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数千教师上万山区孩子开展专业阅读,他在推广阅读中照亮他人

作为一名教过初中、高中,曾指导大学生开展小学教育教学的大学教师,郝晓东一直以来都肩负着一种使命感。作为“未来教师”的老师,郝晓东深知专业阅读的意义与价值,在自我成长的过程中,他以赤忱之心与勤勉之行推广阅读,为师范生培养与农村教育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郝晓东山西省忻州师范学院教师,中国陶行知研究会理事,《教师博览》杂志签约作者,忻州市教学能手,忻州市特等劳模。

9月1日,山西忻州,小雨。

晚7点,定襄县职教中心教师郭小琴与同事依旧如往常一般驱车30多公里到达忻州参加“常春藤读书会”。当晚,大家共读的是里尔克的《给青年诗人的信》。

这个由山西省忻州师范学院教师郝晓东发起的民间读书会,吸引了忻州市100余名中小学教师。读书会以开放、自由、公益、深度为原则,每周举行一次,每次3个小时。即便是暑假期间,读书会也未间断。

郭小琴还有3年就退休了,她笑称自己加入读书会是“不想随随便便地老去”;“没有一天不热爱教育”的忻州师范学院教师柳晓红坦言,读书会让自己跳出舒适区,能够度过“3个小时纯粹的阅读生活”;而忻州二中教师王晓娟则一直在寻找与学生生命共鸣的最佳方式,她说,读得越艰难,内心越坚定。

里尔克在给青年的信中写道,“感谢你博大而亲爱的信赖,此外,我能做的很少。”郝晓东也有同感,看着教师们如此喜欢读书会,信赖自己,他感到“自己能做的很少,更多的是教师的自我塑造。”

这个假期,郝晓东几乎不曾闲下来,除了“常春藤读书会”的日常活动之外,应广大家长要求,他还组织了中小学生读书夏令营。对于这种忙碌的生活,郝晓东似乎已经习惯了,于他而言,“看着每日的时间白白流逝才是最痛苦的”。

郝晓东好像一直都是特别忙碌的。作为一名教过初中、高中,曾指导大学生开展小学教育教学的大学教师,郝晓东带领2000余名大学生在海南省五指山市和山西省原平市的100多所乡村学校实习支教,为大学生开展了近200场专业阅读,通过组建教师读书会、网络授课等方式,指导4000余名在职中小学教师开展专业阅读,与实习支教大学生在农村学校组织、指导上万名山区孩子开展广泛的课外阅读……

重新发现自己的使命

出生于乡村教师家庭,父亲是一名小学校长,大学考入忻州师范学院,日后成为一名教师,对郝晓东来说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他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热情并不高”。

作为忻州市唯一的高等师范院校,忻州师范学院把“为基础教育服务,为山老贫困地区服务”作为办学指导思想,并于1997年9月正式启动了扶贫顶岗实习支教工作。1998年,郝晓东作为一名支教生走进熟悉的乡村。学生们一如自己当年那样充满对知识的渴求,临别时,师生含泪告别。郝晓东向学生承诺,毕业后一定会再回来。

郝晓东没有食言,毕业后的他真的成为一名乡村初中教师。而后,又在城区高中任教。

在高中教书的近10年生涯中,郝晓东一再遭遇课堂教学提升中的瓶颈。初为人师的几年,郝晓东基本上是把教参的解说搬到课堂上,进入高三,便带领学生进行大量的应试训练。教过两轮高三后,郝晓东对自己这样的教学方式非常不满意。

四处观摩了不少名师课堂,也通过教学杂志琢磨了一些教学设计,“但由于没有研读过几本经典书籍,导致专业知识不扎实、不丰富、不准确”。2009年,在职业困倦期,郝晓东遇到了“新教育”。“宛如山中迷路者寻觅到外出的山路,宛如夜行者看到了灯火”,郝晓东每每谈及“新教育”带给自己的影响,常会引用斯蒂芬?茨威格的一句话:“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

乔布斯说,“你须寻得所爱”。郝晓东说自己很幸运,这个问题在年近不惑之年时得到了解决。“教育是我所爱,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教师是我所求。”于是,他开始“穿越了不起的书”。仅《构筑理想课堂》一书,郝晓东就用了3年时间反复啃读、做批注,按照书上讲的去一点点尝试。

许多时候,郝晓东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要穿越这些经典书籍,意义何在?拿什么来说服自己把生命交付于教育,把心灵完全献给学生?是什么让自己可以一次次鼓起勇气重新开始?此时,帕克?帕尔默的话进入了郝晓东的视野,他说:“真正好的教学不能降低到技术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自于教师的自身认同与完整。”

不断调整与完善自己,既是郝晓东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对自己的要求。

除了阅读,郝晓东2011年正式成为新教育实验网络师范学院的研课讲师,主持语文课程研究。在3年研课过程中郝晓东发现,理想的课堂应该是充满生命活力的,理想的教师应该是摒弃了经验主义的专业性教师。课堂教学不仅应该实现知识的重现,还应该实现学生与教师生命的复活。

将年轻的生命编织在青山蕉林

精神有了可安放的家园,现实的挑战却从未停下。2010年,郝晓东从高中学校被抽调到忻州师范学院工作,从此开始了人生中一段难忘的时光。受学院委派,郝晓东独自一人带着23名大学生走出太行山,千里迢迢远赴海南岛五指山市的黎村苗寨开展实习支教工作,一去就是两年。

那是一段清贫而又丰饶的时光,是一段纯粹而激情燃烧的岁月。

带领大学生实习支教,郝晓东是驾轻就熟,闭上眼睛都知道怎么做。但作为学院第一个走出山西远赴海南的实习支教队长,他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五指山人根本不知道忻州师范学院在哪里,更不用说了解,一切都得靠自己打拼;虽然熟悉山西农村情况,但五指山少数民族山区的教育状况与内地有很大区别;海南的气候、饮食、文化、语言与山西有很大差异;学院领导高度重视,一定要在当地创立忻州师范学院良好的品牌声誉。

当然从工作来说,想轻松也能轻松,只要保证支教大学生安全,随时和各级领导保持沟通即可;但如果想做出一番成绩,也有相当大的自由空间。郝晓东深知,平台有了,能做多大,完全取决于自己。

实习支教大学生分布在5个乡镇的中心学校任教,郝晓东也住在其中的一所番阳中心学校,与大学生同吃同住。屋内一桌、一椅、一床、一电脑,床上是草席、枕头、毛巾被,除此外就是一大堆书。身处异地,没有家庭琐事的缠绕,没有人情往来的牵系,生活简单得像屋外光溜溜的槟榔树。

那时,郝晓东的工作就是巡回在5所学校之间,听课、管理、指导。白天穿梭在五指山青山绿水椰风蕉林之间,晚上孤灯独坐沉浸在与古今中外哲人智者的对话之中,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读书、工作、生活完全融为一体。

虽然带领一个团队,但实习支教大学生分布在不同的学校,彼此很少往来,更不必说相互了解,而郝晓东也不可能终日与所有大学生生活、工作在一起,如何才能加强交流沟通,更有效及时地指导工作呢?受新教育“网师班会”的启发,郝晓东开始以写信的方式,将日常教育教学工作中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写出来。同时,以此指导大学生在自己的教室内组织新教育“每月一事”主题活动,开展“晨诵、午读、暮写”课程,举行“月末庆典”仪式,等等。信件每周一封,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分布在各所学校的实习支教大学生。日积月累,郝晓东陆陆续续写了近10万字。

从《自由意味着什么》《请把你的光散发出来》,到《还是要回归课堂》《教学中的六个问题》,再到《仅仅懂得读书是不够的》《抵御心灵的麻木》……除了鼓励与表扬,郝晓东给予支教学生更多的是专业上的指导,生活中的关爱。

这些信件,以实习支教带队指导工作为基础,围绕初登讲台教师的教育教学工作,以新教育理念、方法为指导,从成长、阅读、管理、课堂等方面探讨了青年教师的生命成长、专业发展、阅读写作、团队精神、工作品质等话题。

在实习支教过程中,大学生们经常问郝晓东:“课堂秩序混乱,我如何才能管住学生?”郝晓东在给学生的第16封信中给出了解答,他说,“这个‘问话’就是问题的根源”。在郝晓东看来,把课堂定位在“管”,这种观点背后的思维假定是:课堂纪律不好,是学生的问题,老师是没有问题的。于是,教师执着于寻找策略,却会发现,越治理,新问题越多。课堂秩序,主要在“理”而不是“管”,课堂生动丰富了,学生的注意力自然会被吸引到知识的周围。课堂“失序”恰恰是学生思维自由的表现,最佳的课堂效果应该是活跃但不混乱,严肃但不僵化。

“我们往往认识不到思维自身就是问题之源,专业发展之所以难,就难在突破、完善自己原有的认知结构。”但是郝晓东知道,在实习支教的短时间内,给大学生提供一些建议、推荐一些书籍还远远不够,成长是一个艰难的穿越过程,每个人的专业发展路径都是独一无二的,所谓的学习,只不过彼此启发而已。

郝晓东时常自省。他常说,我们的课堂还非常粗糙,我们的经验还微不足道,我们对知识的把握还亟待提高。这种自省精神,也潜移默化地影响到支教大学生们。为期半年的实习支教生活将结束时,学生吴瑞楷坦言:“我的工作热情丝毫未减,却一天天地感到力不从心,越来越外行了。我在教育孩子的同时,自己的内心在常常受到教育——被教育对象(学生)教育。直到现在,我才初步体会到爱与教育的相互关系。”

共读、共写、共同生活

在带领实习支教大学生成长的过程中,郝晓东也不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突破自己的认知结构,他开始通过组建教师读书会、网络授课等方式,指导在职中小学教师开展专业阅读……

从海南五指山回来不久,郝晓东的工作单位随之变动,从原来的高中正式调动到母校忻州师范学院。

不久,郝晓东又赴原平市继续带领大学生实习支教。工作性质虽然不变,但与五指山支教相比,有许多显著不同。最主要的是人数增加,五指山支教时,仅有几十名学生,分布在六七所学校,而在原平,有近400名大学生分布在100多所乡村学校。

郝晓东开始在团队中试行后现代管理模式。强调对思想、观念与心灵的尊重,强调观念管理、自我管理、情感智慧管理、支持式管理、信仰管理,旨在让每一个人在轻松的环境中快乐地工作,并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和潜能。通过“底线+榜样”,构建团队文化;通过“共读共写共同生活”打造专业学习共同体。“我们不以‘生产效益’、成功率的最大化为目标,而是以生命的真正成长,以及在工作中发掘人生的幸福为目标,其他声名、物质财富则是这种追求的副产品”。

每学期,郝晓东都要求实习支教大学生开展构建“书香班级”活动:建立班级“图书角”,组织学生到图书室借阅图书,定期举办故事会、朗诵、演讲,每学期末评选“阅读之星”……8年来,郝晓东与2000多名实习支教大学生在农村学校积极倡导、组织中小学生开展阅读。

郝晓东特别关注团队成员的生命状态,他认为把自己打理好,不纠结了,工作状态也就高涨了。为了让每个生命豁亮,除了共读、工作,郝晓东积极在团队中营造和谐的人际关系:工作中,一起听课,一起下乡,“战友”离开,会组织朴素而隆重的庆典,共诵诗歌。由此,生命就这样相互编织在一起。

体会到工作的意义,进而擦亮生命,发现自我,是郝晓东一直以来带团队的重要目标。忻州师范学院教师张庆瑞从2013年起跟随郝晓东一起阅读、支教,他说:“从郝晓东那里才懂得专业阅读的意义,也开始明白支教队的责任不只是管理。”曾经在专业上遭遇瓶颈,在生活上无车无房无爱人的张庆瑞,如今笑称自己不但有房有车有妻有子,还看到了专业发展的绚丽多彩,“感谢生活的打击,让我的生命如此不一样”。

一名普通的高校教师,因机缘巧合走出中学语文课堂,在黄土高原和南海之巅的农村学校与大学生一起支教,在阅读中点亮自己,在推广阅读中照亮他人。这是郝晓东对自己的总结,而在新的时代,他的期望是,用赤忱之心与勤勉之行继续推广阅读,为师范生培养与农村教育发展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你问我答

1.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答:写作。渴望能书写出理性、专业、充满洞见的文章,探寻教育之道,呈现教育之美。

2. 你最欣赏的以改革知名的学校是?

答:南明教育集团所办的运城国际学校。

3. 如果给你足够的权力,你会将自己的课堂变成什么样?

答:其实课堂的样子与权力关系不大,与专业能力有关。我理想的课堂是像原始人围在篝火四周一样,师生围绕在知识——这一伟大事物的周围,探究知识的魅力,品尝智慧的芬芳。

4. 学生的哪一句话曾让你心灵触动?

答:在海南带大学生实习支教时,我组织大学生共读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一开始许多学生读不懂,没兴趣读,到后来渐渐感兴趣,并乐此不疲。期末放假,一位数学系学生对下一批同学说:你们一定要享受郝老师组织的共读。

5. 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答:惭愧,现在还没有哪个成就能配得上“伟大”一词。如果说一点微薄的成就,就是用自己的行动影响了一些朋友喜欢上阅读。

6. 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评估的?

答:我不清楚这个话题是针对哪个群体来说。如果从学校来说,是老师对学生的爱被过高评估了。教师最深的爱,基于一种悲悯,这需要修炼。

7. 你做过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答:刚教书第一年,有热情但缺乏专业。管理方法简单,甚至体罚学生。

8. 用三个词概括你自己。

答:执着,也可说固执、上进、内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