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就是十二种不同的人生

红楼梦和金瓶梅一样,被定义为人情小说,它们之所以畅销不衰,是因为它说的人情,就在我们生活之中,随处可见。无论何时,只要人类还在,它就一直存在。

  

曹雪芹为什么要写金陵十二钗,他想表达的也许是闺中女子不同的美和优秀,但在我们今天来看,十二钗却似乎又代表着十二种不同的生活状态,即十二种不同的活法。

  

林黛玉:天性率真,活出自我。

  

黛玉的一生,爱的真,恨得真,待人真,活得真,她的一生,贵在一个真字。生活中的很多人,一生活的累,不是因为忙碌,而是因为要带着面具生活,但黛玉的真,正在于她活出了自己。

  

即便是寄居在贾府,即便有诸多的不得已,甚至“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但她依然敢爱敢恨,开心时便笑,伤心时便哭,无以派遣时便寄情诗词,从来不会掩饰自己,更不会讨好任何人。

  

薛宝钗:知书达理,成熟稳重。

  

宝钗出场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女,但却已经很成熟,这是环境所迫,在单亲家庭中成长的她,没有选择。就像生活中的很多人,也许今天你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但明天你已经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

  

与黛玉不同的是,宝钗为了家族生意,为了哥哥的不能依贴母怀,她必须要做一个懂事的孩子,要早早地丢弃少女生活,装成大人模样,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撑起整个家。尤其对于客居贾府的他们来说,更要格外注意言行分寸,稍有不慎,就会落下话柄。

  

贾元春:牺牲自己,注定命运。

  

贾元春的一生,可悲可叹,她是个懂事的孩子,为了家族繁荣,为了百年基业,她把自己交给了家族,奉献了自己的一生,自己却从未有过幸福。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人,为了让父母顺心,让家族脸上有光,选择牺牲自己,成全他人。

  

回过头来想,无论贾元春是否牺牲自己,家族都无法避免没落的命运。倘若她再自私一些,或者更勇敢一些,结局可能就会不一样。当然,出生于贾府,她无法选择,进宫做女史,她亦无法选择,有些人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

  

贾探春:胸怀大志,不甘平庸。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生活中,往往正是那些出身不高的人,却有着别人想象不到的鸿鹄大志,探春虽然出身不高,但老鸨窝里出凤凰,她却不甘平庸,更不愿一辈子抬不起头,她是个胸怀大志的女子。

  

探春的抗争和对命运的不屈服,告诉我们,幸福不会从天而降,他人的敬重也不是生来就有,而是要凭着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去赢得。英雄不问出身,有能力证明自己,谁也不会小瞧你。

  

史湘云:洒脱不羁,笑中带泪。

  

俗语说,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那么何不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湘云正是这样的女子。她从一出生,父母就不在了,自小跟着叔叔一家生活,这样的生活不仅没有让湘云悲苦自怜,反而养成了她阔大宽宏的乐观性格。

  

论起出身和命运,谁也没有湘云可怜,“襁褓中,父母叹双亡”,但她不仅没有因此消极悲观,更没有以泪度日,她所到之处,总能给人带来欢乐,谁也不相信这是一个早就没了父母的孤儿。生活态度决定一切,湘云的洒脱不羁,男孩儿般的爽朗性格,让她的人生与众不同。

  

妙玉:品位不俗,深藏不露。

  

身在空门,心在红尘,说的是妙玉,但抛开一切成见,不得不佩服妙玉。她有着不俗的品味,不一般的出身,即便是喜欢一个人,也因自己的一身傲气,不肯轻易表露。虽然遁入空门,是为活命,有不得已处,但她依然活的与众不同。

  

现在有不少人看透了人情世事,或者因为某些无法告人的原因,不愿去喧嚣的大城市,而是选择了隐居山林或避祸僻壤,过着一种半出世半入世的生活,偶尔有几个朋友到访,一起品茗谈诗,没事的时候或静读或打坐,也算得上是一种别样的精致生活。

  

贾迎春:随波逐流,处处低头。

  

生活的车轮泥沙俱下,滚滚向前,有人奋力抗争,也有人随波逐流,贾迎春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她自知无力去改变现实,但又无法逃避生活,于是选择了随波逐流,安于现状,接受生活给予的一切,好的或坏的。

  

我们的身边,很多人这样活着,他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自身安好,不管他人死活,甚至不会为自己去争取什么,总是把自己藏在人群之中,事事忍让退缩,即便被人欺负,也不会出声,而是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有多少人活在这样憋屈的生活之中?

  

贾惜春:远离是非,独善其身。

  

红楼梦里惜春一直是个长不大的小姐,但人小心不小,她很有主见,绝不会被人所左右。她爱惜自己的名声,不会主动去招惹是非,更不会让是非沾上自己,所以当她听闻宁府的种种不堪的传闻时,第一时间选择独善其身。

  

生活中也不乏这样的人,我们不会去主动作恶,但当有是非沾上自己的时候,我们多半不会想着去理那是非,而是赶紧让自己从是非的旋涡中跳出来。当我们不屑于同流合污,或者没有能力去清除污垢之时,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保持自己的清白。哪怕被人说无情也好,绝情也罢,你没有害人害己,只是爱惜自己的名声,何错之有呢?

  

王熙凤:风光无限,晚景凄凉。

  

王熙凤的一生,活得风光无限,大权在握,呼奴呵婢,享尽了豪华奢侈的生活,但她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够御夫,即便再好妒,再吃醋,她也无法让丈夫对自己一心一意,因为她太强势,强势到丈夫都要对她忍让,结果却换来了晚景凄凉。

  

生活中很多这样的女子,自己争强好胜,风头完全盖过了丈夫,让丈夫没了男人的尊严不说,还处处不许丈夫跟任何女子接触,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贾琏的数次出轨就是很好的例子。这样的婚姻,看似风光无限,门当户对,但却不能长久,甚至不得善终。

  

巧姐:看透世情,荆钗布裙。

  

巧姐虽然在十二钗中是年龄最小的,且原著中也没有说一句话,但从她的判词我们可以看出,她最后被刘姥姥救出,跟着回了乡下,过起了纺绩的农家生活。而从她的曲词里,我们看得出,她是看透了世情的。

  

从前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一旦落难,才看出人的心肝长短,认清身边人的本来面目,所以她劝人要济困扶穷,这正是看破世情之后的智慧。贾府败落后,巧姐过起了荆钗布裙的农家生活,与其说她是逼不得已,倒不如说是她经历了一番困难之后的自我选择。

  

李纨:辛劳一生,晚来荣光。

  

无论在什么时候,单身母亲的日子都不会好过,李纨年纪轻轻就守寡,一辈子没有改嫁,既是不能,她也不会,因为母凭子贵,她要把唯一的儿子教养成人成材。只有儿子有出息,她这个单身母亲才会有出头之日。

  

生活中有多少人因为不爱而离婚,又因为孩子而选择单身?李纨把她的一生,都留给了儿子。课子读书,陪侍小姑,侍奉公婆……李纨的一生,从贾珠死亡,就没有一天是为自己而活,但为了孩子,她心甘情愿。尤其能亲眼看到孩子有出息,一切于她,已经知足了。

  

秦可卿:皮囊虽好,究陷风流。

  

很多人为秦可卿洗白,在曹公笔下,她位列十二钗之末,本就是涉淫之人,但不能因此说她是个坏女人,成人的世界,没有对错,只有利益驱使下的各种选择。

  

秦可卿选择了放荡不羁,选择了任性风流,与公公,与小叔子,与一切她想要的,东窗事发,她自然要为自己的选择埋单。生活中,这样的人往往有能力,有魄力,知道自己要什么,为了得到,会不顾世俗眼光去争取。一旦为世所不容,她一样可以选择从容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