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剧本,才能打动挑剔的王思聪?

文丨稻草人七七

在过去的一年中,王思聪创办的香蕉影业活力四射,“新导演掘地计划”振臂一呼便引来812位青年报名参赛,著名电影人黄建新、刘伟强、焦雄屏等悉数出席掘地计划颁奖典礼,为16名脱颖而出的新导演颁奖。随后香蕉影业又举办了导演精英班,先后邀请了包括谢飞、陈可辛、黄建新、鲍德熹、焦雄屏、马楚成、马伟豪在内的诸多前辈来为这些新导演授业解惑。

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香蕉之夜”上,万达、华谊、华纳、新丽等电影巨头齐聚一堂,来共同见证香蕉影业面向行业的初次亮相。在活动现场,香蕉影业宣布启动“新编剧圆梦计划”,大力扶持青年电影编剧,著名编剧陈文强、束焕、周智勇、袁媛也前来助阵,表达了对该项计划的肯定与期许。

香蕉影业为何推出“新编剧圆梦计划”?与其他扶青项目相比,圆梦计划有哪些优势?又是怎样的剧本能够在圆梦计划中崭露头角,打动挑剔的王思聪?

新人编剧道阻且长

实力派香蕉影业为新人新作保驾护航

近两年,电影行业喜报频传,继去年全国电影总票房斩获559亿后,今年前8个月的电影总票房又达455亿,再次突破历史创新高。不过,在我们为总票房收入的增长而庆贺之时,不能忘记国产院线电影的原创力依然贫弱,虽有《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我不是药神》等原创爆款的诞生,但总体上的情形仍不容乐观,大量平庸甚至是不及格的影片,正在让审美水平渐渐提升的观众失去耐心。

原创力贫弱的背后,是创作人才的匮乏。行业中的许多有识之士早已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在近些年中,各类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虽然最终的成效千差万别,但总算是在行业中点起了星星之火,即便尚无燎原之势,也可为青年导演们送去温暖与希望。

与导演们在各类扶青项目面前“挑花眼”的局面比起来,电影编剧的身影则落寞得多——针对电影编剧的扶青项目相对稀缺,扶持力度也多有不足,很多时候编剧们即便是入了围获了奖,自己的剧本还是得摆在案头,难以走向银幕;又或是能够凭借奖项的影响力,得以参与一些院线电影的创作,也多半是需要在各方声音的支配下充当有技术的码字机,事后还难能在银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

新人编剧自己难出头,就不得不投在已经有所成就、手握较多资源的编剧门下,与其门下的小团队并肩作战,最后为形势所迫看淡署名,在编剧费中分得一小部分来维持生活,苦盼来日能自立门户。然而能通过这种方式在短期内名声鹊起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编剧的奋斗岁月都是充满坎坷与重压的:没有固定的收入和社保,签好合同的剧本也可能易主或夭折,创作时间被不靠谱的会议占去多半,每每熬夜赶工透支身体,交稿后还未来得及休整,就又要随着资方的朝令夕改反复调整剧本…

一方面是片方在抱怨编剧人才供不应求,另一方面是新人编剧正在苦盼良机,如此吊诡的局面,不得不说是行业壁垒所致。没有机会推出院线代表作的编剧,总是难以得到资方信任,陷入越没机遇便越没机遇的死循环。而一些经验丰富的编剧,终日被约稿人踏破门槛,因接连赶工而无暇深入思考与精雕细刻,甚至不能保证原创性,导致侵权事件在业内此起彼伏。

一向对电影充满了热爱的王思聪,自然会关注到编剧们的生存之痛以及种种行业乱象所带来的弊病。他曾明确表态,称愿为电影行业的长远发展考虑,来做扶青项目不为盈利,而是想为整个行业的基础建设贡献力量,“我们做很多事情的效果都不是立竿见影的,甚至不少都是在赔钱做,但我们一定要做,因为这是在给未来打基础。我一定要拿作品说话、拿最终效果说话。”

显而易见的是,若想提升电影的水平,就一定要注重剧本的质量;若要夯实整个行业的基础建设,就一定要聚焦比导演人才更紧缺的编剧人才。所以,敢想敢干的香蕉影业在“新导演掘地计划”收官以后,又发起了力度空前的“新编剧圆梦计划”。

这项“新编剧圆梦计划”可说是一个弥足珍贵的扶青项目,这样说不仅是因它奖赏丰厚,6位入围编剧不仅能够分享630万的巨额奖金,还能得到知名剧作家的亲自指点;更是因它有实力、有愿望投拍入围剧本,将获奖剧作搬上银幕。香蕉影业虽然是成立于2017年的一家新公司,但它作为王思聪香蕉计划旗下的第四大板块,其财力之雄厚和实力之强大不言而喻,不仅能够保障扶青计划的如约履行,后续的影片制作与发行等,也都鲜有后顾之忧。这样力度空前的扶青计划的推出,堪称是青年电影编剧的福音。

寻找有趣的年轻心脏

王思聪的选片标准很不一样

年轻人是影院消费的主力军,得年轻人者得天下。当下中国的年轻观众,是看着世界各地的优秀影片成长起来的,想要吸引他们的眼球,本就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再加之网络文学、B站视频、日漫等文艺作品的长期滋养,更使得他们的审美有别于上一代人,创作者需有一颗有趣的年轻心脏,才能获得青年观众的青睐。

而王思聪创办的香蕉影业正是一个洋溢着青春朝气的影业,公司运营团队的平均年龄只有26岁,年轻的他们以“正能量、年轻向、反套路、有个性、有意思”为风格定位,致力于生产年轻人喜欢的影视内容,在行业中打出独属于自己的标签。由香蕉影业发起的“新编剧圆梦计划”,自然也是这一指导思想下的项目。

虽然“新编剧圆梦计划”不向艺术片或严肃电影伸出援手,但香蕉影业的扶青计划同样有着自己的电影情怀。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曾言,“我们中国电影要和世界电影抗衡,和好莱坞电影抗衡,核心就是要比拼创作类型片的实力,所以我们就是要发掘商业类型片导演。” 的确,艺术片也只是一个“分类”,而不是“头衔”,商业片是市场的主体,将商业片的剧作质量提上来,不让国际大片独揽银幕,令年轻人对中国原创商业片恢复信心,把他们从国际大片、外国剧集与其他娱乐形式那里争夺回来,也是中国电影人的当务之急。

商业类型片虽有着源远流长的创作程式与技巧,但也需要以创新和创意来打破年轻人对国产电影的审美疲劳。纵观去年“新导演掘地计划”所推出的16部短片,不乏奇思妙想之作,本次的“新编剧圆梦计划”在选拔方面做出了“少而精”的调整,堪称是一个明智之举。期待香蕉影业此次能够集中力量,早日扶持新编剧推出院线长片,在英雄不问出处、网罗奇思妙想的方针之下,为中国原创商业片找到新一代的引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