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队长干嘛让她演啊?

姜某我很心痛。

[惊奇队长]的物料是越放越多,但我脑海中,惊奇队长的形象,还是没和布丽·拉尔森重合到一起。

反而又收了个表情包

但死宅们斤斤计较漫画形象,我也是不同意的。

举例,如图

他们说,胸不够大啊,腰不够细啊,腿不够长啊。

啧,直男癌回家自撸去吧。

盖尔·加朵扮演神奇女侠的消息刚出时,一定也是这帮人嫌弃她平胸。

后来嘛,呵,男人。

我比较在意的,是惊奇队长睥睨众生的眼神

布丽·拉尔森呢,满脸写着老实

说实在的,这么一个老实人,你要我相信她是宇宙最强,我也认了。

但我万万不能接受,她能将我盾冬,从“阴阳两隔”中拯救出来。

我队如此有Alpha总攻,怎么会被一个Beta气场的人救?

不信你看:

有Alpha气场吧

啊不对,以这张为准

不过,现在刚放第一支预告,还不好说,这个惊奇队长,是不是真的担着Alpha的人设,散发着Beta的信息素。

我怀着一颗相信我们漫威爸爸的心,还是想去探索·发现,为什么是她?

01

就是惊奇队长

可能恰恰因为她的气场稀松平常。

我看到她,油然产生一种“我也行我要上”的情绪。

她有橘猫,藏在海报角落里

我也有啊

她的橘猫和[银河护卫队]的火箭浣熊打过架,我的橘猫也昨天刚neng死一只小强啊。

只要腰上再减三斤肉,站在美队和冬冬身边不是梦。

凯文·费奇善打太极,但起码表达了一点:越路人,越有代入感。

“我们需要一个能让人理解、放心,且关心人性的女演员来演活惊奇队长。”

“我们要让这个角色,和人类角色在一起时拥有真实平衡的感觉,这是非常重要的。”

像胖帕演星爵,可不就是周末喝着肥宅快乐水的我嘛?

小时候我还真总觉得自己是太阳之子,天天瞪着太阳要他接我回家==大家都是星球的孩子嘛。

但星爵就是贱萌人设,我们家胖胖演刚好啊

惊奇队长这种总攻,我这种普通人真的可以吗?

爸爸最后一句话,打破我的美梦:

“她已经是很多作品中,女英雄角色的缪斯。我们现在做的,就是给她套上这身战衣,然后真的在大银幕上赋予她超能力。”

布丽·拉尔森其实是很拽的女子。

2013年,拉尔森还不是奥斯卡影后,但她七岁,就成了美国音乐学院剧院最年轻的学生,从小演戏。

那年,她出演[少年收容所]

小成本片大获好评,很多媒体把她的表演,同2010年,詹妮弗·劳伦斯[冬天的骨头]作类比。

按理说,可以演规模大点的制作了。

但她说:“我只想演奇怪的东西。”

所以有了[房间]

女子被囚禁七年,被迫为强奸犯生子,待儿子五岁后一起逃出。

所以有了[走火交易]

一群蠢男人,把一场好好的交易,变成了大型卖蠢现场,为狗屁事情厮杀。

而拉尔森的角色,蜜汁微笑

恨不能对这群蠢蛋翻白眼不留眼黑。

到[金刚:骷髅岛]才算是个大制作

但也是以人兽闻名的[金刚]系列啊。

这种愚蠢人类太无聊的态度,不是最强超英该有的吗?

戏外,更拽。

2016年给卡西·阿弗莱克颁发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这是对卡西2010年那桩性丑闻不满。

也没有给他鼓掌

简直后悔老娘去年拿了最佳女主角,能把小金人退了吗?不想给这么个最佳男主颁奖。

这种看不顺眼的杀无赦,不是正义老干部该有的吗?

02

更是卡罗尔

其实卡罗尔·丹弗斯是2012年,才被正式称为惊奇队长。

因为她是第二任。

第一任,是她家那位,迈·威尔,老家在克里星,和李·佩斯饰演的蓝皮罗南,是老乡。

电影中的迈·威尔,由裘德·洛扮演

卡罗尔在漫画中第一次出场,可以追溯到1968年。

当时她真的是个平凡人。

NASA的小员工,穿着打扮如同当时任何一个小秘书,任何一个没什么社会地位,只能苦苦求独立的女性。

还是没创意的金发,浓浓一股直男审美气息。

怎料威尔的老对头从克里帝国远道而来搞事。

混战之中,放射线让她和威尔基因重组

于是卡罗尔成了“惊奇女士”,一个半地球半克里星人。

可怜老对头,跋山涉水来找威尔打一架,情深几许,却成全了他俩水乳交融。

在[惊奇队长]的第一支预告片中,卡罗尔的手慢慢积蓄起能量。

也许就是获得能力的那个时刻

但漫画里,在获得能量之前,卡罗尔这身造型,真的没什么存在感

要比较起来,还不如拉尔森表情自带愁苦,比较特别。

连笑容中都带着被囚禁七年般的苦涩

其实,影后在生活中也像个欧美剧里典型的Nerd。

她小时候被诊断出社交焦虑,没怎么去学校念书,都在家学。

至今仍有点害羞。漫威找来,她犹犹豫豫,以后走街上,太容易被认出来怎么办?

“我不懂人们干嘛那么在乎我说什么。我就是个把片子演出来的人啊。”

平时放松的方式,是研究真菌学、制作字体……

简直像我目前萌的某CP,其中一个爱养蚂蚁==

在2014年《惊奇队长》漫画的第八卷,惊奇队长成了复仇者驻宇宙大使。

那卷有个标题是“更高,更远,更快,更强”。

和电影海报上一样

不是惊奇队长想凭借超能力,砸奥运会场子了。

而是她想要测试自己的极限:“或许我飞得够远,就能回头看看这个世界,搞清自己属于哪里。”

而拉尔森也是在为这个角色时,才意识到自己比自己想象得更强壮。

她不断地训练

训练

训练【误

最终硬举215磅(约97公斤),负重臀冲400磅(约181公斤)。

而面对质疑,她说:

“这提醒我,被社会接受是一个多么根深蒂固的需要,但我也不想让人们担心我、恨我,因为我就是我自己。”

惊奇队长的能力,那都是特效能做出来的

就算不是布丽·拉尔森也可以。

但内心中女性意识的觉醒、滋长,却不是每个人都有。

1977年,《惊奇女士》漫画出炉,作者写道:

“你可能看到她对身份的追求,以及现代女性意识的提升,对自我解放、身份认同的追求。”

拉尔森则说:

“它集结所有我爱的东西。像是女性主义电影、讨论女性的自我挣扎、但仍抱着一股正义感。”

我觉得她在进化。

写了这么一长串,如果还是以造型或气场论,我还是想把她的战服扒给自己穿,由我去救冬兵,把他的铁臂,交到美队手上。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她像卡罗尔,看似路人,但一直在进化,内心的力量顽强生长。

惊奇队长.jpg和拉尔森.jpg,也许没有那么相似。

但动态的进化,“更高,更远,更快,更强”的信念,却出奇地一致。

再说我也是有求于人。

求把冬兵救回来团聚!姜某我给你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