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破局而出

  从日上三竿到月上柳梢,我跨越2000公里的长途,穿行于朝夕之间,去赴一个佛学的文化论坛。高铁外,高山平原,树木房屋。一切都在飞逝,如露如电,掠过眼帘,飞出视野,反衬出静坐在车厢里的自己。动静之间,豁然开朗,这就是“在路上”才有的即视感,这也是在路上才有的破局而出。

  遥远的身后,蜗居的小城市,安逸的小生活,封闭的小世界都渐行渐远,不再相关。面前是更广阔的未知天地。小世界里的其乐融融,看似安逸而美好,每天在朋友圈刷刷心灵鸡汤,自我陶醉一下,仿佛身边就是整个世界。猛然想来,这其实是一个温柔的陷阱,它麻木了你继续求索和前行的脚步,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到未来。眼看着时间在走,人却静止了,恍然间,自己给自己设了一个走不出的局,渐渐自我蒙蔽,直到无力摆脱。当人生如蜻蜓点水般泛泛而过,不禁扪心自问,这是我要过的人生么?

  “一念觉,即佛。一念迷,即众生。”这句话如警钟再次敲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对熟悉的周遭做一个断舍离,走出去,借各种理由走出去,每条路,每个远方都是一个强大的磁场,等待着你破局而出。“在路上”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生活方式。当格局被打开,你才蓦然发现,失去的只是锁链,赢得的是整个世界。

  这样的心路,许多高僧大德走过。一千多年前的南北朝时期,一个人发了宏愿,从印度跋山涉水,历尽劫难,东来弘法,他是达摩。苦尽甘来,一苇渡江后,他选择在如今少林寺旁的达摩洞,禅定打坐,面壁九年,最后完成革命性的破壁而出,成为一代禅宗祖师,佳话在天地之间流传。他促成了印度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大碰撞,完成了一次“在路上”的破局而出。

  有达摩的东来,就有玄奘的西行,为求得真经,玄奘同样选择了“在路上”,穿戈壁,过沙漠,茕茕孑立,踽踽独行,终到印度,完成一次史诗般的远征。这是怎样的愿力?这又是怎样超越人生的态度?不迷恋和纠结当下的安乐,去更广阔高深的时空,完善自己,提升自己,破局而出,完成人性的飞跃和蜕变。这是一代高僧的修行,也是我辈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路径。

  就如此时此刻,我选择“在路上”,跳出过去的尘网,从起点到终点,古人一年的路,我走了一天。从过去到现在,前辈的薪火,相传在时空的洪流里。路上每一刻的缘起,都让我在新的格局里,遇见一个更真实的自己。于是,我更相信了一句话:“世界是一本书,不远行的人只看到其中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