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余额宝专宠后频频踩雷,货基霸主天弘基金怎么了?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

对于不买基金的人来说,天弘基金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要说起余额宝,中国应该没几个人没听过,而天弘基金曾是余额宝背后的唯一基金管理人。遗憾的是,自今年5月余额宝宣布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各一只货币基金开始,唯一基金管理人的身份就注定只能成为历史了。

虽说往事随风,却不能不提余额宝对于天弘基金近年来发展的重大影响。2004年,天弘基金获中国证监会批准成立,虽然根正苗红,,但在一波同行中却并不出彩。直到2013年,也就是天弘基金成立的第9年,其推出国内首只互联网基金即余额宝,不仅改变了整个基金行业的业态,更一举奠定了自身货基霸主的地位。

失宠余额宝,货基资产规模面临下滑风险

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天弘基金合计管理资产17877.87亿元,其中通过余额宝管理资产约15000亿元,位列国内基金公司管理资产规模第一名,易方达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和建信基金则分别排在第二、三、四位。事实上,即使将后三家基金公司2017年管理资产的总额加起来也仍然没能超过天弘基金!

显然,接入余额宝无论对哪家公司来说都是一张汁肉鲜美的大饼,而这引发了两个问题。第一,天弘基金单家公司管理资产越来越多,集中度风险进一步增强。为此,2017年5月以来天弘基金多次下调了余额宝申购和持有额度,资产规模增长虽然得到了一定控制却引起了广大投资者的不满。第二,垄断优势使得天弘基金有恃无恐。尽管余额宝的投资收益不断下滑,天弘基金仍然无须为用户流失而发愁,直到博时、中欧基金等接入余额宝打破垄断。

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余额宝的收益为每份0.0218元,而博时兴盛、嘉实现金宝等基金上半年收益超0.2元/份。不知蚂蚁金服收回对天弘基金的“专宠”,“广开后宫”、提携新“基”同天弘基金过低的收益率有没有一丝半缕的关系?

非货币类基金投研能力不足,频频踩雷

中国有句老话说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货币基金业务有衰落的趋势,天弘基金的非货基投研近来也是掐着节奏接连出事。仅7月,天弘基金就分别踩雷*ST凯迪、*ST华泽和长生生物并下调估值,上周四又爆出“天弘基金安进25期”出现了延期兑付情况。

天弘基金方面称,天弘也是刚刚得知消息,且天弘仅为发行人,该基金的管理人视为上海耀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单来说,天弘基金在此次私募基金违约中仅为通道身份。虽然避开了大头的责任,却仍然难免对天弘自身的市场信誉造成影响。

事实上,天弘基金在非货基领域接连踩雷暴露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即使天弘基金花了大气力去提升自身的投研能力,比如设立智能投资部,运用信鸽系统、鹰眼系统抓取网络信息辅助决策,也仍是收效甚微。一种可能的情况甚至更恶劣,天弘仅仅只将类似技术作为宣传的噱头,用于增强自身在投资者心中的可信度。

但从上文数据可以看出,天弘基金高度依赖的货币类基金已然是优势不再,如果非货币基金不能及时有效补位,天弘基金走下坡路将是必然的。

说起来互联网对天弘基金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余额宝让天弘基金一跃成为货基霸主的同时也让天弘基金对互联网技术产生了盲目的信任。资深市场人士坦言,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技术筛选投资标的,很容易因为庞杂的信息导致投资过于分散,大数据基金的超额收益反而不明显。

外借通道,似乎也不靠谱

话说回来天弘基金未来如何还只是猜测,研究研究出了问题的“天弘基金安进25期”似乎更为实际。根据该基金8月份的投资报告,该基金99%的资产都投向了债券产品,其中更有47%投向了房地产债券。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的实际管理人上海耀之的大股东——花样年控股(01777-HK)就是一家房地产企业。

不妨大胆假设该基金资产就是流向了花样年,联系今年以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因花样年资产负债率过高而下调对其评级,出现私募债违约导致延期兑付倒并不太令人意外了。即使资金并未流向花样年,现今的房地产也不比早先,毕竟连万科这样的大房企秋季内部例会的主题都变成了“活下去”。

安进25期的基金管理人不是天弘基金,但天弘选择外借通道给这样一只基金。在无利益关系的情况下,只能认为是天弘基金“识人不明”!但连外借通道都出问题,天弘基金的未来着实堪忧。

作者:熊思怡

编辑:黎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