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A股“熊态” 投资四大鼻祖说话了

2018年的A股走势,想必没有一个投资者会说满意,即使是新年伊始的上证50十五连阳,虽然打破A股历史上最长的连阳记录,但是从前三个季度综合来看,截止9月28日,2018年上证累计跌幅14.69%,最低2644.30,与2016年2638的“熔断底”仅一步之遥,A股的熊态,对于中国股民来说,说多了都是泪!

既然A股尚未启动大牛市,磨刀或许是当下不错的选择,趁十一黄金周,外面景点拥堵厉害下,不妨静下心向投资大师们取取经,或许对节后的行情有所应对。

技术投资鼻祖:唯有发生了确凿无疑的反转信号之后,我们才能判断一个既定的趋势已经终结

道氏理论是所有市场技术研究的鼻祖。尽管他经常因为“方应太迟”而受到批评,并且有时还受到那些拒不相信其判定的人士的讥讽(尤其是在熊市的早期),但只要对股市稍有经历的人都对它有所听闻,并受到大多数人的敬重。

我们一般所称的”道氏理论”,是查尔斯.道, 威廉姆.皮特.汉密尔顿(William Peter Hamilton)与罗伯特.雷亚(Robert Rhea)等三人共同的研究结果。

“道氏理论“中极其重要的三个“假设”,基本上仍是适用于今天。

假设1:人为操作(Manipulation)——指数或证券每天、每星期的波动可能受到人为操作,次级折返走势(Secondary reactions)也可能到这方面有限的影响,比如常见的调整走势,但主要趋势(Primary trend)不会受到人为的操作。

假设2:市场指数会反映每一条信息——每一位对于金融事务有所了解的市场人士,他所有的希望、失望与知识,都会反映在“上证指数”与“深圳指数”或其他的什么指数每天的收盘价波动中;因此,市场指数永远会适当地预期未来事件的影响。如果发生火灾、地震、战争等灾难,市场指数也会迅速地加以评估。

假设3:道氏理论是客观化的分析理论——成功利用它协助投机或投资行为,需要深入研究,并客观判断。当主观使用它时,就会不断犯错,不断亏损。

指数投资鼻祖:指数基金是最好的低成本的投资方式,也是普通投资者的最佳选择

伯顿·麦基尔(BurtonMalkiel)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同时又浸淫华尔街数十年。代表作为《漫步华尔街》。麦基尔认为最有效的投资策略是购买便宜和易操作的指数基金(indexfund),被誉为指数投资鼻祖。他最经典的比喻是,一个蒙上眼睛的愚蠢的猴子朝着报纸金融版面上掷飞镖,它所选择的投资组合和一个专家精心选择的投资组合表现一样好。

如果一个初入市的投资者想真正入门“华尔街”的话,或不想被充斥着骗子的股评家蒙蔽,不妨先读一下《漫步华尔街》。

经典语句:

1.告诉投资者无法战胜市场平均水平,就跟告诉一个六岁小孩圣诞老人不存在一样,因为这会让他们的生活失去颜色。

2.有四种因素使非理性的市场行为得以存在。这些因素是过度自信、判断偏差、羊群效应和风险厌恶。

3.股价过去的走势不可能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用于预测未来的股价。技术策略通常很有趣,还经常让人感到欣慰,但绝无任何实用价值。

4.将全部精力花在预测易变人群的反应,终究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游戏。

5.购买并持有一个投资分布广泛的市场指数基金仍然是惟一的可行之道。

价值投资鼻祖:寻求价格与价值的关系, 只有当价格和价值相比,具有安全边际时才做交易。

本杰明.格拉姆(1894——1976)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股票投资理论家,证券分析之父。有华尔街教父之称,价值投资理论的鼻祖。著有《有价证券分析》,《财务报表分析》,《聪明的投资人》等。

作为价值投资的鼻祖,开创了价值投资的两个重要的观点:

一是寻求具备投资价值的股票;

二是寻求价格与价值的关系, 只有当价格和价值相比,具有安全边际时才做交易。因此可以理解为“价值投资为选股核心,价格安全为入场信号”。

但是比较讽刺的是,作为价值投资的奠基人,基本分析流派之父的格拉姆,在1976年去世前不久,在接受美国《财务分析师》杂志的访谈中,宣布他不再信奉基本分析流派,而最终相信“效率市场”理论。

但是,格拉姆最得意的门生巴菲特却运用格拉姆的投资理念取得了傲人的成绩,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巴菲特曾表示,“我有一个伟大的老师,大约60年前,他交给我一个重要的原则,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实践这个原则。我很幸运,在投资方面我对情绪有很好的掌控力,但是我并没有所谓的投资秘诀。我仔细地考察那些企业,试图弄清楚哪些企业是我了解的,哪些是我不了解的。如果不了解,我就放弃。我需要分析一个企业的前景,并且在价位合适的时候购买他的股票,并长期持有,实际就是这么简单。”

量化投资大师:永远思考,永远宝刀不老

40岁前韬光养晦、钻研数学之美,40岁后靠数理天赋“奇袭”华尔街,连续近30年用惊人的回报打败索罗斯和巴菲特--詹姆斯·西蒙斯 (James Simons) 的人生故事充满传奇色彩。他创立的对冲基金--文艺复兴科技公司,以基于模型的“算法交易”为核心,专注量化投资三十余载,是当之无愧的算法对冲先锋。从1988年到2015年,其麾下的旗舰基金--大奖章基金 (Medallion fund) 的年化回报率约为 40 %(扣除 5%管理费与 44 %的业绩提成 ),成立以来共创造了约 550 亿美元的利润,在华尔街无出其右。同期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每股帐面年化回报为15.94%,标准普尔500指数年化收益约为10.27%,西蒙斯的投资表现高出巴菲特与标普500均超过20个百分点。

西蒙斯曾经透露基金交易品种的选择有三个标准: 即公开交易品种、流动性高,同时符合模型设置的某些要求。

和流行的“买入并长期持有”的投资理念截然相反,西蒙斯认为市场的异常状态通常都是微小而且短暂的,“我们随时都在买入卖出卖出和买入,我们依靠活跃赚钱”。

最后,介绍一个经济学理论的一个例子,以帮忙投资者们了解股市的博弈本质。“智猪博弈”是一个著名的纳什均衡的例子。所谓纳什均衡,又称为非合作博弈均衡,是博弈论的一个重要术语,以约翰·纳什命名。纳什均衡具体内容就不描述了,关键就提其中的一个例子——“智猪博弈”。

经济学中的“智猪博弈”(Pigs’payoffs)

现象:猪圈里有一大一小两头猪,猪圈一边有个踏板,每踩一下踏板,在远离踏板的猪圈另一边的投食口就会落下少量的食物。如果有一只猪去踩踏板,另一只猪就有机会抢先吃到另一边落下的食物。当小猪踩动踏板时,大猪会在小猪跑到食槽之前刚好吃光所有的食物;若是大猪踩动了踏板,则还有机会在小猪吃完落下的食物之前跑到食槽,争吃到另一半残羹。

策略:那么,两只猪各会采取什么策略?答案是:小猪将选择“搭便车”策略,也就是舒舒服服地等在食槽边;而大猪则为一点残羹不知疲倦地奔忙于踏板和食槽之间。

解析:小猪踩踏板将一无所获,不踩踏板反而能吃上食物。对小猪而言,无论大猪是否踩动踏板,不踩踏板总是好的选择。反观大猪,明知小猪不会去踩动踏板,自己亲自去踩踏板总比不踩强,所以只好亲力亲为。“小猪躺着大猪跑”的现象是由于故事中的游戏规则所导致的。规则的核心指标是:每次落下的事物数量和踏板与投食口之间的距离。

其实股市中,庄家与小散就是智猪博弈模型中大猪和小猪的关系。往往散户以跟庄为幸,大户以控庄为喜,股评以荐庄股为荣。

因为从散户的角度来讲,跟庄是使其利益最大化的纳什均衡,当然,作为庄家来说,散户的存在是威胁分享他们利益的对立者,所以,庄家也会对散户狠割猛宰,使其利益得到最大化。

如果没有了散户或者没有了庄家,这场以最终利益最大化的博弈,基本就是空话。也就是说,散户虽然痛恨庄家,但又依托庄家,而庄家同样是需要散户的时候,就装出和蔼可亲的模样,一旦利用完毕,过河拆桥,将散户连骨头都一并吞下去。

从而,散户与庄家基本保持着“爱恨交加”的缠绵关系,既不能一道杠彻底决裂,也不能如胶似漆地恩爱有加。只能是一种利用与反利用的“爱恨交加”。进行适当的换位思考,仔细分析庄家的意图,或许今天“小散”的你,明天就是“牛散”。

来源:巨丰财经综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具体操作建议,据此操作盈亏自负、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