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绑架门”迎反转?创始人突被警方带走 涉盗窃前子公司公章

  作者 | 珠 娜

  编辑 | 山海关

  从高中同学到创业伙伴,本是一起打拼的“兄弟”,却因为内斗,上演了一出创始人遭董事长绑架的“罗生门”,情节跌宕起伏堪比宫斗剧。

  而现在这部“剧”还在不断更新,创始人被指因盗取公章遭警方调查。

   9月18日中午,相关媒体报道,网秦(现凌动智行)公关称,网秦创始人林宇于9月17日下午1点左右,雇佣安保人员盗取了网秦前子公司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随后,飞流公司COO王帅发现公章被盗及飞流CEO变更一事,选择报警。而林宇和王帅也因此接受警方调查。

   市界(ID:newsseeker)原本与网秦创始人林宇定于9月18日下午1点30分的专访,也最终被取消。

   9月18日上午7点35分,市界(ID:newsseeker)收到林宇助理的微信,称林博(林宇)临时有急事需要处理,原定下午的采访暂缓,另行时间需等林博确定后再联系。市界(ID:newsseeker)向林宇助理追问林宇及网秦董事会目前的状况,助理则婉转拒绝回应,称其只是助理,没有发言权。

   同时,市界(ID:newsseeker)拨打林宇电话,被回复稍后打过来。此外,微信也向其问询此事,但截至发稿之时均未收到任何回复。

  01上演绑架“罗生门”

  9月18日,有媒体报道,根据网秦提供的监控录像,9月17日13时11分左右,一名身着黑色外套、白色衬衣的男子抱着一个装有飞流公司移动公章的黑色箱子,从飞流内部走出。之后,该名男子将箱子交给了林宇。林宇利用公章伪造了飞流移动CEO任命书,将前飞流CEO林骁变更为林宇。

  而就在8天前,网秦创始人林宇自爆,自己曾被公司现任董事长、其老同学好朋友史文勇绑架长达13个月,期间受到拷打、电击等非人的折磨,后被警方解救死里逃生。林宇称,此事警方已正式立案,并在网上晒出立案通知书。

  同时,林宇还高调对外宣布,自己已正式回归网秦,未来将带领网秦重新出发。瞬间,这一消息在网络掀起轩然大波。

  对此,史文勇隔空回应称,林宇是恩将仇报,自己犯了错误却将脏水往他身上泼。这让“绑架门”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而出售飞流公司也是双方产生争执的关键点之一。2012年为了发展手游,网秦完成了对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但经营未达预期,2016年网秦开始出售飞流股权。公告显示,2017年12月,网秦宣布完成了飞流移动的剥离。而林宇称当年自己手上飞流股权被转走,实际上是被伪造了签名。

   昔日的同窗好友就这样赤裸裸地在公众面前撕破脸。9月14日,林宇曾接受了市界(ID:newsseeker)采访,谈及这场遭绑架罗生门事件,他表示自己问心无愧,并称自己心态好,已从“绑架门”事件中走出来了,公司也实现了转危为安。

  谈及网秦未来的发展,林宇称产业布局会围绕中产阶级家庭,通过互联网共享的方式,设计并推出一些新的服务产品。其中,林宇特别提到将进军共享游艇,让豪华游艇走进中产家庭。

   然而,仅过了三日,事情又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9月18日,市界(ID:newsseeker)于1点40分来到位于东城区和平里街的网秦(现凌动智行)办公楼,可以看到距离灰色三层办公楼不远处,停着一辆安保巡逻车。市界(ID:newsseeker)看到陆续有员工进出公司大门,询问几名工作人员公司目前情况,工作人员均神色慌张,不愿回应。

  走进大厅,市界(ID:newsseeker)看到门口台阶处坐着一名保安,另外还有位前台工作人员。市界(ID:newsseeker)向保安询问目前公司的情况,保安表示如常运行。

  然而,正当市界(ID:newsseeker)打算离开,一名男子忽然上前拦住盘问,态度十分恶劣。

   谁也不曾想到,在江湖上销声匿迹5年后的网秦,竟以这样狗血的方式再度成为关注焦点。

  创始人和董事长内斗背后又有多少盘根错节的关系?

  02携手创业

  时间退回到13年前。

  2005年,林宇和同伴史文勇、周旭三人携手创业,进军手机安全市场。

   创业初期,网秦面临的困境就是“缺钱”,公司选择在一家废弃的幼儿园,几个创始人也紧衣缩食。每日向投资人发送数百封邮件,都毫无音讯。

   彼时,作为老同学的林宇和史文勇,一个担任董事长,一个担任CEO,二人齐头并进,可谓是共患难的好兄弟。在他们的一致努力下,终于等来了投资方的青睐,也算是“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 史文勇(左一)林宇(中间)

  自那之后,站在互联网风口上的网秦,开始迅速发展,在市场上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据媒体报道,截至2010年年底,网秦已经为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7100万(其中海外超过2300万)用户,提供基于云安全平台的移动安全服务。

  2011年,正当网秦筹备上市事宜时,央视3·15晚会曝光网秦旗下手机杀毒案软件恶意扣费、难以删除、自己制毒自己杀等问题。一时间,网秦备受外界质疑。对此,网秦回应称报道“情节与事实严重不符”“可能是同行报复”。

   庆幸的是,该事件并未影响网秦的上市。2011年5月5日,网秦公司终于梦圆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

   上市后的网秦插上了资本的翅膀,如鱼得水,股价在2013年一度达到每股24.62美元的历史高点。

   然而,幸运女神并没有一直光顾网秦。2013年10月,事情开始发生转折。

   这源于做空机构浑水的一份做空报告,报告认为网秦没有价值,并称网秦在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以及收购业务等方面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

   自此,网秦开始走下坡路。

  03利益之争

  2014年,对于网秦和林宇来说是致命的一年。这一年,网秦再遭浑水做空。此外,林宇因牵涉芮成钢案配合调查,失联4个多月。

  年末,网秦发布公布称林宇出于与公司无关的个人原因已没有能力履行相关职务,并表示林宇离职。随即,史文勇任董事长职务。

   2018年9月14日,林宇向市界(ID:newsseeker)谈及2014年发生的事情,他表示自己当年是被离职的。“史文勇指使公司员工在我的辞职资料上加盖签字章,他代替我辞去了董事长、CEO职务。”

   “他们那时候就背叛了我,”林宇说,“他们做的实际上就是掏空上市公司。把网秦优质资产低价出售,高价购买自己投资的公司。”

   2016年,林宇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正式提出回归公司。但未能如愿。

   据其自述,“2016年8月,史文勇签了董事长的辞职书,生效日期是2016年12月31日。”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2016年10月,我发现史文勇在2016年1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又伪造我的签名,把我在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

   天眼查显示,目前飞流公司虽不再是网秦旗下子公司,但飞流公司的法人和最大股东皆为史文勇,持股79.34%。

  对于林宇的说辞,史文勇直指其撒谎,他向媒体表示,“飞流是网秦全资收购的,是2012年的事,他占78%,我占22%,2015年林宇把这78%的股份转回给网秦天下,不存在我夺走他78%股份的说法,这部分股份本来就是林宇替网秦上市公司代持的。”

   2016年11月初,因为跟史文勇沟通无效,林宇找到律师,打算走法律诉讼。

   “接下来没几天,我就被绑架了。被拘禁了13个多月,一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解救。

  ▲ 林宇

  此前,网络上流出的照片可以看到,林宇属于偏胖型身材,标配啤酒肚和一张大圆脸。然而,从日前林宇自爆照片可以看出,他消瘦不少,可谓“瘦骨嶙峋”。他自己表示,“在被绑架长达13个月期间受到拷打、电击等非人的折磨”。

  04业绩亏损

  在这一过程中,网秦也不再是过去那家手机安全公司。

  

  2017年网秦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净收入总计5.76亿美元,比2016年的6.06亿美元下降5.0%;2017年第四季度净收入总计1.34亿美元,比2016年第四季度的1.75亿美元下降23.1%。

  

  财报确认2017年第四季度减值亏损为140万美元,原因解释为长期投资的一次性非现金减记所致。此外,企业移动收入同比下降31.2%至940万美元,而2016年同期为1360万美元。财报解释称,第四季度客户需求与同期相比疲弱去年。

  

  2018年2月,公司在香港举行特别股东大会,法定名称由“网秦移动有限公司”变更为“凌动智行有限公司”,股票代码由“NQ”变更为“LKM”。现在,凌动智行官网的介绍显示,其提供智能汽车技术解决方案和生态系统建设。

  业绩亏损带来连锁效应,其股价也直线下跌。绑架“罗生门”事发后,2018年9月11日至9月14日收盘,网秦(凌动智行)股价从0.85美元跌至0.75美元,跌幅超过10%。

  2018年7月,凌动智行以1.425美金(0.5倍以下每股净现金)定向增发B类普通股给China AI Capital Limited,获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其发行价远远低于账面上的现金等价物,相当于贱卖。

   史文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主要原因和责任在于林宇”。

   林宇则认为,这与史文勇有关。“2018年5月,我已经查证史文勇挪用了上市公司5.12亿元资金,并称其中一半的钱至今没有归还。这就是为什么网秦的股价我离开的时候是8美元,到现在跌到不足1美元。”

   “现金和资产被挪用被侵占没有被公众发现,这是公司最危险的时候。现在,公司已经发现问题了,就可以修正,就像医生一样对症下药,让它重新恢复健康。”林宇称。

   此前接受市界(ID:newsseeker)访谈时,林宇反复强调自己将带领网秦重新出发。然而,这中间还有太多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