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关税红利受阻汇率因素,平行进口车进入艰难时刻

受到降税、贸易摩擦、汇率、环保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平行进口汽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

9月14日,第一财经记者走访广州港南沙汽车码头,这里是仅次于天津口岸的第二大平行进口汽车口岸,目前该码头已有11家企业获得平行进口汽车试点企业资格。广爵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爵汽车”)总经理刘耀辉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以“苦不堪言”来形容今年的平行进口市场。

今年5月22日,国家财政部发布公告,自2018年7月1日起,汽车整车税率从25%下调至15%,汽车零部件税率同时下调至6%。

受此消息影响,6月份经销商放缓进口节奏,消费者持币待购,使得6月平行进口汽车进口量大幅下跌。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6月份共进口平行进口汽车1121辆,同比下降92.2%。综合1~6月来看,平行进口汽车共进口5.95万辆,同比下降24.0%,占进口总量的13.1%,相比2017年全年的14.2%,下降了1.1个百分点。

7月政策执行后,预期中的销量爆发却并未到来。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我国对进口车中的美产车征收40%的关税,这直接导致平行进口汽车中相当大一部分受欢迎的主流车型价格上涨,进而降低产品竞争力。

刘耀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宝马X5、X6,奔驰GLE、GLS等车型已经不敢采购,而享受15%关税的非美产车也因为汇率的过度上涨抵消了降税的红利。

“年初的汇率在6.3左右,现在已经到6.9左右。3万多美金的车降税后也需要2万多,加上汇率和其他成本增加,某些车型的价格甚至比降税前还要高。”刘耀辉说。

除了贸易摩擦和汇率上涨,国家暂停3C认证和对环保要求的提高,以及一些主机厂收缩我国平行进口车的主要来源地——中东地区的产量,都使得车源进一步紧张,经销商不敢拿货,进港的车录不了号无法销售,即便卖了也可能上不了牌,销售平行进口车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量做不上去,就必然影响利润。刘耀辉给记者举了个例子:丰田霸道7标配去年卖37万多,利润约为2万,今年卖44万多,利润只有1万,由于量少国外的经销商也没办法给优惠

如今,本该是“金九银十”的销售旺季,许多经销商却陷入了“无米下炊”的窘境,许多车停在码头等待3C认证重启后报关进入销售渠道。

广州港南沙汽车码头相关管理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1至8月份,该码头已进口平行进口车9836辆,同比增幅17.26%。如果平行进口车市场预冷将对码头收益产生影响,目前南沙平行进口汽车展览中心可同时停放4000台商品车,并兼备自贸区出口监管仓及进口保税仓功能。

“原则上保税期为3个月,有需要可申请延长。”该管理人员说。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进口车委员会主任王存曾公开表示,整体来看,关税下调政策无论是对平行进口车销售,还是平行进口都产生巨大的影响,预计今年平行进口不会有太多好的增长。

刘耀辉则表示,下半年主要以消化码头存量为主,未来平行进口汽车价格上不会有太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