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研发抵扣新规对哪个行业的利润改善最明显?

9月21日,财政部、税务总局以及科技部联合发布《关于提高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的通知》。

《通知》指出,企业开展研发活动中实际发生的研发费用,未形成无形资产计入当期损益的,在按规定据实扣除的基础上,在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再按照实际发生额的75%在税前加计扣除;形成无形资产的,在上述期间按照无形资产成本的175%在税前摊销。

这一文件不仅体现出政府进一步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支持科技创新的政策方向,也能实实在在降低企业税负,增厚企业利润。

国泰君安宏观团队据此测算了政策变动的总量与分行业影响

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作者:国泰君安宏观团队

01

税前扣除标准的三次提升

企业研发费用的加计扣除是促进企业增加研发支出、提高科技创新能力的一种税收优惠安排。

具体而言,企业在开发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发生的研究开发费用的实际发生额基础上,再加成一定比例,作为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的扣除数额,这一比例即为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

其中包含有两个比例:一是涉及研发费用化支出的加计扣除比例,二是资本化支出形成无形资产成本的税前摊销加计比例。

扣除所减免的税负主要指企业所得税。

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历次调整

资料来源:国家税务总局,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02

行业层面:谁将成为最大受益者?

针对受影响行业的上市公司,我们进行了统一测算。由于企业历年研发费用波动较大,我们取15-17年三年的平均值作为基准来进行测算。

每个公司的研发支出主要分为费用化支出资本化支出

费用化研发支出部分,主要计算边际增加的25%(全行业由50%上调至75%)。由于企业历年费用化支出波动较大,我们取过去三年的平均值作为基准。

资本化研发支出部分,计算的难点在于,由资本化研发支出所形成的无形资产摊销数据,难以精准获得。我们同样利用了过去三年的资本化支出均值,然后设置了上下限。上限是直接利用均值进行扣除计算采用一般企业所得税率,下限是采用假定摊销期5年的方式进行扣除计算,所得税率采用高新技术企业。

测算误差大小主要与费用的平均以及摊销年限的假定的代表性高低相关。

具体计算公式:

利润增厚幅度(费用化研发支出部分)=三年平均费用化支出*政策调整(75%-50%)*企业所得税/净利润

利润增厚幅度(资本化研发支出部分)=三年平均资本化支出*政策调增(175%-150%)*企业所得税/净利润, 下限数分子额外进行摊销处理。

行业计算中的具体假设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具体测算得到,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较高的行业获益较多,通信、计算机、军工、钢铁和机械五个行业受益最大,利润改善幅度在2%-6.6%(下图)。

全行业(排除房地产、休闲服务、商贸零售等政策未惠及行业)减税额为264亿元(上限),147亿元(下限)。上市公司全行业利润改善均值在1.20%-2.16%之间。

全行业获益排名与上市公司汇总影响

资料来源:Wind,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注:上述测算结果以15-17年均值为依据。我们剔除了房地产、休闲服务、商贸零售等政策未惠及的行业;进一步剔除了剩余企业中在15-17年净利润波动较大的企业(共366家)。最终共有3258家企业。

03

总量层面:减税可近千亿元

企业研发投入在政府统计与企业会计核算层面具有较大差异,由于我们无法收集非上市公司企业核算的研发费用数据,在测算总量影响时,我们仅能采用政府统计层面的企业研发投入。

因此,有必要对二者核算的差异做一些简单的说明。

两套统计体系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层面的管理与分析需求,政府统计倾向于宏观分析,企业核算倾向于单体企业经营管理。

政府统计与企业会计核算核心差异在于具体统计内容与指标。

政府统计中的企业研发投入是基于收付实现制进行统计,包含经常性支出和资本性支出两部分:前者是是企业为实施研发活动而发生的材料、服务和人员经费支出,后者是为由研发活动而引起各种固定资产购置的支出。这其中不包含对存量的统计,例如研发所用的固定资产以及研发形成的无形资产存量。

因此,政府统计基本属于流量概念,即对企业研发投入的现金流进行统计。

企业会计核算统计基于权责发生制,研发投入属于成本费用类,既包含流量也有存量概念,涵盖了当期进行研发活动实际使用固定资产的折旧和无形资产的摊销。

具体而言,企业会计统计具体包括费用化支出与资本化支出,费用化支出包括当期购置当期使用的人工、材料、服务等经费支出,但是不包含当期为进行研发活动而专门购置固定资产的支出(即政府统计的资本性支出),资本化支出对应企业无形资产的形成。因此无形资产的摊销中包含由于研发投入生产的无形资产。

二者具体对应如下:

研发费用在政府统计与

企业会计核算统计层面的差异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注:详尽分析请参考《企业研发投入:政府统计与企业会计核算方法比较》

由于二者存在统计差异,我们很难利用总量数据对此次政策调整进行精准测算。我们仅利用《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中各类企业研发经费支出,减去固定资产投资额中研发设备工器具购置,得到费用性支出的近似替代数据。

我们推算2017年企业研发经费14888亿元,按照政策调整全行业费用化支出扣除比例提升25%,共计减税额达到931亿元(上限按所得税税率25%),下限558亿元(下限按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税率15%)

注:由于201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仍未公布,最终,我们假设2017年各类企业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为1.8%(2016年为1.6%),推算出各类企业研发支出并且未对固定资产购买进行扣除,以此作为基数进行总量测算。测算误差源于三方面:一是没有扣除企业购置用于研发的固定资产费用(高估因素),二是没有包含无形资产摊销的扣除(低估因素)。三是没有充分考虑扣除比例调整政策排除的七个行业和七种活动也没有减去已享政策优惠的科技型中小企业(高估因素)。

以上内容节选自国泰君安证券已经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研发抵扣新规最高改善行业利润6%——财政洞见系列之四》,具体分析内容(包括风险提示等)请详见完整版报告。若因对报告的摘编产生歧义,应以完整版报告内容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