙利亚的最后一战——伊德利卜战役,相信陆地“日炙”会继续展示自己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