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丁堡吹最冷的风喝最烈的酒,然后整日狂欢

“无论他们去哪儿,都无法找到这样独一无二的城市;无论他们去哪儿,都带着对故乡的自豪。”

苏格兰著名脑洞型文学家、大型寻宝冒险小说《金银岛》作者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笔下的这座“独一无二的城市”、“令人自豪的故乡”,就是爱丁堡。

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理论同样精准地描述了游客与爱丁堡之间的关系。几乎每个到访这里的人都可以轻易为它贴上不同的标签:

它是既会仿建帕提农神庙的”北方雅典“,又是以哥特式建筑著称的”黑色之城“;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盖章扣戳儿的 “世界文学之都”,却又因一部《猜火车》而”臭名昭著“;它培养了查尔斯·达尔文、大卫·休谟,也孕育了侦探小说和魔法世界;这里的女人喝的是最烈的酒,男人穿的是最美的裙;阴冷的海风挡不住它的风光无限,时代再坏也阻止不了它整日狂欢……

精分到硬核的爱丁堡,在全世界也是独一份。

百般想象不如立刻相见,单向编辑部感觉被召唤,所以在刚开始计划这趟英国之行时,我们就沉着冷静地把爱丁堡列入了必访名单。在「英国旅游局Visit Britain」的支持下,在伦敦浪了一圈儿的我们,终于再次坐上「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豪华舒适的商务舱,品尝了 BA 甄选的香槟,甜美的味道在鼻尖萦绕。让我们还未到爱丁堡,就已经感受到了它的醇香。

从北京的三伏天穿越到漠河以北的爱丁堡,你只管吹最冷的风,喝最烈的酒

我们在北半球一年最酷热难当的时候来到了爱丁堡,一下飞机,编辑部学识最渊博的 57 老师就去购买了一件棉衣。我猜他肯定不知道,爱丁堡的纬度比我们伟大祖国的极寒之地漠河还要高。再加上多阴雨的天气,爱丁堡不闹鬼哪里闹鬼?

爱丁堡城内最著名的景点之一:爱丁堡城堡,因为闹鬼传闻而被游客津津乐道,每天都有无数的超自然现象爱好者前来碰运气。

不过别怕,一杯美酒下肚,你的身体会立刻温暖起来,然后脑袋里就只剩一种想法了:下一杯喝什么呢?苏格兰最纯最香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在爱丁堡你都能喝到。

喝了至少 6 种威士忌的鸡娃姐姐,产品表现力一流,请苏格兰地区酒厂主动给她打钱。

这里要向威士忌入门级选手们普及一个常识,苏格兰地区的威士忌酒单基本都是按产区划分的,拿到酒单时你可能找不到曾经熟悉的Johnny Walker 或者 Chivas 等品牌,而是看到一堆诸如 Highland、Lowland、Speyside、Campbeltown、Islands 等地名,此时不要慌,你知道它们都在苏格兰,都是威士忌的著名产区就行了。

各产区的威士忌在香气与口感上均有区别,我们印象最深的是 Speyside 产区的酒,都有一种迷人的烟熏味加果香,是以前从来没喝过的味道。

实在不懂酒的朋友也不用担心,像我们一样请店员帮忙推荐也同样能体验苏格兰威士忌的美好,奉上我们的酒单给大家参考。

别拿自己当游客,嗨就完了

爱丁堡这几年在中文互联世界开始名声大噪,主要得感谢俩人。一位当然是大名鼎鼎的 J.K. Rowling 老师和她的《哈利波特》;另一位则是咱们老百姓最喜爱的脱口秀主持人高晓松老师。

高晓松老师在《晓说 2》中曾有过一段对爱丁堡著名的盛赞。

首先这就是一座童话城市,古城区的古建保存得极其完好,连马路都没变过。

其次就是这里享誉世界的爱丁堡边缘艺术节(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 ,只想做艺术家的王家卫导演不去奥斯卡也要来这里,高晓松老师为了去看这个甘愿睡在爱丁堡大学的壁炉里。

单向编辑部这次赶在 8 月来英国,有一半原因就是为了爱丁堡的艺术节。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爱丁堡城内几乎就会陷入日夜狂欢的状态,整整持续一个月。除了晓松老师提到的那个直接在老城区主干街道皇家一英里(Royal Mile)上搭台子开演的边缘艺术节(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8 月的爱丁堡还同时举办爱丁堡国际艺术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

它们一个是最先锋、小众的艺术大杂烩,一个是最经典、权威的艺术殿堂,一个直接在街边唱念做打,一个走入剧院粉墨登场。音乐、戏剧、舞蹈、电影、脱口秀、杂技、小品、行为艺术,你想到的想不到的,看过的没看过的,人类所有的艺术形式都会在爱丁堡上演。

除此之外,爱丁堡 8 月的夜晚还有另外一场重头戏——爱丁堡军乐节(Edinburgh Military Tattoo)。

拥有六十多年历史的军乐节,是每年夏天在 爱丁堡城堡 前举办的大型军操和文化表演。多年来通过不断发展壮大,如今早已成为世界级的军乐表演盛事。 每年,都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访问团到此一展他们高超的军乐技艺;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游人会聚于城堡前,只为一睹这些军乐队英姿飒爽的真容。

50 万常住人口的爱丁堡,每年 8 月都会迎来人口翻倍,订不到酒店睡大街、睡壁橱确实不是乱讲。我们这回能及时在城内找到住处,也多亏了 Haymarket Hub Hotel 的慷慨相助,在爱丁堡一床难求的大旺季,他们特别不容易地帮我们搞定了单人房间,贴心的服务令人感动!

迎接超出自己承载范围的大量客人,好像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宿命和日常。但神奇的是,当你真实地走在爱丁堡街头时,并不会觉得这里被游客占领了,你只会单纯地感到,这城里人挺多的。

我想爱丁堡最大的魔力可能就在这里,人人看起来都像是游客又好像不是,所有人一起嗨就完了,管你是哪里来的。这城市有接受异乡人的胸襟,即使你只作短暂停留,也会成为它的一部分。

我要是能一直待在爱丁堡,可能也以作家身份出道了

爱丁堡的文学有多强大,想必不用我多说,单看罗婶和《哈利波特》的号召力就足以说明问题。

都知道罗婶写《哈利波特》的大象咖啡馆(The Elephant House)常年人山人海,可你们看过大象咖啡馆的卫生间吗?

进去的一刹那差点尖叫,粉丝的留言把这里变成了 R 级恐怖片拍摄现场,可真的仔细去读这些留言时,我又被感动了。

爱丁堡的地标建筑,一座直戳天际的哥特式黑塔,静静地伫立在城中,每一个刚进城的人都会被它的气势震慑,这便是著名的司各特纪念塔,于一百多年前,为纪念伟大的历史小说家、《艾凡赫》(Ivanhoe)的作者沃尔特·司各特(Walter Scott)而建。

爱丁堡是电影《云图》的取景地之一,司各特纪念塔在片中见证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

这座城市还专门为自己的文学大师们建起了一座作家博物馆,福尔摩斯之父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在这里,伟大的苏格兰吟游诗人罗伯特·彭斯(Robert Burns)在这里,开篇提到的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也在这里,还有沃尔特·司各特(Walter Scott)和 J.K. Rowling……此时只恨自己不能一直留在这座“世界文学之都”,如果可以每日望着古堡与远山,我是否也能写出什么有趣的故事来呢?

爱丁堡的好远远不止文学、艺术和美酒,它还有最鲜活生动的历史和改变世界的科学,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类文明之光共同成就了它。正如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所说:

“人们爱她有多种理由,却无一真正令人满意。他们的爱奇诡古怪,如同演奏家溺爱着自己的乐器箱。她是如此浪漫,直指浪漫最本质的词义。她虽美丽,更趣意盎然。自她以希腊风卓然自处,在峭壁之上建起典雅的庙宇以来,哥特式风格便成了爱丁堡最显著的特征。简言之,她是一枝奇葩。”

如果你不满足于只做个置身事外的游客,就来爱丁堡狂欢吧!