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画苍生画鬼神,古代志怪题材的现代魅力

今天刚上映的一部志怪题材电影《镰仓物语》,讲述了一个推理作家与妻子进入了一个妖怪世界镰仓,主角正和奋不顾身闯进黄泉拯救妻子的故事。

志怪题材一直深受许多人喜爱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人们把自己看不见、摸不着、无法控制的力量统统称为妖怪。于是妖怪题材的艺术一直盛行。

日本志怪

日本的鬼文化很丰富,据当地研究者调查,日本的鬼70%来自中国,20%来自印度,10%才是日本本土妖怪。

比如天狗原是来自中国《山海经》中的犬怪。传到日本后,渐渐和佛教中的天魔、神教中的山神等结合起来,融合成为现代的形象。而春分时“撒豆驱鬼”的活动,则起源于中国古代的追傩仪式。善画鬼的日本画家也不在少数。

鸟山石燕(1712-1788),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画家。在狩野派的门下学习绘画,同时师从俳句大师东流斎燕志学习诗歌。因为安永5年(1776年)完成的《画图百鬼夜行》三部曲的影响,他作为专门的妖怪画家而出名。之后他又创作了《今昔画图续百鬼》、《今昔百鬼拾遗》、《画图百器徒然袋》(均为三部曲形式)。

《新形三十六怪撰》(部分)

月冈芳年(1830-1892),又名一魁斋芳年,晚名大苏芳年。日本江户时代末期著名浮世绘画家。芳年十一岁时入歌川三代国芳门下学习浮世绘,成为由国芳确立的“武者绘”继承者,后来又学习西洋素描、解剖、透视,并将之溶入浮世绘创作。他也是擅长画鬼怪类的题材。代表作有《新形三十六怪撰》等。

中国志怪

中国人对于鬼的探索从很早便开始起来,早到在甲骨文中便出现了“鬼”字。它们离我们很近,因为周围总有人不断的逝去,它们又离我们很远,因为我们中的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接触也不可能接触过它们。所以绘画便成了它们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最好形式

罗聘《钟馗嫁妹》

《后汉书·张衡传》云:“画工恶图犬马,好作鬼魅,诚以事实难作,而虚伪无穷也。”《韩非子》云:“狗马最难,鬼魅最易。狗马人所知也,旦暮于前,不可类之,故难。鬼魅无形,无形者不可睹,故易。”这两个文献道出了画师们好画鬼魅的原因,因为看不清摸不着,所以怎么发挥都是可以的

敦煌壁画包括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安西榆林窟共有石窟552个,有历代壁画五万多平方米,是我国也是世界壁画最多的石窟群,内容非常丰富。和鬼相关的主要为以佛菩萨超度亡魂为主题的壁画。

永乐宫壁画位于山西省芮城的永乐宫(又名大纯阳万寿宫),其艺术价值最高的首推精美的大型壁画,题材丰富,画技高超,它继承了唐、宋以来优秀的绘画技法,又融汇了元代的绘画特点,形成了永乐宫壁画的可贵风格。

由于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对已逝先人们的追思,中国人对于鬼的探索从很早便开始起来。鬼是古代先人根据某种信息而制造出来的,他们赋予鬼巨大的权威,虔诚的祭祀在祭坛之下希望得到赐福

于是在现代,一些有趣有吉祥寓意的小妖怪被赋予可爱的模样,被画家们作于画中,象征平安和吉祥青年艺术家林于思,就是这样一位将志怪题材融入了中国画里的艺术家。

林于思《钟馗》逵园艺术馆推荐

林于思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青年画院画家、广州画院特聘画家、广州美术学院外聘教师。

看过艺术家林于思作品的人,多数都认为他作品的颜色清爽、朦胧,使人很快就能进入他虚幻的故事中。林于思的作品也常常以孤独及富有诗意的艺术表现形式使人浮想翩翩。

林于思

林于思 《吞云》逵园艺术馆推荐

林于思《大人您请》逵园艺术馆推荐

林于思《采芝图》逵园艺术馆推荐

林于思《借岛》逵园艺术馆推荐

小妖怪们被赋予了人的形象和动作,有的在采灵芝、有的在喂食宠物、有的在逗乐等等,这些生动活泼的妖怪,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可怕,相反它们充满乐趣和童真,让观者融入这些充满童趣的氛围,看见这些妖怪的样子,不禁也会被他们逗乐。

虽然现在人们已经认同了鬼的不存在,但是由其强大的渗透力,绘画便成了展现鬼怪在人们面前的最好形式,虽然本义渐退,“志怪”的文化仍然受到现在人们的喜爱!

林于思原创艺术微喷版画

寻找更多充满了乐趣的志怪画

“藏拍客”微店已经上线

点击二维码长按进入

更多作品,敬请期待

-END-

文/里木

图/本刊编辑部

今日编辑/里木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

《收藏/拍卖》杂志现进驻媒体平台有:微信公众平台、今日头条、网易艺术、新浪微博、搜狐新闻、腾讯天天快报、大粤艺术、一点资讯、雅昌艺术网、时代财经APP等主流媒体平台,部分文章同步更新,形成新一媒体传播矩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