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在努力活成别人喜欢的样子?

生活中,你是否常常听到“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父母”“别人家的男朋友”的各种传奇故事,并且深受困扰?你是否在竭力活成别人喜欢的样子?

这个问题要从荣格(Carl Gustav Jung)说起。荣格是弗洛伊德的大弟子,后来与老师分道扬镳,创立了自己的分析心理学。他提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格。这个“人格”可不是我们日常说的道德品质,而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指一个人的精神(psyche),包括所有的思想、感情和行为,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荣格认为,精神主要由三个层次组成,就是意识、个体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

意识是一个人心中能够被自己直接觉察、感知的那部分心理内容。一个人的意识变得不同于他人,就是个性化(individuation)的过程。而正是在这个意识个性化的过程中,产生了自我(ego)。自我在意识中担负着门卫的职责,某种观念、情感、记忆或知觉,如果不被自我接纳,就永远也不会进入意识。就好比我们看电视,有那么多的广告,而我们却只能记住有限的几个。

虽然有很多体验没有进入我们的意识,但是它们并没有完全消失。它们被储存在个人无意识中,这些心理内容聚集在一起,就形成了情结(complexes)。比如某人有自杀情结,有恋父情结。这些情结都不是人们有意为之,而是挥之不去、难以摆脱的,因为它们是无意识的一种状态。

精神的第三个层次是集体无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荣格认为,人在出生的时候,大脑并非完全空白,会遗传下来一些祖先的东西。这种通过遗传被继承下来的、先天的心理内容就是集体无意识。比如,原始人容易受到毒蛇的伤害,他们对蛇的恐惧可以使他们警惕。这种恐惧感在遗传中被我们继承下来,因此,当我们第一次遇见蛇的时候,都会被吓一大跳。

按照荣格的说法,从人出生的那一天起,集体无意识就给个人的行为提供了一套预先形成的模式,这些内容叫作原型(archetypes),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型就是人格面具(the persona)。

人格面具,顾名思义就是给人格戴上一个面具,使一个人能够公开展示他需要展示的一面,隐藏他不愿意展示的一面,目的就在于给别人一个很好的印象,以便得到社会承认。虽然人格面具的外在化是一种假象,但这种假象是人生存所必需的,它保证了我们能够与他人,甚至与那些我们并不喜欢的人和睦相处。但是,如果一个人在生活中过分热衷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把自己仅仅认同于所戴面具的角色,他人格的其他方面就会受到排斥、分裂,会逐渐与自己的天性相异化,而生活在一种紧张的状态中,久而久之就会人格分裂、扭曲甚至变态。

因此,虽然我们都会自然地受到人格面具这种先天心理力量的支配,做出让别人喜欢的样子,但这种委曲求全的生活方式切不可过度。即使我们在过于委曲求全的状态下取得事业的成功,而扭曲的人格也不会使我们幸福、快乐。相反,具备一个健全的人格,即使人生坎坷多多,也能够获得很多快乐。

面对现代社会的高速重压,你不妨试着放松下来,忠实于自己的内心,率真一点,洒脱一点,做一次最真的自己

今天,小编向您推荐一本书:《今天是什么?——用哲学的语言说(第3版)》。这是一本写给好奇人类的哲学启蒙书。作者章启群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他从一些生活中的常见问题入手,带你和古今中外的哲学大咖聊天、辩论,你会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思考的快乐和哲学的魅力。全书有34篇短小精妙的文章,每篇文章讨论一个问题,比如:钟表为谁计时?相知最多有多深?今天是什么?我是谁?永恒在何处?如果你也对这个世界充满着疑问,相信你一定会爱上这本书。

当然,可能有些人会对哲学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觉得这是与日常生活毫无关系、对升职加薪毫无帮助的东西。可如果哲学真是这么无用,为什么哲学没有灭绝呢?这本身就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有那么多了不起的大人物把一生最重要的时光都给了哲学呢?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每天在市场、街头与人交谈、辩论,为哲学而生,为哲学而死;德国的海德格尔在去世前的三十年中隐居深山,在托特瑙山间的小屋里埋头著述。还有一些大科学家,像牛顿、爱因斯坦,他们最终的思考都归于哲学。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这句话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审视”,就是仔细看,反复想,审视你所获得的,审视你所失去的,审视你正在为之努力的。另一个关键词是“值得”。什么是“值得”?就是有意义。其实人生本没有意义,所有的意义都是人赋予的。审视自己的生活其实就是在赋予其意义。人与动物最基本的区别是人有自我意识,如果人不利用自我意识去审视自己的生活,过着本能支配的日子,那么人和动物又有什么不同呢?所以马克思说:“思考一切。”哲学就是一门思考一切、审视生活的学问,对日常遇到的问题给出更为深刻、彻底的解释。说到底,学哲学就是让自己活得明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