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凡通吃 陪伴别人上市的他终于站上了中心的舞台

不吹不黑

文丨方浩

今天,华兴资本在香港上市了。上周,它以独家财务顾问、联席全球协调人、联席账簿管理人及联席牵头经办人的身份,见证了老客户美团点评在同一个地方的IPO。

美团点评上市前,王兴在饭否上开玩笑说“千万别遇上什么黑天鹅事件”。对于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来说,遇上黑天鹅不是问题,究竟是红烧还是清炖才是问题。

王兴曾在团购、外卖、酒店、电影票等多条赛道与上海公司大众点评、饿了么、携程、格瓦拉展开激战。“上海为什么难出马云?”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王兴。但包凡是王兴背后的两个上海男人之一,另一个是沈南鹏。

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华兴资本已为中国新经济公司约700项交易提供顾问服务,交易金额超过1000亿美元,投资管理业务所管理的资产规模约达41亿美元。2013年至2017年五年期间,为中国新经济公司承销的香港及美国IPO数量在中国所有投资银行中排名第一。

而到2017年底,华兴资本现有客户群在中国前20名新经济公司中占据15席,所服务的独角兽客户市值占中国独角兽总市值的56%。

华兴资本开盘价报31.80港元/股,持平31.8港元的发售价。以目前市值来看,华兴资本是真正意义上“独角兽背后的独角兽。”

英文里有一个名词叫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但对于包凡来说,可以为他量身定制一个说法:Trouble Terminator(麻烦终结者)。

优酷与土豆合并、58与赶集合并、滴滴与快的合并……中国互联网过去十年的每一个重大事件,包凡和他的华兴不仅不会迟到,更不会缺席。但江湖水深,包凡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

滴滴与快的合并时,包凡和团队不仅要面对17家投资机构的明争暗夺,还要小心翼翼地协调阿里和腾讯两家巨头的敏感关系。后来包凡说:感觉我们只是凡人打架,背后的巨头才是神仙。

2005年,包凡创立华兴时,中金公司,这家国有投资银行几乎垄断了中国最重要经济力量的IPO,比如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石油、中国工商银行等。当时所有人觉得包凡疯了。

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在包凡创业前一年,王兴回国创立校内网,同为海归的张涛在上海创立大众点评;在包凡创业的第二年,赶集、58同城、土豆、奇虎360等日后与华兴资本产生深度交集的知名公司相继成立。

华兴的生意能成立,一端靠中国新经济的天团,另一端靠新经济背后的主要推手——资本。2005年,沈南鹏和张帆把硅谷老牌VC红杉引入中国,赛富脱离软银另立门户,徐新创立今日资本。后面两年,DCM、KPCB、经纬等美国知名VC先后进入中国。跷跷板两头都坐上人了,华兴显然就是中间那颗轴。

华兴最早的业务就是融资顾问(FA)。这是一种非常容易做成一锤子买卖的生意,原因在于很多FA喜欢从自身利益出发,在意的是每一单能赚多少,而不是站在客户的立场思考问题。

2013年,包凡代表360跟搜狐、搜狗谈合并,前后谈了近半年,最后包凡跟周鸿祎说,对于360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合适的交易。最后腾讯临时入局。转年,360市值突破100亿美金。任何交易都是对时机的把握,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合适不合适。

包凡喜欢结交气味相投的人,如果气场不对路,宁愿不做生意;但如果他认定一个人,就会一直陪着走下去。

2014年美团具有生死存亡意义B轮融资、到美团与点评合并,引入腾讯战略入股,再到美团点评的上市,华兴始终是那个“关键先生”找对人,可能就是找对一条长长的雪道。雪球当然会越滚越大。

2012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大爆发的时间点,二级市场的资本疯狂向一级市场涌入,一度造成美股和港股同时萧条。此时的包凡又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申请美股和港股的证券执业牌照。华兴似乎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点吹响了进军二级市场的号角。

乐信就是典型的例子。从早期融资与华兴合作,到后来接受华兴的投资,再到后来赴美上市华兴担任承销商,从头到尾,几乎每个资本合作形式,华兴都参与其中。包凡用“全生命周期”来定义新经济周期里的华兴。

FA、投资、上市承销、私有化、财富管理、研究咨询……包凡说华兴要做平台,而全生命周期就是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的360度覆盖。

华兴进化的背景是:一方面,过去几年大开大合的融资节奏已经一去不复反了,中国创业创新的生态已经形成并相对稳定;另一方面,新老巨头们虽然融资不会像以前那么多、那么频繁,但收购会越来越多,同时资本在一、二级市场的流动会越来越快速。

华兴的优势在于,经过十几年的积累,和它一起在一级市场成长起来的新贵们,已经成为二级市场的主角。当年需要华兴帮忙融资的兄弟们,现在可以把钱放心地交给包凡去做新一轮增值了。某种程度上,华兴本身就是中国创投领域最特殊的一个“天使投资人”。

这也是过去几年华兴力求拿下A股承销执照的原因。

进入二级市场,就意味着要与高盛、大摩这些全球最顶级的投行真刀真枪地干。当初华兴几位合伙人为此讨论了很久,最后包凡拍板:哥儿几个,咱就豪赌一把!

对于一位曾在国际顶级投行工作7年的包凡来说,过去14年就好像到处拜师学艺、行走江湖,但终有一天,要走上擂台。

1980年前后,包凡的爷爷经常带他淮海中路的红房子吃西餐,爷爷解放前就是上海滩的银行家。30多年前爷爷虽然手头拮据,但还是尽可能让包凡接触外面的世界。“他教会了我如何使用刀叉。”包凡说。

显然,IPO这幅刀叉不是用来吃黑天鹅的。

接招是由方浩及其小伙伴们一起创立的互联网商业新媒体。方浩拥有十年以上互联网创投媒体报道经验,先后供职于《创业家》、《创业邦》等多家媒体,并曾获得亚洲出版业协会「商业报道卓越奖」。接招专注于记录、梳理中国互联网江湖的真实商业逻辑。接招接招,见招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