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牌之后沦为仙股,论“中国名牌”飞毛腿要如何自处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中国名牌”、“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中国驰名商标”等多项荣誉加身的电池行业领跑者飞毛腿(01399-HK)回来了!这位曾经是摩托罗拉、诺基亚功能手机时代的大热门企业,因2015年的财务问题一别三年,再复牌却已今非昨。

  根据港交所的公告披露,已达成五项复牌条件的飞毛腿已于2018年9月28日上午9时起恢复买卖,同时宣布董事会重组已生效,方金先生和郭泉增先生等五名原公司董事会成员已自公告日期起辞任。飞毛腿复牌后,股价连续三天狂泻,复牌首日下跌幅度便达到55%。截至10月3日收盘,飞毛腿报0.315港元,三日累计跌幅达69.71%,该期间股价最低跌至0.29港元,最新总市值约为3.4亿,流通总股本为10.9亿。

  (飞毛腿10月3日股价K线 图片来源:同花顺)

  2015年3月26日,业绩持续不振的飞毛腿突然宣布停牌;4月,核数师指出于审核期间发现公司若干“不一致”的情况;7月港交所对飞毛腿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对核数师指出的财务问题进行调查、刊发所有未发布业绩及知会市场所有重大资料等。此后飞毛腿便开启了跌跌撞撞的业务转型模式以期复牌,但业绩一直有起有落。本次董事会变更,曾带领飞毛腿走过红红火火的执行董事方金辞任,飞毛腿也沦落为仙股的现况不禁令人唏嘘。

  往昔峥嵘岁月稠

  自1997年诞生的飞毛腿,并非没有遇到生死攸关的节点。飞毛腿的董事会曾作出的两个决定,带领这家专门生产手机电池的企业第一次在“百团大战”中脱颖。第一,从生产线到产品线,它将产品项目交由具备配套工厂的厂家生产,即电池的核心部件由主要厂家生产,其他部件由配套工厂完成,配套项目节省了中间另寻工厂的人力物力,也保证了时效。另外,公司产品线从单一的手机电池生产扩大到手机外壳的加工。其次,飞毛腿开始与各知名的手机企业,比如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公司合作,做他们的配套厂家。由于手机企业对手机电池专业化方面的要求很高,合作能够帮助飞毛腿打磨产品的质量。

  (图片来源:网络)

  1999至2001年间功能手机的黄金时代,手机电池市场还是一块尚未被瓜分完全的蛋糕,许多厂家看到了生产手机电池的有大利可图,一时间便都涌入了这个行业。而电池行业的飞毛腿由于工业基础薄弱,企业管理不规范,耗损严重,无论是生产流程还是产品架构都急需调整。即使是在困难调整期间,飞毛腿仍然能以“飞毛腿”速度在手机电池行业中首家通过了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2006年底,主要在国内从事自有“SCUD飞毛腿”品牌自产移动电话二次充电电池组销售和营销的飞毛腿正式登陆港交所主板。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当年年末飞毛腿利润达到1.75亿,为创立至今录得的最大利润。

  原执行董事方金先生曾解释,飞毛腿之所以取名为“飞毛腿”,是寄予了董事会对公司成为整个中国手机电池生产行业的“飞毛腿”的厚望,并表示“飞毛腿不可能永远做手机电池”。谁料飞毛腿由行业品牌向消费品牌的过渡中,公司却突然宣布停牌。

  “被革了命”

  作为可充电锂离子电池的生产商,飞毛腿拥有三条主要业务线,分别是自有品牌业务(主要是手机电池和移动电源);ODM业务(向智能手机制造商提供电池)以及电芯生产业务。从2009年开始利润大幅下降,飞毛腿的增长已显疲态;再往后数,虽然飞毛腿的营业额在增长,利润却一直没有惊喜,一直到2012年集团首次录得亏损2.15亿元。

  根据Gartner 2012年的数据显示,当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开始超过功能手机的出货量,占总销量的53.6%,其中亚太地区为全球智能手机销售增长最快的地区,相关公司及产业链将受到此趋势的影响。对生产传统手机配件的飞毛腿而言,市场对其主营产品手机备用电池需求大减,飞毛腿面临要么整改要么灭亡的命运选择,乃至在当年录得净亏损,就是因为飞毛腿“跑得太快”,要清理大量的功能手机电池的库存却又尾大不掉所致。

  (资料来源:公司官网)

  2015年3月31日,就是停牌后5天,飞毛腿发布公告称,公司核数师马施云已辞任,并于其辞任函中表示除非公司聘请独立第三方承担额外工作,否则核数师可能不会承认公司2014年度的财务业绩。马施云于辞任函中未核实的账目就是指向飞毛腿的存货问题。

  反复的业绩和方金的辞任

  整体上看飞毛腿近年来的业绩可谓是相当反复。2015年,中国手机品牌在全球的市场渗透率有所提高,4G网络铺设积极展开中,使中国手机零组件厂商也一并受惠。飞毛腿透过增加ODM业务的占比,向高端锂离子电池模组制造领域转型成功之后,由于为华为、OPPO、vivo、小米、联想、中兴及TCL等多家国内外知名品牌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供应电池,出货量增长超出2014年的两成,导致当年业绩扭亏为盈,实现了443%的利润增长。

  但是好景不长。飞毛腿的品牌手机电池销售量从2015年的约370万颗同比下跌54.1%至2016年的170万颗,该分部录得收入同比减少61%,整体收入还是依靠ODM业务的贡献。而为了满足生产规模的扩大,力求从劳动密集型向自动化及半自动化转型,飞毛腿加大了生产设备的投入,叠加直接材料成本、销售开支、行政开支及经营开支不同程度的增加,使得当年的整体销售成本较2015年增长38%,利润再度承压,业绩由盈转亏。

  而从2017年的业绩情况看,OMD业务收入贡献了总收入的90%,飞毛腿依然跑不出这分部收入占比过重的大逻辑。由于手机电池的续航能力对智能手机而言极其关键,但受限于手机容量体积问题,多年来电池技术并无突破性进展,能量密度出现瓶颈,因此公司可能存在着高能量密度的新型电池的研发问题。而回顾2018年中期的收入和利润情况,目前飞毛腿业务重心依然放在锂离子电池模组制造上,无法形成重大优势,更不论领跑行业。

  除了反复的基本业绩情况外,飞毛腿复牌之前一日,董事会变更也是近期股价大跌的另一重大因素。2018年9月28日,公司董事会宣布方金先生已辞任执行董事一职,并由冯明竹先生代替其职务,即为集中监控公司日常内部控制程序,目前飞毛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的执行董事为连秀琴女士及冯明竹先生。而方金先生辞任前已增持1800万股,目前其持股比例为48.84%;郭泉增先生则减持1800万股,持股比例为0。

  由于下游手机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对位处中游但技术壁垒不甚高的锂离子电池模组制造商而言,专注存量市场,深度绑定客户应该是目前比较清晰的走法,但是要“冲量”,就不能避免因自动化成本的增加而摊薄利润甚至侵蚀利润的问题。传统主业的瓶颈已至,关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布局动力电池,建成动力电芯技术和数字化系统才是电池行业可重点布局的方向。从飞毛腿这样一个业绩徘徊在盈亏之间的传统企业出发,主要收入增长动力依然是ODM业务,这就意味着这位老牌选手要再拿“金牌”,有难度。

  作者:黄玉婷

  编辑:黎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