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技术与伦理相爱相杀,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商业价值观

文 | 本刊记者 糜 丰 梁玉龙

下载一个App,隐私没了;用一下AI,思考没了;玩下区块链,钱没了;“共享”一个顺风车,命没了……

当我们拷问企业作恶与商业原罪时,一个深层次问题更值得思考——到底是新技术的发展异化了商业法则,还是“利益至上”的指挥棒异化了技术的价值观?

商业利益的驱动之下,互联网平台正在背离“去中心化”的精神,变得封闭和排他,并逐渐走向新的垄断。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基因测序等新兴技术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和产品服务,但也屡屡突破商业伦理的边界,滋生出许多安全和社会责任问题。

造成这种困局的元凶并不完全是企业,而是利益与伦理之间的违和。

技术让商业进步,价值观让商业懂得如何进步。穹顶之下,我们应该探讨的是,当人类对技术的依赖已经难以摆脱时,这个世界该有一个怎样的商业价值观,并如何依靠规则制度和路径方法,去确保价值观的达成。

异化的世界更需要坐标

去中心化的理想,中心化的宿命

当人们在几大社交应用和电商平台之间反复而单调地切换时,似乎已经忘记,曾经的互联网并非是这个样子。

今天的互联网与20年前,甚至10年前的互联网已经完全不同了。当初,互联网高举“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的大旗,连接一切,共享一切,旨在成为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共享平台。不论是设计了互联网基础协议TCP/IP的鲍勃·凯恩和温登·泽夫,还是创立万维网的蒂姆·伯纳斯·李,他们都放弃了专利申请,选择将互联网技术免费提供给全人类。

事实上,互联网诞生伊始,其技术本身就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这让信息更安全、传播更高效。在那个没有“中心”的互联网时代,每个领域都有对标的产品服务,每个网站都有众多竞争对手,所有的方向都充满无限可能。

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和商业化进程加快,一些公司快速建立起了超越开放协议能力的软件和服务,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为巨头。这导致人们使用的互联网服务变得越来越集中,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和智能手机的爆炸式增长,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趋势。

从谷歌、脸书、亚马逊到易贝、优步,从BAT到TMD,全球互联网中心化步伐几乎一致。原本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已经在互联网巨头的影响下变成了中心化的结构,互联网用户正在转向更集中的服务。

一名叫霍炬的互联网观察者在《互联网完蛋了,已经》一文中指出,“每一个互联网巨头都试图让用户尽可能久地留在自己的服务内,它们占用了用户越来越多的使用时长,并且反客为主吞噬互联网。普通用户和互联网公司、资本市场一起,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笼子,并且成功把自己关了进去。”

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实际上是打破了传统的权力结构,但是这个新的结构又开始重新建立中心。除了流量和时间的集中,资本层面的互联网投资、并购也从来没停止过。从某种角度而言,互联网形成垄断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实体经济资源集中的速度。

而最大的悖论在于,当互联网朝着去中心化的目的出发,但又逐渐走向了中心化。我们该如何回归原点?

那个屠龙少年最终变成了恶龙?

2017年12月14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宣布废除奥巴马政府确立的“网络中立”原则,引发美国国内大规模的反对和批评。

“网络中立”原则的基本思想是互联网信息服务商应平等对待所有用户访问,不能通过流量或网速控制、干涉网络使用,以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也就是说,不论是成熟的商业网站、研究机构、初创企业、在家上网的个人,都不需要向服务商额外购买流量。

路透社对此评论,“网络中立”原则被废除,意味着网络服务提供商尤其是大公司的胜利。服务提供商可能收取更多费用,并阻止用户连接竞争对手的一些网站,将有权决定优先支持某些特定的网站或App等服务。换句话说,谁掌握了流量和分发权,谁就能掌握市场主动。

在其他国家,虽然没有“网络中立”原则,但巨头阴影无处不在。那些互联网细分赛道上的中小玩家、初创公司的环境变得更加艰难了,它们需要担心中心化平台会随时改变规则,抢走用户和利润。互联网巨头的无边界扩张,依靠中心结点的强大,打压其他中小公司,导致所有的创业公司都面临同样一个问题—如果巨头踏足你的领域怎么办?是等着被干掉,还是等着被收购卖个好价钱?这样的中心化戏码,几乎每天都在互联网生态中上演。

这种无边界扩张与中心化可能带来的结果就是,你将生活在某个互联网巨头所构建的超级App场景之中,衣食住行、购物消费,样样俱全。你被流量绑架,被平台绑架,也被中心化的场景绑架。巨头们中心化的场景越来越大,人们拥有的选择权反而越来越小。

但不要忘了,在互联网的创世纪里,每个公司都有一颗怒斗恶龙的初心。打破行业垄断、去中间商、提高交易效率、降低运营成本、优化用户体验……但当这些新势力把旧势力打翻在地时,打破旧规则的人成了新规则的制订者,在业绩增长和投资回报的压力下,一个个曾经的屠龙少年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刀,长起“獠牙”,变成了恶龙。

过去垄断者是控制生产、运输和经销的行业寡头,现在或许变成了掌握了上亿规模用户的互联网巨头,他们掌握了入口、流量、信息,左右着用户的选择。互联网的异化导致了商业的异化和人心的异化,我们要的就是,在异化的时代,重新建立一套商业价值观,并依靠规则、制度和方法确保价值观的达成。

技术穹顶下

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卫星定位、基因测序等新兴技术的发展与跃迁,为人类社会带来巨大进步,也在深刻改变企业和个体的商业行为规范。

换句话说,技术的发展决定了生活质量和社会效率,但当其发展和普及到一定程度时,可能会对商业产生完全无法预料的重大影响。因此,围绕技术发展所衍生出的商业伦理与商业责任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

美国“艾莎门”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大量充斥着暴力、色情、低级笑料的视频内容披着动画角色的外衣出现在儿童面前,别有用心的内容制造者把这些视频标签定为“卡通”“教育”等,与正常动画视频混杂在视频平台中。在人工智能和推荐算法的“共谋”之下,只要儿童点开一次类似视频,推荐算法就会记录下用户行为和兴趣,进而推荐更多的相似内容,对儿童的心理健康造成严重伤害。

再比如,搜索竞价排名。为了增加网络曝光率,企业购买关键字搜索无可厚非,但不法企业购买关键词用于网络推广就会造成用户损失。如果提供搜索技术的一方不对此类商业行为进行任何规范和审核,原本应该中立的“竞价排名”就会变成暗箱操作的黑手。

大数据杀熟、用户信息泄露、非法追踪用户位置、区块链诈骗……当技术的种子结出恶之花,一个良性的商业生态就应该抑制其生长,最终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相反,法律、规则的滞后以及监管的缺失,就会让恶之花肆意绽放。

前些年著名的快播案中,提到了一个词:技术中立。事实上,技术作为一个工具没有错,错的是不受限制地使用技术,从而造成的不良结果。因此,在苍穹之下的世间万物,技术也应该有价值观,一项好的技术应该在惠及人类生活的同时,背负社会责任。

综上所述,人类在发展技术中能否真正实现对技术的有效控制,取决于法律和监管,更取决于价值观以及整个商业生态系统的纠错机制。

共享经济不需要浪漫

如果你每天都要开车上下班,为什么不顺便搭载一个同路人,分摊油费;如果你有一间空房间,为什么不将它租给来这里出差或旅游的人;如果你有多余并闲置的工具,为什么不将它租给其他有需求的人……

承载着提高物品利用率,优化配置资源的美好理想,共享经济横空出世,并衍生出了共享出行、共享住宿、共享办公、共享物品等商业模式。爱彼迎、优步、滴滴、摩拜等共享经济代表性企业,一时间炙手可热。

共享经济一方面充分利用了闲置的资源,另一方面填补了市场对于某些产品或服务需求的不足。它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技术进步的结果,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支付等解决了信息匹配和支付的问题,也降低了共享的成本。

但代表着商业进步的共享经济却遭受着巨大的伦理挑战。

被称为“共享经济鼻祖”的爱彼迎,其入住者打扰社区邻居的事在美国时有发生,也有不少租客毁坏房子,或者利用房子从事非法活动的案例。

据美国媒体报道,2011年,一名房东通过爱彼迎把房子租给了一个陌生人。结果这个人砸破了她锁起来的橱柜,偷走了个人证件和贵重物品,然后故意毁了整个房子的内部装饰。租客离开后还发邮件嘲弄房东,说“谢谢你的招待”。2017年,两名来自杭州的用户在爱彼迎上预订台湾民宿入驻后,发现浴室和卧室内装有针孔摄像头,隐藏在烟感器里,并进行了偷拍。虽然爱彼迎设立了全天候客户热线和安全管理部门,但作为一个平台,对于用户的控制力和约束力相对有限。

不只是爱彼迎,怀着“让出行更美好”的初心,优步、滴滴对出行领域进行互联网改造,有效匹配了出行需求与闲置运力,但乘客出行的安全问题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

今年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一位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之后,滴滴宣布顺风车业务模式重新评估,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无限期下线。顺风车被外界认为是滴滴最契合共享模式的业务,但因为审查机制的漏洞以及平台约束力不强,顺风车安全问题频发。优步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据美国媒体报道,在过去4年中,优步接到过上百起性侵和性骚扰投诉。

在一系列的安全事件中,关于“共享经济之痛”的叩问从来没有停止过。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是,在商业利益面前,共享被异化—乘客以为是在打车,司机却在追求“社交”;租客以为是住宿,房东追求的则是“邂逅”。

事实上,这些共享模式的成立都应该基于一个前提:用户之间默认彼此是安全的,不会伤害对方或者被伤害。因此,在追究共享平台渎职失职责任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推动监管部门、行业协会、平台共同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安全管理体系。

既然此前平台约束力有限,那加强监管势在必行。但另一种悲观的论调认为,“更强的约束力会让真正的共享渐行渐远,优步、滴滴平台大量的全职司机已经让其变成了互联网出租车公司。”

可无法回避的是,当一家公司因为用户规模扩大,要为一大群人的商业行为负责任的时候,建立规范的服务守则,是减少麻烦、降低不确定性发生的最好办法。因此,为了做好风险控制,共享出行平台就必须将司机当成雇佣者,而不是松散的合作伙伴。同理,爱彼迎也推出了自有品牌公寓以及审核更加严格的优选房源体系。

作为伴随互联网经济产生的新业态,共享经济需要的不是理想化的浪漫,而是一套基于技术和制度,360度无死角的安全信任体系。

区块链:一棵去中心化的韭菜

将区块链评为2018年最热创业领域之一,应该没人有反对意见。

如同电从根本上重塑了工业生产,带来第二次工业革命一样,区块链也被很多人认定会重塑一个新时代。

当前基于互联网的主流数据库,技术架构都是私密且中心化的,在这个架构之上,我们永远无法解决价值的转移和信任问题。而信任问题又是社会经济运转的基石,我们只好通过复杂的流程设计和协议安排来缓解这一问题,但复杂的流程和协议本身又带来了效率的问题。

区块链技术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直观地来讲,区块链是由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产生的数据块组成的数据结构,通过引用前一区块的散列值构建链式结构,实现类似于“骑缝章”的效果,任何篡改都会引发散列值的变化,导致“骑缝章”无法对上。这种技术可用于构建信任连接器,在各行各业都有广阔的应用空间,重塑现有流程,完成行业的脱胎换骨式转变。

但到此时,区块链依然只是一项技术。一项技术想真正爆发,就必须被运用到生活中。

从这个角度看,金融业成为了最先迎来区块链风口的领域。

2017年7月,基于区块链的国内信用证信息传输系统成功上线,首批3家银行为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和苏宁银行,该系统的上线改变了银行传统信用证业务模式。信用证的开立、通知、交单、承兑、付款各个环节均通过该系统实施,报文传输时间可达秒级,不仅缩短了信用证及单据传输时间,也大幅提高了信用证业务处理效率,而且利用区块链的防篡改特性提高了信用证业务的安全性。

新技术带来新机遇,同时也催生了众多乱象。

2018年2月26号,人民日报用了一个整版讨论区块链并认为:区块链只是技术,技术无对错之分,但是要警惕假借区块链之名,行金融诈骗之实。从中央银行的专家给的数据来看,目前中国99%的虚拟货币都是利用区块链的概念来进行诈骗,正儿八经的项目不到1%。

要知道,区块链和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不同,区块链需要专业背景知识才玩得动。许多介绍区块链技术的书籍都会在开篇声明:阅读本书需要具备计算机科学的基础知识,了解计算机的工作原理、数据结构和算法,拥有一定的编程经验。

人们被火热的概念和趋势煽动,一知半解时就投身到区块链的热浪中。而其他有价值的区块链应用场景,比如解决版权问题、信息登记和各类需要降低交易成本的领域,都被挤到了舆论边缘,或是成为合理化这场金融投机的边角料。

技术从来只是工具。而搅动风云的,却是人性中的贪婪和投机。

是否推出面向 C 端消费者的区块链产品,似乎是检验一家公司是在炒区块链概念还是在踏实布局的试金石。

IBM、阿里云、腾讯云都推出了区块链平台,但他们都没有向C端消费者推出这个概念——毕竟把一种无法几句话解释清楚的概念,放到C端产品营销文案里是大忌。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在朋友圈评论,称自己看好区块链的中长期价值,但目前的ICO和区块链融资,是在赌博。

以中国互金协会点名链克涉嫌变相ICO、交易所发公告提示A股上市公司区块链炒作风险、多个区块链自媒体被封停等为标志,刚刚起来的区块链热,再次降温。在当前的强监管环境下,鉴于区块链的强金融属性,监管机构的迅速响应在意料之中。

区块链的真正崛起,靠炒作当然是不行的,为了技术而技术,必然难以普及开来。技术应该服务于商业需求,客观的商业倒逼,才能推动新技术的普及,才会有真正的风口。

end

|商界杂志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