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面具男孩”靠鼻孔插管呼吸 去一趟超市都胆战心惊

  2018年9月20日,在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的病床上,一对母子悲伤的依偎在一起,自从儿子翟轩崇烧伤后辗转求医左凤霞一直做陪护,想到孩子烧伤后所经受心理和身体的折磨,因家中没钱救治的处境,左凤霞的精神防线一度崩溃。

  翟轩崇,男,今年10岁,出生在河南省扶沟县柴岗乡翟楼村,2017年2月11日农历正月十五,当大家在元宵节看花灯,沉浸在万家团圆的节日气氛中时,一场火灾却将儿子翟轩崇烧成重伤。下午三点左右,左凤霞在家里听到外面有孩子的哭声,在门外看到被烧成重伤的孩子跪在地上说:妈妈救救我,我不想死。左凤霞看到被烧的血肉模糊几乎认不出的孩子瞬间崩溃,晕倒在地。图为烧伤前后的翟轩崇。

  村里人马上把翟轩崇送往郑州市一五三军区医院救治,主任医师和护士都做了特别安排把孩子送到重症监护,当时孩子已被烧的面目全非,昏迷了三天三夜。经医生诊断,双手、头面部及躯干重度烧伤Ⅲ度,头发烧焦,头皮烧伤极其严重,睫毛及眉毛烧焦,双眼无法睁开,双耳部烧伤,双唇肿胀不能闭合。

  因为疤痕增生严重,翟轩崇没办法呼吸,只能往鼻孔插两根管,喉咙的疤痕增生严重吃不下去饭,只能用吸管吃些流食。左凤霞说:“有时候我带着孩子出门,只要有小朋友看到翟轩崇,就会跟在他后面叫他丑八怪,孩子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小轩崇经常问妈妈:“妈妈,我会不会变成丑八怪?你们会不会抛弃我?”图为每次和妈妈出去,翟轩崇都要把头深深的埋在妈妈的背后。

  烧伤后的翟轩崇变的沉默寡语,总是喜欢一个人发呆,经常晚上做噩梦吓得不敢睡觉。同时烧伤的几个孩子已经康复回去上学,翟轩崇听到这个消息显得很悲伤,因为他也想回去上学。他的好朋友小宝到医院看望他,他问小宝你会不会嫌弃我丑不和我一起玩了。小宝说不会的,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但他还是低下了头很自卑的叹气。看着曾经活泼开朗的孩子变成这样,左凤霞心如刀绞。

  左凤霞告诉笔者经过四个月的治疗小轩崇终于出院了,由于烧伤严重,进食还是很困难,孩子精神压力大,日渐消瘦。左凤霞说:“看到孩子这样,我就是卖血卖房也要给孩子治下去。我带着孩子在上海、北京等地几经转折,最终决定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进行治疗。”小轩崇经过6次全麻手术之后,手部已经植皮完毕,前胸及手臂安装四个扩张器。

  现在小轩崇的妈妈左凤霞一个人在北京的一家整形医院照顾小轩崇,,日子过得是十分艰辛。目前需要尽快做手术治疗,医生说像翟轩崇这样的情况现在是做皮瓣转移修复的最好时机,后期还需要做两耳修复,鼻子再造修复,最少需要将近60万的费用。

  现在对于小轩崇来说,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创伤而是心理上无法逾越的障碍,小轩崇始终无法面对现在自己的容貌。他需要整天带着面具,并且鼻子里插着两个管子,别人看了都说和大象一样,并且送了他一个外号“面具男孩”。当小轩崇鼓足勇气走上街头的时候,他却还是没有胆量走进超市购买他最喜爱的一个糖果。

  小轩崇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等康复了,回到学校好好上学,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可是左凤霞的亲戚家也都在农村,七凑八借的也依旧是杯水车薪。如果您愿意帮助小轩崇早日康复,请点击捐款链接:【急救10岁重烧伤男孩】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小轩崇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急救10岁重烧伤男孩”。(图文/毕大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