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承包第一人马胜利:从普通国企工人到中国最著名厂长

40年岁月有声,40人不惑青春。

第一财经改革开放40年特别策划,记录改革开放40位财经风云人物,跟随影像重回改革现场,重温40年激情岁月。

那是一个刚迎来改革春风、对一切体制变化都还极其敏感的年代,而他却率先打破国企思维,大胆提出“承包制”,震惊全国。

那是一个企业经营者刚刚思想觉醒的年代,而他恰被推上时代的浪潮,从一个普通的国企工人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家。

他,就是改革历程中被誉为“国企承包第一人”的马胜利。

1984年:

从普通国企工人到中国最著名厂长

1982年《宪法》取消了人民公社制度,到1984年农村经济转型基本完成,处于试点、探索阶段的中国改革,正由农村向城市推进。而国有企业改革的种子,在石家庄的一家造纸厂生根发芽了。

马胜利,这个后来声名大噪的名字,一开始不过是厂中的一名普通国企工人。

当时的石家庄造纸厂几乎和所有的国营大厂一样,仍在“原料由国家供给,产品由国家包销”的计划思维轨道上惯性前行。改革到来后,国家不再包收购,也不再管收购,往日“皇帝女儿不愁嫁”的造纸厂俨然变成了众人手中的“烫手山芋”。在连续亏损三年的情况下,对于上级下达的17万计划指标,厂中领导也不敢接下。

这个时候,马胜利站了出来。

大胆承包,不走寻常路的国企工人

1984年,人们将之称为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这年的3月28日,石家庄造纸厂门前突然出现一份《向领导班子表决心》的“大字报”:“我请求承包造纸厂!承包后,实现利润翻番,工人工资翻番!达不到目标,甘愿受法律制裁。”

这份 “大字报”的作者正是该厂46岁的业务科长马胜利。“我当时提出来,17万他们不包,那么我老马保证70万,我把它翻个个儿。”

然而,大胆提出“个人承包”的马胜利并没能顺利如愿。“我贴出来这个以后,厂长没当成,把科长给我免了。”马胜利多年后如此回忆道。

马胜利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层层上访,找到主管局,再找到市长。市里得知此事十分重视,“大字报”贴出半个月后,马胜利的挑战迎来了转机。市长王葆华带领160多人在造纸厂召开了一次“答辩会”。

“在这个答辩会上我就提出来,要把农村三自一包承包的东西,和咱们厂里的现实结合到一块儿。”马胜利接受采访时如此说道,“结果热烈掌声通过这次答辩。”

组织上对马胜利的经营策略表示认可,马胜利成功承包了石家庄造纸厂,当上了厂长。此前个人承包的事例前所未有,整个石家庄都为之震动。

“厂长马胜利”

马胜利承包造纸厂后,造纸厂的门口挂起了高1.5米的牌子,上面写着“厂长马胜利”。一当上厂长,马胜利就提出“打破铁饭碗,打破铁工资”,并对人员进行调整。

他还提出“三十六计”和“七十二变”,对外搞活经济,对内从严制查,改革原有的原料和产品结构,把大个儿的半成品加工成小件商品。

石家庄造纸厂在马胜利的带领下,爆发出了巨大的生产潜力,顺利实现了利润翻番。这家原先的亏损企业摇身一变成为了全国明星企业。

“头一年就完成140万。不但我70万完成了,我还把它翻个个儿,这是84年。85年,在140万的基础上,我又翻了一个个儿,完成了280万。紧跟着第三年我完成了560万。也就是我干了三年翻了三番。”马胜利自豪地说。

毛遂自荐承包厂子的马胜利,不仅兑现了他当初的承诺,更开启了中国企业制度的新篇章。

80年代末:

闻名全国,“一包就灵”

1984年,马胜利迈出“国企承包”第一步,他带领石家庄造纸厂扭亏为盈、利润翻番。

到上世纪80年代末,连年亏损的工厂已经摇身一变,成了效益大户,石家庄造纸厂也借改革之势成为了全国明星企业。人们称厂长马胜利缔造了“一包就灵”神话。全国各地纷纷提出“向马胜利学习”的口号,荣誉如雪片般飞来,马胜利的声音也响彻在各种场合的座谈会或讲座上。

时代的风口,国家大力推行承包制

马胜利曾在演讲上说:“提高效益的关键是改革。”

恰逢时代风口,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开始大力推广承包制。1986年12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深化企业改革方面的决定,这个决定的核心内容就是在全国推广承包制。

国家企业迫切需要一剂猛药,真正地激起经营活力。而“承包制”正是当时看似最可行最快速的一条道路,马胜利所带领的石家庄造纸厂更是最为直接地印证了这一点。于是,马胜利被选中,成为了媒体与政府争相报道的对象。

掀起全国学习热潮,马胜利成改革明星

1985年7月26日,新华社发表长篇通讯《时刻想着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厂长马胜利》。伴随着国家政策的助力,很快,全国掀起了向马胜利同志学习的热潮。

马胜利成为了政府树立的典型,名副其实的“国企承包第一人”,“中国最著名厂长”。四次受到邓小平接见、两次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个人事迹被选入高中教材,这在全中国没有第二例。

90年代:

盲目扩张引失利,虽败犹荣期来者

在事业巅峰期的马胜利决定继续增加承包的厂子,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原本雄心勃勃想要“放眼中国”,闯出一番天地的马胜利,却在他第二轮大规模承包的时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如果说八十年代是见证了马胜利的迅速崛起,那么在九十年代,这位改革巨星的陨落也快得令人唏嘘……

闪电收购盲目扩张,造纸厂终破产

“1987年的第二轮承包一开始,当时山东菏泽造纸厂就找我来了。说厂里亏损,你把我们也承包了吧。结果我到那去考察,发现设备各方面都挺好,行!”马胜利回忆道。

山东菏泽的造纸厂是马胜利第一个跨省承包的企业,开始效益还不错,承包的第一个月就完成了20多万,转亏为盈的成绩也被全国各地的企业看在眼里。此后他们都纷纷提出,希望马胜利前来承包厂子。马胜利接着转战贵州、云南、浙江,“旋风般”地开启大规模承包,到了年底他就成功承包了100家造纸厂。

1988年1月19日,中国马胜利造纸企业集团隆重成立。雄心勃勃的马胜利,此时已经计划着眼于国际市场,想把这100家造纸厂联合起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然而,过快的铺开速度渐渐令他力不从心。他并没有想到的,因为承包,工厂是要派出干部,但派出班组长的水平并不一定会高于原有领导干部的水平,这样一来很多隐藏的问题就逐渐暴露出来。

马胜利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他的“霉运”也随之而来。

盲目的扩张让马胜利感受到了市场的无情,他所承包的浙江、贵阳、烟台的工厂此后均出现大面积亏损。

1988年9月,人民日报发表《由马胜利失利想到的》,多米诺骨牌应声倒下。

1988年底,16家造纸厂退出集团;

1990年大本营石家庄造纸厂也亏损300多万元,马胜利危如累卵;

1991年5月马胜利的造纸集团解散;

1994年挂在石家庄造纸厂门口的那块“厂长马胜利”的铜字招牌被勒令拆除;

1995年,56岁的马胜利被上级主管部门强行免职,石家庄造纸厂资不抵债申请破产;

1997年,破产企业石家庄造纸厂被朝阳企业集团公司接收。

褪去光环理性看待承包制的失利

马胜利的下坡速度和上坡速度几乎一样快。他退休后孤独至极,躲在家里三个月没有下楼,仅靠着几百元退休工资度日。

退休后的马胜利这样看待“承包制”的失利:“这承包制,对市场经济还是不适应。比如说你个人承包了,你赢了你可以得利,如果你亏损了你拿什么赔?你光能得利,你不能承担责任,也不行啊,这本身就有最大的缺陷。”

马胜利与他的“承包时代”成为了改革开放中的一颗“流星”。即使造纸企业的梦想没能走到最后,马胜利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与对市场的敏感,他说,关于造纸业,他的功课从未落下。

“人生很值得”

2004年时,马胜利已沉寂了10年,成为了一名普通市民。回想往事,曾经风光无两的石家庄造纸厂早已被夷为平地,改革英雄也已经落寞,马胜利不禁老泪纵横。

从请求承包到被有关方面免职退休,也就短短十多年的时间。然而,正是这十多年时间,马胜利却成为了中国国企改革最有力的推动者和大胆的实践者。虽然他没有能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满意的句号,但却给中国的国企改革注入了大量的积极活力,给后来者提供了很多可以学习和借鉴的经验。

2014年2月6日晚10时40分,马胜利同志因病在中国河北石家庄家中去世,享年76岁。

新华社采访马胜利的一篇报道中,马胜利这样评价自己:“我没有用国家给的荣誉和权力谋私利,我没有给共产党员、给改革者脸上抹灰。有人说老马失败,我不承认。我从一个普通工人做到这一步,我为这一生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