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战争片,比《辛特勒的名单》更触动人心!

有句话讲:当一个人绝望时,会紧紧抓住每一根稻草。

这是本能的自救反应。

就比如,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要是溃败的军队,必输的战斗呢?

有些士兵坚定执行当了炮灰

还有些,为了活命当了逃兵

当逃兵,是“紧紧抓住每一根稻草”,话是这么说,但未必是“救命的稻草”——

《冒牌上尉》

这是一部德国电影,故事的背景是二战末期。

《冒牌上尉》,看名字就知道,这个故事跟假冒的行为、上尉的身份有关。

电影的主角叫威利·赫罗德麦克斯·库巴彻 饰演),他是一名逃兵

在当逃兵之前,赫罗德是一名普通士兵,没什么军衔(豁免兵),部队溃败。

他逃跑之后的日子也不好过,被宪兵队追捕时差点丢了小命。

侥幸活了下来,又只得做些鸡鸣狗盗的勾当,月黑风高时流连于各个农舍之间。

某个寻常的夜晚,赫罗德偷鸡蛋时被发现,一同行动的盗友也被气愤的农夫用干草叉生生刺死。

赫罗德可真是太不走运了。

元首的帝国将倾,他不关心,当逃兵只想活命而已;

后方资源吃紧,偷原本就拮据的农家,就图个填饱肚子

霉运太多,也会触底反弹,逃兵赫罗德也不例外。

荒郊野外,阴气沉沉的马路边,他发现了一辆无人的汽车。一番恶狗式的搜刮后,赫罗德得到了两样东西:一篮食物和一身行头

填报了肚子,换上了新装,赫罗德才惊觉,自己捡了一身上尉的行头。但他只是觉得讽刺,这世道,难混。

正当赫罗德感受着这套上尉衣服的干爽、舒适,远处跑来了一个破衣烂衫的士兵,一眼看去就是逃兵的样子。

不等赫罗德开口,那个士兵率先行军礼:列兵瓦尔特·弗莱塔格向您报到,上尉先生

我是上尉……吗?

豁免兵威利·赫罗德摇身一变,成了上尉威利·赫罗德。

列兵(豁免兵)弗莱塔格是他手底下唯一的士兵,同时兼职司机。

这是赫罗德第一次以“上尉”的身份说话,对方原本跟他同等军衔,赫罗德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他发现,真好用

但他对上尉这个身份还不够坚定。

紧接着,一官一卒来到了农夫们活动的酒馆。

赫罗德入场就喊希特勒万岁,满屋子人只有一个压到嗓子眼儿里的声音回应他,店老板告诉他军服在这里已经吃不开了,有人低声附和说:

“尤其是德军制服。”

看到这些农夫对士兵的蹭吃蹭喝如此警惕,赫罗德迟疑过后立刻转换了思路。

他当场宣布,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执行一项特别的命令:清点农夫被逃兵偷抢的财产,并统计相应的补偿额度

赫罗德把谎言说出来,农夫们的反应给足了他面子,顷刻间,满屋子都是希特勒万岁的共振声。

就连非常警惕的店老板,也端上了烤肉。

有好处,大家都一拥而上,谎报自己的损失,谋求更多的赔偿。

此时,赫罗德强迫自己保持优雅的吃相,但他确信了一件事儿:自己变成上尉

当天夜里,农夫们就抓到了一个偷东西吃的逃兵,赫罗德二话不说,走上前就开枪毙了他。

就像个杀伐决断的上尉一样。

给我立正!快点!

赫罗德第一次发号施令,是在离开酒馆后的一个农户家里。

这家人被一群逃兵挟持,逃兵们抢了他们的食物,还要虐待他们。

赫罗德来的正是时候,进屋之后和逃兵们本是枪口相向,但他镇定的喊了一句:

“现在先立正,给我快点!”

对付农民,用安抚;对付士兵,用权威。

赫罗德不但顺利解决了当天的口粮问题,还顺道收编了这几个士兵,扩充了队伍规模。

收编得有名号,赫罗德把酒馆骗农夫的那套在这里又完善了一下,谎称这项特别行动叫H特遣队,自己就是负责人。

随后,H特遣队不断扩充,甚至收编了两个拉着防空炮的散兵。

就这样,赫罗德的谎言越编越大,直到宪兵队发现他没有行军命令时,他干脆声称自己向元首负责,属于最高机密。

赫罗德蒙混过关,但这个上尉的身份,已经和他紧贴上了。

由于汽车没了汽油,H特遣队只得和宪兵队一起前往就近的埃姆斯兰德2号营地。

这个营地,其实就是个拘留逃兵的惩戒性的地方,而抓捕逃兵的宪兵队头子容克上尉,也是片头追捕赫罗德的人。

容克见到赫罗德的时候,他觉得面熟,一时没有记起来。

这是当逃兵后赫罗德遇到的最危险的时刻,他又一次侥幸逃脱,危险的处境告诉他:自己必须是上尉

士兵或死,逃兵必死

2号营地拘押着大量被抓捕回来的逃兵,宪兵队和冲锋队的人等司法部派人过来组织临时法庭,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前线的士兵拼死拼活,死伤严重

这帮被拘押的逃兵反而有吃有喝,不必为死担忧

宪兵队的容克上尉和冲锋队队长舒特,恨不得立刻处死这些被关押的逃兵,但他们没有权力这样做。

既然赫罗德是元首授权的特别行动队,负责的正是后方逃兵对平民的盗窃、抢劫等问题,两人迫切的渴望赫罗德能代为解决。

半推半就中,牛逼吹大了的赫罗德主动承担了就地审判逃犯的工作。

说是审判,跳过了司法部的繁琐流程,就是挖坑处决

接下来的几天,赫罗德指挥他的H特遣队,在埃姆斯兰德2号营地进行了针对逃犯的血腥屠杀

要知道,这场针对同胞的屠杀,离德国投降只剩不到两周的时间。

没有这身军服,赫罗德就是个货真价实的逃兵,这一年,他才十九岁

不用拿年龄或者任何借口给赫罗德开脱,赫罗德当逃兵是为了保命、偷食物是为了保命、假冒上尉一开始也是为了保命,但他无疑是有罪的

只不过,他在酒馆走错了第一步,就有了将错就错的第二步、情不自禁的第三步、不由自主的第四步,直到他变成“埃姆斯兰德刽子手”。

而在不由自主,不得不是上尉之前,他一直都有选择。

同样是一身军服、一个假身份、一群破衣烂衫的炮灰,《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龙文章选择了救人,赫罗德却把他们推进深渊。

区别在于,龙文章是虚构的,赫罗德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赫罗德真的应该承担所有的罪责吗?

他是埃姆斯兰德刽子手,得为125条死去的人命负责。

真的要赫罗德一个人负责吗?

显然,《冒牌上尉》的着力点压根就不在赫罗德的罪名落实上,电影真正的目标,是那些看不见的共谋者们

从第一个跟班弗莱塔格酒馆老板逃兵小队冲锋队队长舒特容克上尉,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面前的上尉是个冒牌货。

赫罗德假装的并不高明,谎话也错漏百出,但是他们为了各自的目的,共同促就了埃姆斯兰德刽子手的“诞生”。

罪名当然不会追责到他们头上,因为他们的罪名是隐性的、不可见的。

类似的事情,历史上发生太多次了,助推德国与日本法西斯的平民,每一次战争背后的利益集团,每一次直接或间接参与屠杀的士兵,甚至是网络暴力的参与者。

1968年3月16日上午,越南战争进入后期,美军上尉欧内斯特·麦地那中尉威廉·卡利带领所属步兵连105名士兵,受命进入美莱4村。

他们收到消息称,这里有大量越共主力活动。

到了那里之后他们没有发现越共,出于报复,杀掉了至少504名平民,这其中大多是妇女、儿童、婴儿和老人。

这就是震惊世界的“美莱村大屠杀”。

1971年,上尉麦地那和中尉卡利接受了军事法庭的审判。

上尉麦地那被判只需为一个越南妇女的死负责,随后被免除处罚;

中尉卡利被判决谋杀102名越南平民,处以终身苦役的惩罚,1974年时被改为10年监禁,后又改为在公寓软禁3年后释放。

参与屠杀的每一个士兵,在隐性的规则中抹掉了罪名,但你知道,他们没有无辜者。

1961年,汉娜·阿伦特以《纽约客》特约撰稿人的身份,现场报道了以色列政府对纳粹战犯艾希曼的审判。

两年后,汉娜·阿伦特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恶”,意指那些“对于显而易见的恶行不加限制,或是直接参与的行为”。

不必说,赫罗德成为刽子手有多少人在背后出力,他们无名无姓,都是“无辜者”;

美莱村惨案,中尉卡利承担了所有罪名,那些机枪对准平民的士兵,都是“无辜者”。

《冒牌上尉》中,赫罗德几乎没有遭到抵制,两个检举他的人也“左顾右盼”。

美莱村惨案发生时,曾有一名叫休·汤普森的飞行员发现这里的情况后,把直升机降落在士兵和平民之间,他说:

“如果你们不停止射杀平民,我会命令机组向你们开火。”

善良的人做出不同的选择,但不必强求每个人做到像休·汤普森一样。

不是要指责谁没有制止,只是希望不要做“共谋者”而已。

当英雄很难,躲在背后使坏,可太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